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76章 墓门诡异,灵巧应变

第276章 墓门诡异,灵巧应变

        看到姜洋那有点委屈的表情,花铃儿不由得微笑起来!

        锋利如玄铁匕首,在姜洋的大力之下,很轻易就把石砖切割出一个大缺口。

        这么暴力挖掘,一力降十会,就算再精致的机关也遭不住,给跪了!

        一块石砖之后又一块石砖,没多久,姜洋就挖出一个足够成年人出入地洞,下面正是向下斜的阶梯。

        不得不说,有时候大力真能出奇迹。

        现在不就被姜洋直接挖出一个通道来了!

        虽有些偏门,不过也足以体现出搬山盗门的本事!

        “竟然没有空气倒灌进去,看来里面还有其他通道口。”花铃儿意外地说道。

        “当然,别忘了地下河!”姜洋补充道。

        有着不干涸的地下河水流,空气就不会浑浊有毒,除非水源本身有毒。

        肯定下面的空气流通,不会毒气的危险,两人就小心地下了地洞。

        “小心有机关!”花铃儿对前面的姜洋提醒道。

        “知道了!”姜洋点头应道。

        平静地走了不下五十级阶梯,两人走过一个转弯后便看到一条长长的壁画甬道,花纹和样式都偏向西方色彩。

        “师哥,这好像是雮尘神珠。”花铃儿用手电筒照着一个壁画说道。

        “没什么奇怪的,睛爵古国就是以这个珠子为信仰图腾。”姜洋看了一眼甬道深处,不以为意地回道。

        前面还有一些眼珠子的壁画,也没有脱离精绝古国的文明信仰。

        两人小心翼翼地往下走,越走越感觉到空气的潮湿,下面明显有着大量的水。

        几分钟之后,终于走完了石砖甬道,但是还没走到尽头,接下来的是人工开凿的通道,岩壁并不是非常工整。

        姜洋估摸着他俩已经走了不下于一公里的地道,很有可能已经从古城走到了轧葛拉玛山的地下岩层。

        可想而知,这地下通道耗费了多大的人力物力,才能呈现如此的规模。

        走着走着,两人就听到了水流“哗啦啦”的声音,不过他俩也没多激动,毕竟一直都没缺过水。

        手电筒照射在前,两双眼睛睁得大大的,警惕地看着灯光所过之处。

        没多久,两人终于走到了隧道的尽头,也看到了横截于前面的地下河。

        这条水流丰富的地下河,便是滋养睛爵古城的兹独暗河;没想到过两千多年后,竟然还有如此丰富的水流。

        两人并没有立即靠近河边,反而警惕地勘查了一下四周,免得有地下河中生存的水怪出现偷袭他们。

        没多久,周围除了流水声,就没其它的动静,什么水怪却是他们想多了。

        姜洋和花铃儿一前一后走到河边,发现这条河并不是很宽,但也足有十米的宽度。

        “四处找找,应该还有路。”一路下来,只有甬道、隧道,还有面前的地下河,地宫什么的都还没有影子,姜洋就可以肯定这条路还没尽头。

        毕竟睛爵女王的墓还没有找到呢!

        两个人行事也方便,并没有什么拖拉,便在河边查看了起来。

        没多久,在地下河下游的不远处,姜洋发现了河对面的铁链和台阶,还有一堵平整的石墙,不出意外的话,那是一道石门。

        “我先过去看一下!”姜洋对花铃儿说道。

        花铃儿点了一下头,便帮忙着照明。

        姜洋走到平坦的地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一步冲出去,直接以轻身术踏波而行,快速地越过十米宽的河面。

        他才懒得去寻找什么水中暗桥呢!

        以筑基境前期的修为能够轻松过河,还费什么劲去找麻烦的机关啊?

        姜洋到了河对面勘察了一下,没有发现异常,便向花铃儿喊道:“安全,可以过来!”

        花铃儿也以如同姜洋的方式,轻易地渡过地下河。

        “你先歇息一会儿,我找一下这道石门的机关,不错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睛爵女王的墓室门户。”姜洋让花铃儿休息,自己寻找机关。

        他看着四处无护的石门,有点无从下手,便走下台阶来。

        “血邻暗涌化痕行,百尺竿头现真身!乾八坤四下右腿……”姜洋按照奇门口诀寻找冥门之路,脚后跟一下子踩到一块巨石。

        这突兀又单调置放的巨石显得有些格调不融,这下子不用想就知道有问题。

        姜洋在巨石上面摸索了一下,发现了松动的一角,用力按下去。

        紧接着“嘎嘎”的声音响起,厚重的石门便缓缓地升了起来。

        这墓门刚向上开启一点,姜洋就感觉到一股空气急流,不是空气倒灌而入,反而是从里往外涌出来。

        让他惊讶的远远不止这一点反常,在门开之际,他体内的血气都忽然躁动起来,差点想恶心呕吐。

        这不是空气浑浊的关系,而是血气直接受到影响的后果。

        边上的花铃儿更直接,当即就开始干呕。

        “怎么了?”姜洋见状,连忙走过去帮忙按摩后背,理顺血气。

        花铃儿止住干呕,换了几口气才平息下来,回道:“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血气翻涌,然后恶心想吐。”

        姜洋再次嗅了一下空气,但空气并不臭,反而有一点点微弱的花香,并不是他所认知的花香。

        【难道是花毒?】想到这,姜洋当即席地坐下,闭眼运功搬运真气,顺着经脉运转小周天。

        一个小周天结束,姜洋张开眼睛,皱着眉头看着花铃儿说道:“这微香的空气没有毒,身体也没其他异常。”

        “那我刚刚是怎么回事?”花铃儿非常不解,心里觉得这事情非常不寻常。

        姜洋摇头,他也不明所以,神情慎重地说道:“要不你在外面等我?我进去把昆仑神木取出后就和你离开这里。”

        来之前,他已经和花铃儿说过来此精绝古城的目的。

        “不行!我不放心。”花铃儿坚决不答应,神情异常担忧。

        姜洋神情专注地看着花铃儿,见她态度坚决,也知道说服不了她,只能带着她一起进去啦!

        走到墓门前,姜洋观察了一下,发现这悬吊的石门有些不保险,这道石门看起来厚重无比,应该是利用地下河的水流作为动力进行开启和关闭。

        一般这样的机关门都在核心控制设置池槽机关,用来控制机关门开启的时间,一旦池槽里的水达到某个水位,就会自动把机关门放下来,而且里面也不会有开启的机关。一旦自动关闭,在里面是万难打开。

        想通此处,姜洋走到河边,翻找了几块坚硬的大石头,把它们搬到石门下面叠起来,用以卡住有可能自动放下来的石门。

        花铃儿看完这一幕,也明白了姜洋的行为,师兄嗻咕哨对他俩说过这一类机关,以前也碰到过类似的机关门。

        因此,应对的办法也熟练无比、灵巧有序。

        之后,两人才谨慎地往墓道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