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71章 做一个真实的人

第271章 做一个真实的人

        又过两个时辰,姜洋和花铃儿再次停下来,不是他们要歇息,而是骆驼要歇息。

        骆驼虽然是沙漠之舟,耐力绝顶,但也是有极限的。

        两个时辰行进至少一百多公里,不歇息怎么能够坚持后面的行程。

        再说,天色已经将黑,正好遇到一处异常高起来的沙堆,可以扎营休息。

        在沙漠里,一般异常高起的沙堆,都是岩山,也就是沙层下面是岩石。

        处于如此的地方扎营休息,就算过去一个晚上,也没那么容易被风沙活埋,当然还要选择背风的那一面。

        “他们真够坚持的。”看到远处的那些疲惫沙匪,花铃儿有些好笑地说道。

        “小心,他们应该要动手了。”姜洋提醒道。

        临近天黑,沙匪又到了耐心耗尽之际,出手是必然的。

        除非这些沙匪是傻子,但是能够在荒漠中生存,显然不是傻子。

        寻常人到了绝境关头或者生死之际,通常都会破釜沉舟临死一搏。

        果不其然,就在姜洋和花铃儿弄好帐篷,然后点起了柴火后,那些沙匪便驱赶坐骑过来啦!

        距离十米多的时候,沙匪头领才停止前进,看到姜洋和花铃儿淡定自若,有些嚣张地吆喝:“能不能尊重一下我们,给点反应。”

        “噗呲!”花铃儿忍不住笑了。

        “……”姜洋无语。

        【这哪里来的逗比啊,不是直接开干吗?我们淡定,那是艺高人胆大而不惊,懂?】

        “竟然有娘们?”一个小喽啰惊讶地叫道。

        沙漠之中行走都要带帽披头,用以防御尘沙,故而隔得太远的时候,不容易分别男女。

        “哈哈哈,兄弟们,要开荤啦!”沙匪首领大笑了起来。

        听到这话,姜洋的脸色一下子寒了起来。

        花铃儿是他的逆鳞,触之必死!

        姜洋在心里已经把这伙沙匪定了死罪,绝对不会放过!

        转眼一看,这都什么年代了,没个鸟枪的,竟带着些木弓、弯刀,就这也出来打劫?

        几个呼吸的时间,十多个沙匪已经将花铃儿、姜洋两人给围了起来。

        “小老弟,你真够大胆,瞧你这细皮嫩肉的,竟然敢来荒漠?赶紧站起来,再把钱都交出来,还有那小妞也交出来,兴许老子一高兴,就放你一条生路。”满脸横肉的沙匪首领装狠着说道。

        若是一般人或许还真被吓到,可姜洋是一般人吗?

        他似乎忘记了,姜洋两人是怎么把他们拖到现在的,一般人能有这样的耐力吗?

        总有人被自己的眼观限制,以为人多势众便是不可置疑的实力,却不想有人能够以一敌十、敌百……

        姜洋目不斜视地冷笑了一下,然后站了起来。

        “这才对!乖乖地……”沙匪首领见姜洋站起来,以为是惧怕了他而听话。

        姜洋站起来后,猛然抬头,以犀利的眼神瞪向沙匪首领,直接把他吓得倒退两步,差点就倒在沙地上。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杀气腾腾的眼神。

        姜洋杀过的人可不少,沾染了杀气释放出来自然不会小。

        “你……”沙匪首领神情变得非常紧张,就想对姜洋怒骂来壮胆自己。

        只是他刚出声,一把亮银色的匕首瞬间插入他的咽喉处,声音哑然而止,没了后音。

        其他沙匪看到这瞬息骤变的场景,又惧怕的,有紧张发抖的,也有愤怒的。

        愤怒的沙匪大声咆哮道:“大哥被杀死了,弟兄们报仇。”

        一个人不敢上,就怂恿群匪,想要以众欺寡。

        不过成效却不错,毕竟惊惧之下,只要一点点的引导就会让心神慌乱之人顺势而行。

        一众沙匪立刻举起手中弯刀冲向姜洋。

        花铃儿这时候也猛然地站了起来,小手已经摸到腰间隐藏的飞刀。

        姜洋冷眼待机,在沙匪冲到身前的时候,钨金钢刀瞬间出现手中,大力地上挑横扫出去,三把砍向他的弯刀直接被砍断。

        不待三个沙匪反应过来,姜洋矮身旋转,返身拉刀而过。

        刀过留痕,三个沙匪的小腹都被割出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一下子不要钱地涌出来,还有破碎的内脏。

        他们错愣了一下,轰然倒地,死不瞑目,脸上还保持着不知所云的神情。

        其他还没冲过来的沙匪见到姜洋手中滴血的钨金钢刀,顿时被吓得停止脚步,满脸惊惧。

        姜洋以无可匹敌的身上,瞬息杀了三人,连带之前被杀死的沙匪首领,让剩下的沙匪惧怕不已,惊恐万状地盯着姜洋看,怕得一动不动。

        这时候,他们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要打劫的不是羔羊而是高人,还是惹不起的高人。

        其中一个聪明的沙匪连忙把手中武器丢掉,跪在地上,向着磕头求饶。

        其他沙匪反应过来,也照样做。

        “饶命!饶命!求求你饶了我!”

        “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个残废婆娘,悲苦一生……”

        ……

        非常老套的尬场景啊!

        “骆驼留下,搬走尸体。”姜洋冷冷地说道。

        刚才口不择言的那几个人已经被他杀死,气已经泄完,剩下的杀不杀也无所谓。

        收走他们的坐骑和物资,能不能在荒漠中活下去,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这……大侠,我们……”求饶的沙匪慌张不已,收走他们的交通工具和食物,他们也知道要面对什么。

        “再啰嗦!死!”姜洋的眼神如寒冰刺骨,声音像九幽勾魂使。

        胆寒不已的沙匪连忙拖着死尸离开,连滚带爬,恨不得多生两条腿。

        曾经治病救人的姜洋如今已经变得杀人如麻,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不,都不是!

        是环境所迫!他只是在适应环境而已!

        他只想秉承无愧于心,杀该死之人,保留清灵剔透的正心,做一个真实的人。

        沙匪走了之后,他们的骆驼被姜洋拉了过来,然后围着帐篷拴好,可以为帐篷抵挡一下风沙。

        “师哥,那些人会不会饿死在沙漠中?”柴火边上,善良的花铃儿有些担心地问道。

        “他们已经带了粮食,不会死。”姜洋淡淡地说道。

        “他们的粮食不是被你收了吗?”花铃儿刚说完,忽然想起他们带走的尸体,惊讶地看向姜洋:“你说他们会吃人肉?”

        “在这种恶劣的生存环境下,普通人都会这么做,何况这些匪盗之徒。”姜洋不屑地回道,这不屑是对那些沙匪的。

        “呕……”花铃儿身体一颤,就想呕吐,想把刚才吃的肉吐出来。

        联想到有人吃人肉的情景,她就忍不住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