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69章 姜洋解惑

第269章 姜洋解惑

        大喜之日过后,姜洋虽仍处在甜腻的生活中,但也迎来了一段难得的闲暇日子。

        不过,他想起族老和嗻咕哨提过的古书典籍,好奇之心驱使下,他找到了族老道明意向。

        族老丝毫不迟疑地同意了,然后带着姜洋前往藏书之地。

        原来那些古书典籍都藏在祠堂的暗室里。

        一般人不可以轻易去翻阅,免得损坏。

        嗻咕哨因为年少时就进入搬山,才有资格去阅读这些古书典籍,因此让嗻咕哨身怀精湛的博闻强识。

        姜洋和花铃儿进入搬山之后,本来也有资格进入暗室的,只不过当时的嗻咕哨因为母亲辞世,于伤心之际要离开族地,这才匆匆忙忙地带着两人离开,让两人错过了机会。

        后来,嗻咕哨还算负责任,经常耳提面命地传授搬山盗门的本领和知识,这才让姜洋和花铃儿的博闻强识不弱于人。

        送走了族老,姜洋自个随意地翻一下书架上面的竹简、帛书等册子。

        这其中有些古书典籍的文笔是用小篆写的,还有一小部分是西域文字,姜洋可以看懂小篆,却看不懂那些西域文。

        其他的近代旧文记用隶书述写,最后的新文记则是以楷书述写。

        可以说,一些大事件或者关于轧葛拉玛部族的历史事件都有记载。

        比如,最新的那一卷传记叙事中,就写有他和嗻咕哨、花铃儿三人寻得雮尘神珠,最终解救了族人的事件。

        另外,他们三人都成就宗师的信息也没落下。

        【呵,自己这也算是留在历史文献中了。】

        随后,姜洋开始寻找关于部族最古老的历史文记,当然是小篆所写的那些,他现在可看不懂西域文字。

        没花多少功夫,便让姜洋给找到了一卷非常老旧的竹简。

        “睛爵国古历?”姜洋疑惑了起来。

        竹简上面的文字是汉篆,而睛爵国覆亡于汉末时期,说明这竹简是先辈离开西域到达中原后才撰写的。

        “我族自汉初随王族逃亡至西域,之后发展建国,号睛爵!凭借王族与我族过人的能力和手段,日渐强大,震悚四方……”

        “……新任女王独尊强势,与我族心生间隙,险至分崩离析……”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历史啊!】

        “……大多数百姓不堪忍受那般的压迫,见势可趁,秘密与他国联合反抗,只是睛爵女王的力量太神奇太强大,最后的造反抗争无力而失败……”

        读完这一段话,姜洋可以联想到当时封建奴隶的社会现象,压迫与被剥削的普遍情景。

        “……先知偶然占卜呕血,预料风云不测,意识到灾难将至,便秘密地把本族人送走……果不其然,数日之后,传出女王中毒的消息……才偃旗息鼓不久的叛军又再起,这次叛军以破釜沉舟之势,直接打到了睛爵城……”

        “……血流成河,苍天感泣,天降妖风进行惩戒……一场特大的风沙暴,席卷整个睛爵国,而睛爵城也都被风沙掩埋在地下……”

        看完这一卷竹简,姜洋沉思了片刻,理顺一下之后,也基本明白其中的内容。

        原来睛爵国是轧葛拉玛部族和王族所建的,而统治阶级是这个“王族”,轧葛拉玛部族便是辅臣,算是统治的工具。

        当时,王族需要轧葛拉玛部族的力量,因此帮助轧葛拉玛部族休养生息,让短寿的轧葛拉玛部族不用去烦恼传承延续,那个让人短寿的“鬼眼诅咒”自然不算什么问题。

        毕竟那个时代,五十知天命,六十花甲年,七十古来稀。

        只能活到五十岁也算是寻常之事。

        王族和轧葛拉玛部族两者相互依存,团结的力量让两者得以强盛一时。

        只是出了睛爵女王这个独尊强势的统治者,让两者之间出现间隙,被外人有机可乘,这才导致了睛爵国覆亡。

        被先知送走的轧葛拉玛部族族人,逃出西域之后,没有王国的资源支持,自然要自己解决吃喝住行的问题。

        然后呢,一切利益之争,死伤变多了,让部族人员日渐稀少。

        到了这时,族人们发现五十岁根本不够活,总有一天会让部族断绝。

        于是,轧葛拉玛部族开始认真对待致使他们短寿的“鬼眼诅咒”。

        四方寻医求救,多年未果,最后打听到关于“雮尘神珠可以解除诅咒”的消息,就此开始追寻雮尘神珠的踪迹,而搬山盗门也由此而成。

        以上,也仅仅是姜洋自己的猜测而已,估计也是八九不离十。

        他又在书架上找到了一个木盒子,盒子正面有四个汉字:“中原行历”。

        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关于轧葛拉玛部族到了中原之后的事件记录。

        姜洋小心地打开木盒子,只是里面的东西让姜洋一下子闪到了老腰,木盒子里放着一堆快彻底粉碎的纸屑。

        他再认真地仔细检查了一番,最后只能丧气又无奈。

        这纸屑应该是西汉时期的蔡侯纸,收藏不当,经过了两千多年变成粉末也不意外。

        也就是说,轧葛拉玛部族的历史缺失了一大块,让姜洋郁闷不已。

        不过,他已经追本溯源,大概地找到了血脉枷锁“鬼眼诅咒”的源头。

        也就是说,在睛爵国那时候,轧葛拉玛部族就已经背负着这个血脉枷锁。

        姜洋眼睛一突,立即猜测到,这个血脉枷锁极大可能就是统治者“王族”驾驭轧葛拉玛部族的手段。

        若说轧葛拉玛部族和王族是在魔国覆亡之后,逃到西域的,那么这个血脉枷锁的根源应该就在昆仑山魔国之中。

        那一切都可以说通了!

        一开始,雮尘神珠是魔国的至宝,魔国王族使用它给轧葛拉玛部族上了血脉枷锁,以此胁迫轧葛拉玛部族为王族效命。

        毕竟雮尘神珠可以上枷锁,也可以下枷锁,由此,轧葛拉玛部族便只能效命于魔国王族。

        也就是说,这个所谓的“鬼眼诅咒”并不是天生就有,而是魔国王族给轧葛拉玛部族的先祖下的,并且具有遗传性。

        只是这种血脉枷锁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倘若轧葛拉玛部族族人的血脉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枷锁就会被打碎。

        比如姜洋、花铃儿吃了血脉觉醒丹,增强了本血脉的浓度,血脉之力变得强大后打破血脉枷锁。

        比如嗻咕哨修炼有成,筑基成功后,返本归源增强了血脉之力,进而打破血脉枷锁。

        比如使用雮尘神珠,转移其他生物的生命元气到族人身上,促进血脉觉醒,增强血脉之力,也可以打破血脉枷锁。

        然而,姜洋又疑惑了,在三十多年后某个老干部和胖子,进入睛爵古城里面,出来之后发现身上多了“鬼眼诅咒”。

        说明,这血脉枷锁也具有很强的侵蚀性,并且不一定需要雮尘神珠才能植入到人体内,也许已经被魔国王族研发成一种具有侵害遗传性的病毒。

        想通了这么多关节,姜洋感觉脑子里许多打了结的脑神经都变回顺畅整齐,一个“爽”字不足以形容的畅快。

        轻松的姜洋精神也没有之前那么绷紧,看书都自在了不少。

        他还想找一下关于西域文字的译本,好让他看看那些西域文述写的古籍到底是什么内容。

        结果译本没有找到,却让他在一卷竹简中找到一块手感润滑的木片。

        就在这时候,很久没有动静的超能兑换系统出声了。

        “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