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68章 夙愿完成

第268章 夙愿完成

        次日上午,还是在祠堂,还是一样的人。

        姜洋、嗻咕哨、花铃儿、族老、等等等……

        姜洋接着昨天的话题,把自己对雮尘神珠的使用方法和怎么解救族人方案说了出来。

        结果,族老和几个长辈都毫不犹豫地同意,并且争相恐后地要以身试法。

        姜洋顿时无语:【自己还是小瞧看这些长辈,他们是真的仗义。】

        这下子,嗻咕哨准备好的说辞都说不出来了。

        “各位长辈,我个人觉得这试验要在年轻族人身上做,就算真的有意外发生,也容易控制。”姜洋建议道。

        “怕啥,我老石头今年也不过三十八岁,年轻力壮,不比小孩们差。”其中一个青壮长辈争辩道。

        “去去,抢什么,老头我已经四十六,没几个年头了,真若出现意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要是没意外,我不就赚了。”族老也没有客气地教训道。

        ……

        花铃儿、姜洋、嗻咕哨看到这一幕,又气又好笑。

        最后在姜洋和嗻咕哨的插手下,还是决定选择年轻族人进行试验。

        于是,族老决定便走出祠堂,看到的第一个年轻族人便是试验之人。

        而这个年轻族人不过十五岁,但也是一位深明大义之人,没有丝毫迟疑就同意当这个实验人;由此可见,长辈们的教育非常成功。

        姜洋凝神运功,小心翼翼地催动雮尘神珠,对准年轻族人肩膀后的眼睛红斑进行施展法宝之能。

        珠子的汲取之力非常厉害,它从年轻人的眼睛红斑处牵引出一缕缕血红色的气体。

        而年轻族人也感觉身体异常痛苦,感觉身体里面似乎有什么被拉出体外一般,痛楚让他的面色青红变换。

        姜洋的神情也非常紧张,不过很快他就注意到,那眼睛红斑慢慢地变淡下去,最后直接消失不见。

        “解除了!真的解除了!”边上的族老非常激动地喊道,其他长辈也非常高兴。

        那年轻族人自己也没发现不对劲,看到族老几人那么高兴,也只是以为自己身上的诅咒被解除了而已。

        唯独花铃儿和嗻咕哨有点担心,因为两人看到那年轻族人的面庞,已经由稚嫩少年变成了二十多岁的青年。

        这证实了姜洋之前的猜测,剥离这道血脉枷锁的同时也会抽走一部分生命之气。

        姜洋停功归息后,看到嗻咕哨和花铃儿脸色,注意到年轻族人的情况,神情也骤然变化。

        那些长辈激动过后才发现不对,也看到了年轻族人的变化,大惊失色。

        姜洋解释了一下,长辈们一听才明白过来,随之变得愁眉苦脸。

        “你们那么丧气干嘛?诅咒一解,我们都能够长命百岁,还有几十年可活,就算被抽走一部分生命元气减少十年八年的寿元,那不还是赚了吗?”还是族老看得开,看得明白。

        “你们先不要丧气,解决的办法还是有的。”姜洋淡笑地说道。

        几个长辈顿时期待地看向姜洋。

        雮尘神珠汲取不同的能量,储存在法宝空间里面,并不会相融起来。

        比如龙骨天书的香气、人形木蓕的香气、生命元气,就没有相融起来,而是隔开储存于神珠的空间里面。

        姜洋感知了一下雮尘神珠的空间,内视那刚刚汲取进去的“血脉枷锁”和一部分生命元气,只见那一部分生命元气渐渐与“血脉枷锁”分离,然后与里面储存的生命元气相融合。

        【想不到这神珠还有这种分类的能力。】姜洋心中了然,也非常开心。

        如此的话,他就不需要花时间去汲取其他生物的生命元气,当场就可以为族人补全回来。

        等神珠里的“血脉枷锁”彻底被分离隔开后,姜洋再次催动雮尘神珠,把一定量的生命元气转移到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年轻族人体内。

        看到年轻族人渐渐恢复原貌,姜洋便立即停止转移。

        族老等人看到之后,异常高兴,激动不已。

        这样子,才算是一个完美的开头。

        热闹喜庆的春节过后……

        同样那般操作,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姜洋三人轮流施展雮尘神珠,不辞辛苦地解除了轧葛拉玛部族所有人的“鬼眼诅咒”。

        至此,轧葛拉玛部族摆脱了短寿的命运。

        嗻咕哨的夙愿得已成全,身心舒畅,以往脸上都是一丝不苟的神情,现在常常满面笑容。

        当然也有红菇凉的原因,她的小肚子已经凸显起来,整个人也气色上佳,那胎儿就显得健康。

        如此家庭美满,嗻咕哨又有什么不开心呢!

        姜洋和花铃儿同样如释重负,笑容也自在了很多。

        雮尘神珠已经被姜洋收了起来,这法宝还是放在储物空间里比较安全。

        轧葛拉玛部族所有人的诅咒都解除了,雮尘神珠对他们来说不在是渴求至宝。

        若说谁还有可能用到它,就只有红菇凉肚子里未出生的孩子,毕竟这孩子是嗻咕哨为解除诅咒之前怀上的,有可能遗传了嗻咕哨身上的那个血脉枷锁。

        好在姜洋之前送给嗻咕哨的那枚血脉觉醒丹一直都没有食用,封存藏着,因此嗻咕哨一点都不担心。

        另外,族老见识过嗻咕哨修炼的《五行拳经》,知道厉害,就询问了能不能传给族人。

        嗻咕哨没有立即答应,要询问过姜洋,毕竟姜洋才是这门功法的主人。

        姜洋知道后,笑着对族老说道:“这《五行拳经》以后就是我族的传承功法,族人都可以修炼。当然,根骨和资质不足的人,还是修炼《强身诀》吧!”

        《五行拳经》内外双修,不论是静坐练功,还是武动练法,都可以达到外修皮肉筋骨、內炼五脏的效果。

        当然,这门功法对修炼者的根骨资质还是有一定要求的,若是资质不行,练不出真气,也只能锻体而已。

        另外,修炼《五行拳经》需要的资源比修炼《强身诀》要多,一旦资源跟不上,强行修炼,反而有伤身体,损害根基。

        这些要点,姜洋一一对族老说明,免得族人胡乱修炼。

        姜洋对族里年轻一辈根本不看好,根骨资质都不行。

        十五岁以上至二十五岁以下的族人,一共十一人,却只有三人是武者,两个锻体二级和一个锻体一级。

        由此可见,轧葛拉玛部族后辈族人真的不行。

        在原著中,嗻咕哨断臂便残之后,选择出国逃避,没有回到族里把搬山盗门传承下去,正是这个原因。

        后辈族人不给力,硬是把人送进搬山盗门去承担寻珠宿命,只会无辜送死而已。

        姜洋敢肯定,现在的这些后辈若是没有经过易经洗髓,绝对没有一个人能够在《五行拳经》的修炼中修炼出真气。

        为此,姜洋也打算让搬山盗门的宿命到他们三人这里截止。

        搬山盗门的本领可以传承下去,但是损阴德的盗墓行为就不劳下一辈人啦!

        还有一件喜庆的事,关于姜洋和花铃儿成婚的事情。

        他们俩可没有拜过天地拜过堂,族老知道后便极力包办了此事。

        姜洋知道嗻咕哨和红菇凉也只是在了尘大师那走过一个形式而已,便把他俩也拉下水,选择同一个好日子补办婚礼。

        于是,族地里便热热闹闹、红红火火的进行……

        大婚之日,两对新婚夫妻在祠堂拜礼……庆祝……闹洞房……

        姜洋也算第一次走这样的程序,也是激动不已。

        入喜房后,他挑开花铃儿的红盖头,看到娇艳绝美、含羞待放的新娘子,嘴巴都要咧到耳根啦!

        “来,喝交杯酒!”高兴的姜洋端起桌子上的合卺酒。

        花铃儿羞红着脸接过去,然后和姜洋各自饮用半杯,再交换饮尽。

        喝完酒后,便把杯子扔到地上,让酒杯呈一仰一俯之状,象征阴阳和谐。

        接着,懂事的花铃儿拿了一把红布裹着的剪刀,把自己和姜洋的头发各剪了一束,小手灵巧地把两束头发打结绑好,以红布封存,就此表明两人成为了结发夫妻。

        “都老夫老妻了,你还这么害羞!”姜洋看着脸蛋红扑扑的花铃儿,忍不住调笑道。

        “我哪有害羞,这是胭脂红。”花铃儿不承认,但借口很无力。

        “是胭脂红吗?我摸摸看。”

        “不要了……”

        两人仿佛又感觉到新鲜劲,恢复以往大闹的乐趣。

        不过,这样才有意思嘛!

        洞房无限好,莺歌美妙唱!

        两岸浪潮拍不停,一河泾水无尽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