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67章 姜洋的顾虑

第267章 姜洋的顾虑

        轧葛拉玛部族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宽阔的湖中岛,也是坐落扎陵湖之中,与之前姜洋乘舟上岸的小岛不同。

        这岛屿有一平方多公里,岛屿周围种植着密密麻麻的荆棘和水竹,常人是无法直接渡船登岛的,必须从地下甬道过来才行。

        所以说,轧葛拉玛部族的防护非常严密,让他们安稳地在这里生活了千百年而不被打扰。

        姜洋和花铃儿的归来,在冬暖夏凉的族地里瞬间传开,气氛一下子沸腾了起来,就像平地卷风暴一般。

        嗻咕哨听到姜洋和花铃儿平安归来,便带着红菇凉过来迎接。

        相聚没多久,很多族人都围了过来,问东问西,嘘寒问暖。

        姜洋环视了一圈,发现老一辈的人群里少了好几个熟悉的面庞,想来已经离世啦!

        又过了一会儿,族老也被人搀扶着过来。

        这个族老便是管理轧葛拉玛部族一切事宜的首领,相当于族长的存在。

        “小洋人,你可回来了!能回来就好!珠子呢?”这族老也不过四十多岁,留着长长的胡子,看着庄严很多。

        他询问雮尘神珠的时候,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他可没几年的活头了,若是放在以前,估计浑不在意,毕竟看多了麻木了,早已经形成习惯。

        忽闻雮尘神珠被寻到,就像突然出现的救命稻草一般,是个人都会牢牢地抓紧起来。

        姜洋也很体谅他们,便把珠子取了出来,递到族老手中。

        族老小心地捧着奇特神秘的雮尘神珠,激动地说道:“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之后,一众人前往祖宗祠堂,以雮尘神珠进行祭拜了一番。

        最后,族老让其他人都散去,只留下地位比较高的族人。

        搬山盗门相当于部族护法一样的存在,故此嗻咕哨、姜洋、花铃儿三人的地位在族里是相当高的,也值得拥护。

        毕竟他们可是为了族人在外风餐露宿、饱经风霜、出生入死的。

        另外,还有五个管理部族分支的代表人。

        “这些年,你们在外的事情,嗻咕哨都说过了,在此我还要再对你们的付出表示感谢。”族老带着五个部族人非常严肃地向姜洋三人鞠躬行礼。

        姜洋和嗻咕哨连忙将他们扶起来:“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上苍福佑,让我们一族得以自救,大幸大吉!”族老高兴地说道。

        “珠子是找到了,可怎么用这个珠子解除诅咒?”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妇女说道,她刚才也接触过雮尘神珠,却发现珠子看似神奇,但却毫无反应。

        姜洋看向嗻咕哨,嗻咕哨也看着他,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想来他并没有把所有情况完全透露出来。

        “这是一件法宝,需要真气才能够催动。”姜洋接口回道。

        “真气?练气士的力量?这可怎么办?”其中一位浓胡子中年人诧异地看向姜洋,在他的认知里,练气士早已绝迹,这叫他们到哪里找练气士?

        “我曾经看过族中的古籍记载,好像有一段关于珠子如何使用的内容。说在昆仑山的魔国,有能够催动珠子的祭坛。”族老这时候沉声说道。

        姜洋听了一愣,猜测族老所说的地方,应该是昆仑山的魔国遗址。

        龙骨天书上面的密文好像也有过这么一句话:魔国神祭,凤凰涅槃。

        都与魔国相关!

        说起这个魔国,它的来历就神秘啦。

        在两千多年以前,雮尘神珠流落到中原之前,便属于魔国所有。

        这便是魔国为什么会有可以催动雮尘神珠的祭坛。

        姜洋这时候也响起了嗻咕哨之前说过的话,雮尘神珠是魔国人带到魔国的,后来传言雮尘神珠可以使人长生不老,这才导致雪域诸多部落形成联盟,进而抢夺雮尘神珠,魔国也由此被灭。

        之后,雮尘神珠便流落到中原。

        到底有什么样的历史,姜洋觉得有时间一定去翻找那些古籍传记,好可以一解心头之惑。

        “我觉得要立即举族搬迁到魔国!”

        “还是先行派人去确认一番再议……”

        ……

        就在众人激烈地讨论着关于魔国祭坛的时候,姜洋有点不耐烦了,便插在打断:“各位长辈,真气这方便并不需要担忧,你们且看!”

        说完,姜洋伸出手掌,运功催动《四象星诀》的朱雀火法,在手心处瞬间浮现一束红色的火焰。

        “这是法术?”族老惊讶地问道。

        火焰凭空而现,不是法术又是什么?

        之后,经过族老等人认真确认,他们终于确定姜洋是练气士,拥有真气,能够催动雮尘神珠。

        而且花铃儿、嗻咕哨、红菇凉都是如此。

        不过姜洋还是有言在先,说他们的真气并不足以长时间催动珠子,所以要救族人也需要慢慢来。

        并且,怎么解除诅咒还需要一个方案,不能随意拿族人的生命开玩笑。

        看到今天的时候也不早了,族老等人才暂时放过姜洋三人,嘱咐明天再议此事。

        姜洋三人到了祠堂外,才松了一口气。

        “师兄,我们先回去!”姜洋拉着花铃儿回家去,当然是回姜洋家。

        花铃儿的爹已经早逝,娘离开了族地,不知所踪。

        姜洋的爹在姜洋小时候外出打猎,死于猛兽,娘则是病死。

        从这看来,两人真的是很登对!

        路上,姜洋看到了既熟悉又陌生的情景,但总的来说一片欣欣向荣,说这里是世外桃源也不为过。

        虽然族地里种植果蔬和粮食,也养殖了不少牲畜,基本是自给自足,但并不完全靠这些就能养活百多人口。

        在族地之外,扎陵湖附近的小城镇,还有一些有本领的年长族人进行营生,同时收集粮食和日常物资,按时秘密地供应到族地里。

        姜洋的家:小篱笆园围着一座石砖小房子,虽然不大,但看起来很温馨。

        或许知道姜洋最近会回来,族老早就提前安排人清洁打扫了一番。

        庙居虽小,五脏俱全,一厅一房一厨。

        房子外的小篱笆园也够怒睛凤鸡玩耍!

        稍坐没多久,邻居的亲友就过来做客,还顺便带着吃喝的。

        晚饭就这样随意解决,姜洋和花铃儿也耐心地与他们唠嗑,谈天说地,或者逗逗小孩子。

        天黑了之后,姜洋便让花铃儿先行休息,他独自在边上静坐调息。

        待到差不多子时,姜洋就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夜深人静,姜洋暗中来到了嗻咕哨的家,没有声张,等嗻咕哨感应到他之后走出房门,他就引着嗻咕哨来到一处偏僻处。

        “怎么啦?”嗻咕哨满怀着疑惑。

        姜洋没多客气,直截了当地说:“我现在已经基本弄懂雮尘神珠的能力,总结出对付诅咒的两个方法。其一:将转移珠子里一定量的生命元气到族人身上,就会打开血脉的枷锁使得觉醒血脉,消除那个鬼眼诅咒。”

        “但是血脉之中仍蕴含那个血脉枷锁的隐患,我不敢肯定后代也能打开这道枷锁,但肯定会遗传这道枷锁。”

        “而另一个方法就是剥离这道枷锁,但是这个方法还要试验,若是成功,我想这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让族人以后都不会再承受这血脉的枷锁。”

        嗻咕哨皱着眉头思索片刻,才问道:“第二种办法是根治的办法,但你现在不确定这办法可行?”

        “不错,明天我想试验这个办法,不过需要你支持。”姜洋回道。

        “对于第一个方法,你是有什么顾虑吗?”嗻咕哨再次出声问道。

        他觉得第一个办法似乎没什么困难才对,但姜洋提出第二个办法,那就表面第一个办法存在顾虑。

        姜洋点了一下头,迟疑地说:“确实有顾虑!若我们在还好,如果后辈们还遗传了诅咒,我们便为他们解除。可万一我们不在……”

        “我知道你顾虑什么了,明天我会支持你的,但第一种方法要放在之后说出来,免得生事。”嗻咕哨挥了一下手,打断姜洋说的不吉利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