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66章 游子归家

第266章 游子归家

        花铃儿对于这生命元气的作用也感觉很震惊,同时也非常高兴。不难想到,她心里同样挂怀着轧葛拉玛部族的命运。

        她之前也一直为此努力过,现在终于完成这个愿望,能不高兴吗?

        两人的心情都非常好,不过花铃儿的真气已经消耗一空,不能继续为姜洋转移珠子里的生命元气。

        但姜洋的真气还很充盈,故此转为姜洋帮花铃儿服务。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他们还打算继续从大自然生物中汲取生命元气,然后觉醒各自的血脉。

        只是春节将至,之前与嗻咕哨约定好的,要回到族里一起过今年的春节。

        现在距离春节没几天了,姜洋要带着花铃儿赶回族里,所以只能暂时放下使用雮尘神珠觉醒血脉的事情。

        两天后,姜洋两人几经风雪终于赶到了星宿海,然后在黄河边上搜索一番,找到一个轧葛拉玛部族的标志,顺着标志找到一个隐蔽山洞,在里面翻出一条小木船。

        两人都划着小木船顺流而下,近乡情怯,越前进,他们脸上的笑容便越灿烂。

        小船冲出了黄河口,进入扎陵湖之后,姜洋使用罗盘辨别了一下方向,转了小船的方向。

        轧葛拉玛部族隐居的地方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否则早就被人骚扰啦!

        他们一族与搬山盗门牵连密切,而搬山盗门两千多年以来掌握了那么多的古墓信息,而且他们又不曾取出里面的财宝,可以说得到搬山盗门掌握的信息,就等于得到无数的财宝。

        只要能够控制轧葛拉玛部族,便是掐住了搬山盗门的命脉。

        而搬山盗门也明白此情况,故此为族人寻找的隐居之地非常隐蔽,并且在周围布置了不少关卡,一般人很难寻找到他们。

        扎陵湖一百多平方公里,在黄河水入口之处,碎岩之地势形成了不少岛屿,便是保护轧葛拉玛部族的天然屏障。

        小船刚过了一处急湍的峡谷,便闯入了浓郁的水雾之中。

        一般来说,现在的风雪天气,不可能雾重才对,可这里偏偏如此。

        也侧面地反映了搬山盗门先人的神秘实力。

        深入迷雾的姜洋和花铃儿并没有紧张,因为这水雾是他们搬山盗门的前辈利用地势设置的,而两人都知道迷雾的行径方法。

        按照既定的方位,小船每行驶一段水路,便会转向拐弯。

        若是其他人,估计会被迷得晕头转向,最后紧张恐慌,慢慢地被消磨了意志,结果不言而喻。

        将近一个时辰之后,姜洋终于把小船停泊于一座小岛边。

        就在这时候,一个带着斗笠的胡渣青壮从岛中树林里冲了出来。

        姜洋闻声看过去,当即出声喊道:“小六叔,今天是你值勤啊?”

        这个被称为小六叔的胡渣青壮,认真地盯着姜洋和花铃儿瞧了几眼,稍迟才高兴地向两人走了过来。

        他有点激动地说道:“嗻咕哨说你们一定能安全回来,果然没错!只不过竟然迟了一个多月。”

        “原来师兄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回到了,看来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姜洋笑脸相迎而上,和小六叔相拥了一下。

        “可不是,他还带着一个媳妇回来!呵呵,四年没见,你小子个头高了不少,也壮实了很多,剪掉你那一头狮头脏发,更加俊俏了。哦,小花铃也长漂亮啦。嗻咕哨说你们俩凑一对了是不是?”小六叔向两人取笑了一下,但是他的眼神里却已经泛起了泪花,是久别重逢而激动的眼泪泪花。

        姜洋和花铃儿自打进入搬山之后,就随着嗻咕哨出山寻找雮尘神珠,一出去就是四个年头,可让这小六叔想念啦。

        游子久归的两人也一样激动。

        姜洋虽然经过两世记忆的融合,但这心底下隐藏的亲情并不感觉到一点陌生。

        “走吧,我们回去再说!”小六叔没多久便收敛了情绪。

        三人把小木船藏好,然后向小岛的树林中走去。

        你以为这样就能够进入轧葛拉玛部族生活的地方啦?

        还早着呢!

        在小岛树林之后又是一片竹林,而且竹林里生长着密密麻麻的黑竹,即便现在是寒冬凛冽,可它却呈现着欣欣向荣的春景。

        三人在竹林里按照既定的顺序位置进行转弯,然后来到几块凌乱摆放的石头面前。

        姜洋和小六叔二话不说,推开了比较大的那块巨石,地面上露出了一个地洞,可让人纵身跳下去的宽度。

        三人跳了下去,这地洞也不是很深,就三米而以。

        地洞下面别有洞天,一条修葺得工工整整的石砖甬道映入眼中,墙壁上还燃烧着稀稀疏疏的千年烛,可也能把整条甬道照得通亮。

        三人慢慢地走着甬道,同时也相互倾述各自的一些事情。

        小六叔有些可怜,已经年近三十,但还未成家,孤身一人。

        他家现在也就是他和他妈妈两个人,但是他妈妈这个外族人已经离开了族地,毕竟小六叔的爹离世时,他妈妈也不过三十多岁,又不像轧葛拉玛部族族人那么短寿,不可能就此守寡几十年。

        像这样外族嫁入的女子,在丧偶之后都有两个选择,要么选择继续和子女生活在族地,或者选择自己被秘密送出去,不得再回来。

        入赘的男子也是如此。

        这也是大多数轧葛拉玛部族族人要经历的悲哀。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姜洋三人带回来新希望,最激动的莫过于像小六叔这样的人。

        地下石砖甬道很长,弯弯曲曲,上上下下,甚至还有不少岔口,宛如迷宫。

        此处也是一个护族屏障,专门防备外人的。

        走了超过半个小时,他们终于走到了甬道尽头,然后登上盘旋而上的阶梯,走完阶梯便是一间石砖砌成的大屋子。

        “咦?小六,这时候你怎么回来了?”大屋子里看守的人率先看到小六叔,疑惑地问道。

        “嘿嘿……你们看谁回来啦?”小六叔侧过身体,露出了姜洋和花铃儿。

        姜洋和花铃儿也看到了看守阶梯的两个大青年,姜洋有点激动地喊道:“风伍叔!杨玄叔!”

        花铃儿也随后喊道!

        “你们是姜洋和小花铃?”风伍有点不确定地叫道,毕竟四年没见面了,而且姜洋和花铃儿也大变了模样,一时之间认不出来,也属于情有可原。

        姜洋和花铃儿激动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你们终于回来了!”风伍激动地说道。

        边上的杨玄也是如此,虽然他不是轧葛拉玛部族族人,但他的子女却是轧葛拉玛部族族人,有着血脉的桥梁,自然也算是亲人。

        轧葛拉玛部族除了入赘和娶进的外姓人,也仅仅百多名族人,但却分成了五支。

        轧葛拉玛部族入土中原之后,秉受汉化很严重,于是五支血亲分别以风、姜、花、杨、阔为姓氏区别。

        为了隔代能够通婚,保证延续传承,这五支族人在五代近亲内不得通婚。

        嗻咕哨、姜洋、花铃儿就是分属不同支的族人,不过隔代已经超过五代近亲血缘。

        虽然族分五支有姓氏区别,但是亲情却不区别,毕竟两千年来都有着同一个目标,共同奋斗抗争,自然团结无比,亲情浓郁。

        这就是轧葛拉玛部族的族人虽短寿,却可以延续两千多年的最重要原因。

        游子归家的姜洋和花铃儿,此时便清楚地感受到这份浓郁亲切的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