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64章 回族地的路,食用了驻颜丹

第264章 回族地的路,食用了驻颜丹

        “这是第几波啦?如此下去不是办法!”姜洋非常狠辣果断地踢死了一个人后,面色严峻地说道。

        姜洋等人从湘阴离开之后,便被人盯上,不少人暗中尾随。

        到了荒郊野外,就不断有人跳出来,要么想一瞧雮尘神珠,要么直接动粗抢夺。

        刚开始的时候,姜洋还忍耐着不杀人,但在接连五六波人出现后,他就被烦得忍耐不下去啦。

        动刀动剑的到也没什么,若是动了枪械那就过了。

        对于最近这一波人,他就果断地下了死手,正好这一波人是东瀛鬼子,就更加毫不留情。

        “要不我们分开?”花铃儿提议道。

        红菇凉身怀六甲,虽说是武者,但是若休息不好或者动手动脚,难免会动了胎气。

        姜洋点了一下头:“不错,花铃的办法可行。我和花铃驾着车向北绕着,引开那些人的视线;师兄你和嫂子先在前面的树林里躲一躲,过后再走直线回去,记得乔装掩饰一下。”

        “这……”嗻咕哨仍有些担心。

        “不用迟疑啦,就这么办。就算我和花铃被人包围,你觉得我们两还能逃不了吗?”姜洋打断了嗻咕哨的话,然后反问道。

        嗻咕哨知道,姜洋和花铃儿都是为了红菇凉好。

        “夫君,就这样吧。”关键时刻还是红菇凉爽快,她还认真执情地向姜洋和花铃儿嘱咐道:“你们两个要平安归来。”

        姜洋和花铃儿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嫂子请放宽心,我们一定平安回去。”

        于是,进入了前面的小树林之后,嗻咕哨带着红菇凉躲了起来,而姜洋和花铃儿驾着马车转向北去,行的还是官道。

        因为速度很快,所以并没有让人产生多少怀疑。

        轧葛拉玛部族隐居的地方在青海扎陵湖,而姜洋两人向北行进,确实是绕路啦!

        “师哥,等这次事情结束后,要去做什么?”马车里的花铃儿突然问道。

        “驾!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姜洋驾着马车,疑惑地反问道。

        “师兄说过,这人啊,一辈子有一个目标就足够了,能够完成目标达成心愿便不枉此生。我还不知道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呢?”花铃儿估计是无聊,才找了这么一个话题;或者她是真心想要了解姜洋,才这么问。

        “一辈子只能有一个目标吗?那是师兄他没志气。那你的人生目标又是什么?”姜洋幽幽地说着,然后反问了花铃儿。

        嗻咕哨的人生目标不难猜,就是拯救族人;现在雮尘神珠已经到手,也研究出使用的方法,拯救轧葛拉玛部族是迟早的事。

        估计在那之后,嗻咕哨会带着红菇凉过着男耕女织、养儿育女的平淡生活吧。

        “我的人生目标就是永远和你在一起,再快快乐乐地过完一辈子。”花铃儿爽朗地回道,看向姜洋的眼神里充满了毫不掩饰的柔情。

        倚在车门的姜洋听完这话,沉默了一呼吸,慢慢地把车帘拉开,温和地对花铃儿说:“过来!”

        花铃儿靠了过去,姜洋让她躺下,头枕在他大腿上,然后轻抚着花铃儿细润如脂、粉光若腻的脸颊。

        “这一辈子会很长很长,你能坚持吗?”姜洋深情地问道。

        为什么他这么问?

        因为姜洋早就坚定过一个目标,那就是长生不老,成仙成神,遨游时空!毕竟他有超能兑换系统辅助,非常自信这个目标可以实现。

        “无论有多长,白头偕老!”花铃儿认真坚决地回道。

        她自己理解的是,筑基成功之后,身体由后天返先天,无病无灾之下,最少都可以活两百岁。

        “不行!”姜洋忽然冷声地反驳道,使得花铃儿顿时错愕了起来。

        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姜洋上多了一颗淡黄色的丹药,散发着令人心醉的药香。

        他笑着说:“我不会让你垂老白发,想要你一辈子都处于最美丽的时候。”

        “这是什么丹药?”虽然姜洋说的话很让花铃儿感动,但丹药却更加吸引人。

        “可以让人容颜不老的驻颜丹。”姜洋认真地回道。

        本来他想再过几年,花铃儿比较成熟丰韵的时候再拿出这枚驻颜丹的,毕竟他心里还是比较喜欢御姐;而花铃儿此刻才二十岁,稍微还有些青涩娇嫩;虽然也喜爱不已,但也打了些折扣。

        只是此刻,姜洋情到浓时心难驭,就想把最好的给她。

        花铃儿已经表达了她对自己浓浓的爱意,若是他没有所表示,就是朽木了。

        听到丹药的解释,花铃儿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师哥,这是真的吗?”

        姜洋冲她柔情地笑着,点了点头。

        “啊!木啊!”花铃儿快速地摘走驻颜丹后,情不自禁地抱着姜洋的头亲了起来。

        姜洋也快乐地回应……

        任劳任怨的马,自主地带着马车行进……

        之后,花铃儿当场把驻颜丹吞服了,这丹药的药力很容易就被消化而被吸收,无需运功炼化。

        花铃儿之前吃过易经洗髓丹、又长期锻体,再加上后天返先天筑基成功,身体内的杂质早就排除得干干净净,现在流出的汗液都是香的,吞食驻颜丹后也不再会有污渍排出来。

        可以说,驻颜丹的药力被花铃儿彻底吸收后,她往后会一直处于最青春靓丽的时刻。

        双目湛湛有神,清眸流盼,细润如脂,粉光若腻,娇靥甜美,柔心弱骨,气若幽兰,楚楚动人……

        姜洋也不禁被花铃儿的风情吸引住。

        “师哥!”花铃儿向柔声地喊了一声,眼神里的爱意变得更加浓郁。

        姜洋身体瞬间酥得颤抖了一下,若不是时间、地点不对,他绝对会化身为狼,将她就地正法。

        “好了!赶路!”他转过头去,认真地驾着马车。

        之后的赶来也非常不平静,姜洋这么明目张胆行走官道,又怎么会没人来截道呢?

        不过姜洋可不会心慈手软,毕竟敢出手的人,不是盗墓江湖上的人,就是别人请来的杀手,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可以说,这走的是条血雨腥风之路,被姜洋杀死的人不下一百个。

        ……

        沙城张府……

        “佛爷,你说这姜爷是不是疯了?竟然有如此的杀性。”解九还是带着他那对金丝眼镜,不认识他的人,只会觉得他是一个斯文温雅的才俊,认识他的人却知道这是个老谋深算的执棋者。

        “这有什么?若是有人来抢我的宝物,我也会杀人。”齐算命不屑地反驳道。

        “杀的人确实太多,但这江湖也该变一变啦!”张起杉皱着眉说道。

        他现在的重心并不是那些江湖破事,而是对外抗战的事情;只是雮尘神珠的事情也有境外势力参与,稍微让他关注了一下。

        张日杉有些呆愣:【姜爷真是个狠人!】

        ……

        湘阴城卸岭堂口……

        “总把头,我们真的不去支援姜洋兄弟?”花拐子再次询问了陈俞髅,这样提议他已经说过两三次啦!

        “都说跟你说过了,姜洋现在是宗师武者,若是他都搞不定,去再多的人也只是添乱。”陈俞髅有些不耐烦地回道。

        虽然他也有些担心,那些截杀的人里面,不乏有高级武者和顶尖的杀手,但他心存更多的是对姜洋等人的信任。

        ……

        这天,姜洋和花铃儿来到了南阳城外,而马车前却被一位白发苍苍的和尚阻拦着。

        姜洋看到他,便跳下了马车,来到他面前。

        “姜魁首,幸得相见!”老和尚微笑地行了一个佛礼。

        “了尘大师,你怎么在这?”姜洋也有些喜悦地回了个礼。

        花铃儿听到声音,掀开了车帘,看到了尘也有些开心。

        “贫僧是特意来此的,嗻咕哨他们应该不在马车上吧?”了尘向花铃儿点了一下头,回了姜洋的话。

        “哦?红菇嫂子身怀六甲,怕路上有不测,早就分开而行。”姜洋心头冒起了疑惑,也回了他的问题。

        “原来如此!你这一路北上,尽走官道,都是为了吸引他人好掩护嗻咕哨他们。”了尘一副了然的样子。

        姜洋也没有隐瞒,承认地点了点头。

        “既然早已经分开而行,想来他们也走到安全的地方。贫僧此来,只是想劝姜魁首不用再如此肆意冒行,否则再造杀孽,恐生业障繁重。”了尘认真地向姜洋规劝了起来。

        【原来他来此的目的是这个啊?我还以为他也对雮尘神珠感兴趣呢?】

        姜洋心存感激地回道:“多些大师关心,姜某省得。”

        了尘大师也是关心他,把他当后辈,否则又怎会辛苦徒步几百里路过来劝诫他。

        好意自然要心领!

        把了尘送走,姜洋便放弃了马车,带着花铃儿走进荒山野岭,甩开那些还盯着他们的细作。

        其实也没有多少人再敢盯着他们了,毕竟一路上的杀戮,姜洋杀怕很多人。

        姜洋的实力已经让人感到震惊惧怕,江湖上也已经开始传播他是宗师武者的消息。

        谁还敢捋来宗师武者的毛?找死不成?

        这可是传说中的宗师武者啊!

        花铃儿并没有出手过几次,外人根本不知道马车里还有一个宗师武者,否则更加让人震惊!

        毕竟神秘的张家太过神秘,不到万不得已,这家族里的宗师武者极少出来走动,因此江湖上无人知晓世上还有其他的宗师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