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63章 撸人情,风云起

第263章 撸人情,风云起

        听着张日杉不走心的话,姜洋眉头一皱,直接打断:“我看你不是来送关心,而是来刺探吧?”

        “怎么会?姜爷你想多了。”张日杉的神情有点忸怩。

        【姜爷竟然这么精明,出行前佛爷让我小心应对是正确的。】

        姜洋用一副“你继续表演”的神情看着他。

        “其实还真有一件事要求助您!”张日杉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才道出实情。

        “说!”姜洋平淡地说。

        “佛爷让我来求一些解毒和防毒的丹药。”张日杉认真地说。

        “又是谁中毒了?我想你们张家人应该用不到这样的丹药才对。”姜洋记得几个月前,张起杉向自己买过一枚百草丹,救一位长辈,估计现在应该治好了。

        又提到张家,使张日杉郁闷了一下才解释:“不是救人用的,是预备之用。佛爷在吴州发现一个地窟,地势非常隐蔽,便要在那里修建一座仓库,专门保护和放置一些事物。只是在探测的时候,发现那地窟下面有很多神秘的毒物,常用办法防御不住那些毒物,这才找您来了。”

        【吴州?修建仓库?该不是那个十一仓吧?】姜洋的脑海里浮出一些零星的记忆。

        “姜爷?”见姜洋发愣,张日杉疑惑地喊道。

        姜洋回过神来,反问道:“想要丹药?这可以有,不过你们这次又准备了多少金玉宝货?”

        “说实在的,前些日子,佛爷已经把家底清光,全都拿去购置了装备。”张日杉苦了一下脸说道。

        “呵!所以,你们并没有东西来换咯。”姜洋冷笑了一下,又忽然想起十一仓底下南海王织的那件“听雷神器”,便打起了注意:“丹药可以给你,但是我要一个佛爷不能拒绝的人情。”

        听到这话,张日杉却露出了笑容,当即回道:“果然还是佛爷比较了解你,来之前,佛爷就已经对我说过,对于你提的要求都可以答应,特别是人情。”

        姜洋眼睛一睁,狐疑了起来:【这张起杉有如此的神机妙算?果然不能小瞧了他。】

        不过这正合他的算计,到时候去谋夺那件“听雷神器”就不再有阻碍啦。

        之后,姜洋把两粒百草丹和两粒辟毒丹交给张日杉,他们也只是用来探测地窟而已,因此需求并不多。

        “多谢姜爷!临走之前,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张家人并没有那么简单,你还是要多加小心为好!另外,境外势力也非常关注那珠子,在前朝被迫开通的通商口岸和输出去的租界里,两地的境外势力尤其活跃。”张日杉说完后,就带着丹药离开了。

        对于张日杉的提醒,姜洋已经早有准备,还是“长生不老”太吸引人啦!

        嗻咕哨这边已经和陈俞髅说明辞行之意,陈俞髅非常不舍,但也不能强行挽留,否则味道就变了。

        次日一早,姜洋把最后剩下没吃的两头地龙,都给了陈俞髅,毕竟对卸岭众还是有用的。

        陈俞髅也不舍地把嗻咕哨四人送出到湘阴城外,离别的烦恼挂满了脸上。

        “离别就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遇,无需如此惺惺作态。”嗻咕哨这话说得有水平,不去考功名有些可惜了。

        陈俞髅这才打起了精神:“说好了,有空一定要再来湘阴。”

        “这是给你的筑基丹,但是否能够成功筑基,就看你的造化了。”姜洋把准备好的筑基丹递给他。

        “好兄弟!”陈俞髅高兴地接过筑基丹,然后抱了姜洋一下。

        为了照顾红菇凉这个孕妇,陈俞髅特别准备了一辆舒服的马车。

        挥手告别,行程始起!

        嗻咕哨当起了车夫,姜洋单骑随行,花铃儿和红菇凉坐于车厢内,还有边上的怒睛凤鸡也呆呆地趴坐着。

        姜洋等人离开湘阴城并没有特意隐藏,消息很快就被细作传了出去,一时间各方人马纷纷躁动了起来。

        他们才离开一个时辰,卸岭堂口来了一个他们认识的人。

        “您是金算盘前辈?”陈俞髅接待了这个人,正是摸金校尉金算盘。

        “正是老夫,我是来找嗻咕哨的,他们在哪?”金算盘的神情有些焦急。

        陈俞髅狐疑地看着他:【难道他是为了雮尘神珠而来?按理说应该不会吧,嗻咕哨可是他的师侄啊。只是雮尘神珠那么珍贵世人皆知,就算是师叔也未必不会觊觎。】

        于是,陈俞髅想着帮助嗻咕哨,神情淡定地喊来花拐子,然后细声地耳语几句。

        “前辈,我让他带你去找嗻咕哨兄弟。”陈俞髅微笑着说道。

        然后花拐子便带领金算盘离去,金算盘不疑有他,愉快地跟着花拐子。

        其实,金算盘也是在江湖上听到消息,连续几天长途跋涉赶来湘阴城。

        确实是想来见识雮尘神珠,但他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面对姜洋他们,强取豪夺那肯定是不行,他想要的只是一睹为快而已。

        若是能够让他长生不老,那就更好啦!

        这也仅仅是心里的那点奢求,至于行不行,那就看自己这个师叔在嗻咕哨心里的分量啦!

        有句老话说得好:不要太看轻自己,也不要太看重自己,自知之明方为大士。

        他也不想想,若是他在嗻咕哨心里的分量很大的话,嗻咕哨早就传信给他了,甚至了尘大师那边,嗻咕哨都没有传信回去。

        花拐子带着金算盘按照陈俞髅的吩咐,闲逛、瞎逛!

        半个小时之后,金算盘终于看明白了花拐子的行径,心底下顿时火气升腾,伸手抓住花拐子的肩膀,愤怒地质问:“你真的是在带我找嗻咕哨?”

        “前辈您也知道,嗻咕哨他们现在的处境怎么样,住的地方当然要隐蔽啦!”花拐子装着委屈地解释道。

        “你以为我老眼昏花吗?你左拐右转的,一直都在小地方转悠。”身为摸金校尉的金算盘,方向感极好,哪能被花拐子的小伎俩欺骗。

        “哦,既然被前辈看穿,那我就直白地和你说了吧。嗻咕哨兄弟他们一大早就离开了湘阴,您来晚啦。”被看穿,花拐子也不装了。

        “混蛋,竟然敢耍老夫!”金算盘这暴脾气,不能忍了。

        他手上一用力,想要倒拖花拐子将其撂倒。

        花拐子哪能如他的愿,矮身一番,快速地转身到金算盘身后,反手制住了金算盘,让他动弹不得。

        金算盘不过锻体四级,哪里是锻体六级的花拐子对手。

        “年轻人不讲武德,诓骗老夫在前,现今又欺负老夫。”被制住的金算盘心里非常不爽。

        “就欺负你,怎么了?身为嗻咕哨的师叔,竟然也觊觎他的宝物,有你这样的长辈吗?”花拐子也同样不爽,是为了嗻咕哨。

        “谁告诉你我觊觎雮尘神珠啦?我就是想来见识一下而已。”金算盘连忙解释道。

        “不打自招了吧?哼!”花拐子根本不相信金算盘。

        之后,任金算盘怎么解释,花拐子硬是把他押回卸岭堂口。

        最后,陈俞髅还是把金算盘给放了,毕竟金是嗻咕哨的师承长辈。

        金算盘骂骂咧咧地离开,嗻咕哨他们都走了,他还留下来干嘛,还是快点追踪上去才是正道。

        但是,他知道嗻咕哨等人去哪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