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60章 小住卸岭

第260章 小住卸岭

        数天之后,姜洋五人终于回到了湘阴城,卸岭盗门的大本营。

        “总把头回来咯!”“总把头回来咯!”

        卸岭门人看到陈俞髅回来,纷纷夹道欢迎。

        万众拥戴,民心可用!

        ……

        凯旋归来,自然要大摆筵席进行庆祝。

        当天下午,操练场开始篝火四起,喧闹不凡。

        姜洋私下取出两具如成年大象那么大的地龙尸体,交给陈俞髅当做了今晚宴会的肉食。

        陈俞髅大喜不已,立即去找人来搬运,他一个人搬不动。

        当卸岭的那些弟兄看到这么大的地龙,都大大地惊讶了一把。

        “兄弟,玄铁匕首借一下!”陈俞髅向姜洋借兵器使用,毕竟地龙的鳞甲太坚韧了,寻常刀剑很难隔开。

        “行!需要消毒,砍过菜!”姜洋非常节约地说了一下,玄铁匕首也丢给了他。

        一般的江湖糙汉,说的砍菜就是指杀人!

        “晓得!”陈俞髅笑着带走玄铁匕首。

        姜洋突然想起什么,就跟在陈俞髅后面走着。

        开刨现场,掌厨的手艺很好,才第一次见到地龙,就知道从哪里开刀。

        “那些鳞甲要小心地扒,不要损坏了,留着可以做护甲。”陈俞髅向那几个掌厨的吩咐着。

        “骨头也要保存好,稍后我给你配个药方,日后用来熬药汤,可辅助锻体修炼。”姜洋也没有袖手旁观,连忙提醒着。

        地龙小妖对于低级武者来说一身都是宝,地龙肉不仅滋补养身,而且味道也十分鲜美。

        分工明细,手脚麻利,月亮高照之前,操练场上已经弥漫了一股醉人的肉香,闻着垂涎!

        主客落座,觥筹交错!

        “我怎么感觉这地龙肉比那鹰鹫肉还香啊?”

        “这不废话吗,炭火烧烤的肯定比柴火烧烤的更香。”

        “哈哈……有见地!什么都别说,来,都在酒里……”

        一番畅饮过后,热情散去,几人都变成了百无聊赖、最醉醺醺的样子。

        “这世道……也不知道还能安稳多……久,像今天这……样的日子估计……不多了。”陈俞髅断断续续地说着醉话。

        “日子过一天算一天,人生短短几十年,等长大学会了算日子的时候,便已经过了一半,剩下的日子努力去完成一件事,只要成功了便不枉此生。”嗻咕哨淡笑地说,这也是他年过近三十的感悟。

        “师兄你这话的暮气太重,乐观向上才是咱们年轻人的思想,保持乐观,身心健康。”姜洋喝了一口酒,然后笑嘻嘻地说道。

        “人家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俩能力不比我弱,为何就过得那么潇洒自在?”陈俞髅觉得责任重大之人,从来不会清闲下来的。

        “无欲则刚,寡欲则闲。”姜洋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淡泊名利好,没有那么多的苦恼!我也想凭着这点家底,做个休闲地主,简简单单地过完此生。但*******,*******?”陈俞髅摇头晃脑地接道,最后的话不知道是在自问还是质问。

        嗻咕哨和姜洋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之前都明显拒绝过陈俞髅了,想不到这会儿喝高了,又重提。

        【这有点道德绑架了啊!】

        “总把头,你醉了!”边上的花拐子一直在察言观色,见气氛不对,连忙出声和稀泥。

        “我没醉,我还有话说……”这家伙越说越小声,明显就是喝高了。

        他刚才可是到台下喝了一圈,他今天高兴,喝得很畅快,起码干了十多碗酒。

        “嘿嘿!”花拐子不好意思地尴尬一笑,然后很快就做出了应对:“来,两位魁首,我们喝一个!”

        姜洋和嗻咕哨和气一笑,一起回敬了一口酒!

        “听总把头说,两位魁首都已经晋阶传说中的宗师?”花拐子满怀好奇地问道。

        姜洋和嗻咕哨对视了一眼,然后向他点了点头。

        看到姜洋的肯定,花拐子神情很激动,眼神里充满了崇敬。

        已经成为了传说的宗师武者诶,今个儿竟然见到活着的了!

        高兴的花拐子,激动得酒都多喝了两碗。

        “今朝有酒今朝醉!喝!”陈俞髅忽然半醉半醒地坐直,端起酒碗又干了一口,然后重重地醉倒于桌子上。

        姜洋无语一笑!

        这一晚,很多人都喝醉了,吃得异常满足且开心,宾至如归!

        只有姜洋和嗻咕哨这两对夫妇浅尝辄止,才没有喝醉!

        临走时,姜洋对花拐子吩咐道:“吃了地龙肉,明天要起早练功打拳,不然就白白浪费了这珍馐的滋补效用。”

        花拐子听完认真地回道:“放心!我明早一定把这帮酒鬼打醒起来练功。”

        姜洋四人回道夜宿的院子后,嗻咕哨向姜洋问道:“我们明天就回族里?”

        “先休息一段时间吧,珠子的能力还没研究出来,回去也无济于事。再说,嫂子现在刚刚显怀,六甲未稳定,不宜长途跋涉。”姜洋清声回道,然后看向边上的红菇凉。

        嗻咕哨同时看了红菇凉一眼,然后满怀情意地点了点头。

        见两人情意绵绵的样子,姜洋笑着把花铃儿拉回自己的客房,然后两人恩爱缠绵地奋战半宿才安眠休息。

        次日,怒睛凤鸡准时啼鸣,把很多人都吵醒了。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翻了个身,继续睡回笼觉,姜洋和花铃儿便是其二。

        花拐子如约地怒棍唤醒了很多人,然后督促他们练功打拳,吸收地龙肉的滋补效用。

        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姜洋起来,还听到“哼哼喝喝”的嘈杂声音。

        不用想,应该就是卸岭门人练功打拳的声音。

        姜洋洗漱了之后,快步走到操练场,整整齐齐的几百号人一起打拳,气势不凡。

        “姜兄弟,你来了!”武台上督促的花拐子看到姜洋走过来,迎了上去。

        姜洋点了点头,看向下面打拳动作整齐的卸岭门人,赞誉道:“士气不凡,军心可用!”

        “多谢夸奖!”受到姜洋的赞誉,花拐子心里也很高兴。

        “对了,要不兄弟你指点一下他们?”花拐子抓紧机会,想要让姜洋这个宗师武者指点一下卸岭门人。

        姜洋神情平淡地扫视了一圈,发现卸岭门人是真的不简单,这三百多人里面,竟然有一半是武者,其中大部分的修为在锻体一二层,只有站在最前面的十个小队长是锻体三级的武者。

        修为更高的武者不是没有,只是不在现场而已,不过这也足以体现卸岭盗门的强悍存在。

        人多势众嘛!

        武者的培养是非常消耗资源的,卸岭三万众需要养活,又经常接济难民,能够培养出百来号武者已经是最大的努力,更多是不可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