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59章 归途见闻感触

第259章 归途见闻感触

        姜洋五人返回湘阴的路线并不是来时的路线,他们走的是黔桂交汇的方向,一路跋山涉水……

        说真的,他们不怕敌人的明枪明刀,就怕暗中一直有着无数双眼睛盯着。

        这搁着谁都会感到不爽快的!

        一路上不断地反侦察,姜洋等人没有再发现跟踪监视的人,也算自在了一些。

        某天夜晚,五人在一处荒庙中露宿。

        姜洋把鹰鹫的一条腿砍了烧烤,不下于四十斤肉,足够五人饱餐一顿。

        围着篝火,烧烤吃肉,多么惬意的人生。

        “嗻咕哨兄弟,你一直以来的夙愿可算是完成了,今后有什么打算?”陈俞髅认真地问道,他想要旧事重提,还是要把嗻咕哨拉过去一起干事业,图个腰间衣锦、青史留名。

        “这事还早。”嗻咕哨微笑地回道。

        “以姜洋兄弟的本事,珠子的使用方法迟早能够研究出来的。”陈俞髅也非常看好姜洋。

        姜洋听到陈俞髅这么恭维的话,看着他笑了笑。

        陈俞髅的野望有多大,姜洋也有所了解,他还是很支持的,但又不想拘束自己放荡不羁的心,志也不在丰功伟业,之前就坚决地拒绝过陈俞髅啦。

        却不想陈俞髅还在打嗻咕哨的主意。

        “老大,我看你还是先成家再说吧!”红菇凉看到嗻咕哨有点尴尬的表情,便出声解围。

        “我在问妹夫呢,你又扯到我身上来了干嘛?”陈俞髅也知道对于拉拢嗻咕哨急不得,正好借机下台阶,转移了话题。

        有红菇凉夹在中间缓冲,说破了也不过是兄弟闹腾,不至于会反目成隙。

        “甭废话了,这肉辣么香,吃饱了好休息,明天还要赶路呢!”

        “好!吃!这肉确实大补,有助于武者修炼,对武者来说绝对是珍宝。”

        “那必须的,这毕竟是大妖境的妖兽肉。”

        ……

        吃饱喝足之后,大家各自腾地方进行休息,而姜洋进行着打坐练气。

        他内视这丹田和经脉,发现自从突破到筑基境之后,真气的形态变化了。

        若说练气境的真气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那筑基境的真气便是清晨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雾气。

        由此联想,这真气的质变会不会就是修为境界的划分?

        想来金丹境的金丹应该就是由真气凝聚固化所成,那之后的修炼就有方向了。

        现在是真气雾化,之后应该就是液化,该如何做?

        丹田的空间一定,除非是修为突破,否则丹田是不会扩大的。

        不断地纳气炼化转为真气,只要浓度达到一定的境地,就会形成压缩力,到时候就有机会进行液化。

        丹田作为容器,压缩会产生膨胀反作用力,因此丹田也需要不断强化。毕竟液化真气就是如此,要么丹田被撑破,要么液化不成功。

        如此一来,姜洋明确了接下来的修炼方向,不断增长真气量,不断强化丹田。

        这是一个缓慢的长期计划,急不来的,除非修炼资源充足。

        不过现在的实力对他来说也够用了,练气士的力量基础是真气,但本身体魄也不弱,毕竟经常被真气洗练,自然可以得到一定的强化。

        再说,他可是内外双修的,就算没有真气,也比单纯的炼体武者强。

        若说筑基境前期的纯炼体武者实力是一百,那他的实力可评估为一百一。

        倘若真气能够使用,运功把真气灌输到全身经脉中,增幅各项属性,实力更会增强很多。

        若是发动强大的法术,那只会更强大。

        真气的作用就是这么厉害!

        一夜无话,时间过得很快!

        次日一早,五人再次踏上回家的路……

        途径一个小村庄,却发现这小村庄荒凉无比,残垣断壁,断柱焦樑,显然是经过一场烧杀抢掠的劫难。

        “应该是山匪所为!”嗻咕哨沉声说道。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我有愿驱除贼寇,建造一个太平盛世,奈何势单力薄啊。”陈俞髅触景生情地感叹一番。

        “你会成功的,只要肯定自己,坚持下去,世上只有走不完的路,没有做不成的事!”姜洋拍了一下陈俞髅的肩膀,适宜地给他灌了一口心灵鸡汤。

        快要走出小村庄的时候,他们闻到了一股恶心的腐臭味。

        “是死人!”嗻咕哨肯定地说道。

        陈俞髅顺着臭味走,发现了一处断垣下,有两具倚靠在一起的尸体。

        “应该是一对夫妻,饿死的!”姜洋捂着鼻子观察了一下,判断出这才死几天的一对夫妻是饿死的。

        “哎,帮他们入土为安吧!”陈俞髅叹了一口气,皱着眉头说道。

        就在他要动手的手,姜洋给他丢了一个防毒面具和一双塑料手套。

        这死了几天的尸体,身上全部是细菌,还是要做些谨慎的防护为好。

        土埋了这对夫妻后,他们才继续上路。

        像这样的事情,他们五人都司空见惯啦!

        但此时,他们都感觉异常难受!

        或许以前有自己要紧的事情,没有想那么多,现在要紧的事情完成了,心底下那多余的怜悯之心毅然滋生,显露了出来,这才有如此的感受。

        路上,五人有些沉默。

        忽然,嗻咕哨停下了脚步,看着陈俞髅认真地说:“虽然我不能一直帮助你,但是若有需求,你尽可找我,能帮你的一定帮。”

        “不错,你想要做的事情就去做吧,我们都支持你。”姜洋也随之说道。

        陈俞髅听完姜洋和嗻咕哨的话,心下燃起了满腔热血,没有回话,但脸上挂满了激动的神情。

        他要投身丰功伟绩的事业之中,最怕形单影只;现在有了两个兄弟的支持,便感觉到莫名的满足,鼓舞了自己的士气,竖立起强大的信心。

        只要有人在默默地支持他,让他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便是给他最大的帮助。

        他有万千追随者,将会在他的指挥下,攻克所有的敌人。

        他有志同道合的伙伴,能够伴随他同甘共苦,一起去努力完成救国大业。

        那么,他还有什么顾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