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57章 汪家

第257章 汪家

        这时候,陈俞髅、嗻咕哨几个人从山下爬上来了。

        “呦,还有活口呢!”陈俞髅打趣地说道。

        “套号子!”姜洋沉声说道。

        套号子与严刑逼供差不多一个意思。

        “这我拿手,让我来!要我说,先把他们掉起来,然后蒙上眼,接着在脚上下刀,让血慢慢地流,直到变成人干。”陈俞髅当着地说上的两人噼里啪啦地说着,非常快意。

        “不要,我说,我都说!”那黑衣劲装男似乎幻想到陈俞髅所描述的惨状,神情异常恐惧,他也顾不得汪泓的阻止了。

        边上的汪泓似乎还要出声阻止,姜洋一个手刀敲过去直接把他打昏迷。

        转过头来,姜洋向那投降的青年淡淡地说:“说吧!”

        “我叫汪大同……”

        吧嗒吧嗒……这家伙一股脑地把他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为了活命!

        汪大同,从小被汪家人抓到秘密基地进行培养,已经忘记了本名。

        根据汪大同所说,这汪家便是汪藏海的后人所建,不过这都是培训他们的教官说的,真实性不清楚。

        但是姜洋却知道一些关于这个汪家的信息,都是来源于前世带来的记忆。

        这汪臧海啊,是明朝时期有名的风水堪舆大师,深得明太祖信任,参与了明皇宫和明祖陵的修建。

        这个人可以说是一个奇人,他在风水上的造诣可以说是登峰造极,就因为如此,他被任命直接参与设计了整个明皇宫,还附带设计了好几个集政治、文化、经济三体为中心的城池。

        在那个时候,他的一句话,甚至可使得几个城市在大明版图中彻底消失。

        在明朝的时候,青铜门里的终极被汪藏海意外发现,得到了一些青铜门里的东西,可却有着令他无法接受的副作用。

        汪藏海想要将这个终极曝光出去,但一切关于它的消息都会被神秘力量封锁,甚至连他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

        比如他向谁谁说过关于它的信息,之后那谁谁都会神秘消失,或者关于它的记忆被洗清。

        之后,一直想要抗争的汪藏海发现幕后的主使有张家的身影,同时认清了事实,若要打败张家,必须使用一个和张家一样的体系。

        于是,他一边假意向张家妥协,一边悄悄仿照张家着手建立了汪家,但他不拘泥于血统或是姓名,而是向民间收集所有天赋异禀的人才,收养他们,并进行十分严苛的培养。

        这种方法成功化解了张家家大业大的优势,而且也获得了很多张家并不重视的技能。

        汪臧海并没有得到长生不老,在他活着的时候,明白当时的汪家并不足以对抗张家。

        因此,临死前把他所知道的终极信息分布藏好,以待后人强大之后一一寻找出来。

        从此,张家和汪家暗地里竞争和对抗了三百多年。

        可以说这两个家族秤不离砣,砣不离称,只要其中一个家族出现过,另外一个家族就会相继而来。

        这便是为何张家人刚截杀了姜洋他们,次日又遭到了汪家埋伏的原因。

        姜洋知道以上这些,但是汪大同可不知道。

        汪大同虽然被汪家秘密培养了十多年,受限于他的根骨资质不行,人脑瓜也不行,因此只能做一名精干打手。他并不是核心人员,知道的信息并不涉及核心,只知道大概一些信息而已,甚至连秘密基地在哪里都不知道。

        因为,他每次任务出行都会被蒙上眼睛和堵塞耳朵。

        以前就执行过很多任务,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次的任务便是来截杀姜洋等人,抢夺一个“珠子”。

        “我知道的全部都说出来了,放了我。”汪大同苦着脸求饶道。

        “你现在等于背叛了汪家,汪家势力那么大,你今后何去何从?”陈俞髅笑眯眯地问道。

        “汪家的势力都集中在亚洲,我可以逃到欧美国家。”汪大同连忙回道。

        姜洋眼睛一转,定神认真地问道:“你一个月前还在汪家的秘密基地里,当时的气候怎么样?”

        汪大同回想了一下,迟疑地回道:“应该是深秋时分,我记得那天的温度在18摄氏度。”

        “你确定?”姜洋眼神一下子变得犀利,瞪着汪大同,手上的玄铁匕首也掂了几下。。

        “我确定!”汪大同吓得连忙点头。

        姜洋盯了他一会儿后,冷冷地说道:“好了,你可以走了,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哼!”

        赤裸裸的威胁,但这汪大同就吃这一套。

        “是是,我一定马上离开,从此不再出现你面前……啊嘶……大哥,你能不能……”

        汪大同想要立马离开,但是两只胳膊被卸掉,起身都无法做到;还有一只脚的脚筋被割断,虽然血已经停止了,但是动一下就会让他巨痛不已。

        姜洋帮汪大同接回两只胳膊,但是脚筋是不会帮他接回,就当这次伏击他们的惩戒,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汪大同拖着受伤的脚,忍着疼痛一拐一拐地离开,丝毫不敢停留。

        “怎么样?这张家和汪家的目的都非常明确,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一定把雮尘神珠带出来的。”嗻咕哨心里一直疑惑这一点。

        “兴许是卜卦,有没有这个可能?”陈俞髅的想法就是这么惊奇。

        “看卦的有这么精准吗?”红菇凉给他翻了一个白眼,毫不客气地质疑。

        “你别急啊,我还没说完。有些相士是真的有这样的本事,根据收集到的情报,详细分析之后,再进行算卦,之后根据卦象演算,事情的大概便可预知十之六七。”陈俞髅信誓旦旦地说道,煞有其事的样子。

        “哪里的相士这么厉害?”红菇凉不信。

        “沙城九门的齐算命!姜洋兄弟应该认识这人。”陈俞髅说完,看向了姜洋。

        他道出了这个相士的身份,姜洋绝对认识。

        “你说他啊,他哪有这么厉害?胆小如鼠,欺软怕硬,上次他还抱着我师哥的大腿求拜师呢?”花铃儿听到陈俞髅说的是齐算命,差点就笑了。

        齐算命是什么人,她可是有了解的,毕竟认识了不短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