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55章 遇伏斗智

第255章 遇伏斗智

        另外三个张家青年,姜洋同样废去他们的丹田,让他们之后永远也无法筑基成就宗师武者,除非修复丹田。

        任何人体内都存在这丹田,区别在于有没有开辟出来应用而已。

        练气士开辟丹田后用来储存真气,丹田便是练气士力量的源泉。

        若练气士被废去丹田,那就不能再练气啦!

        修为丹田的条件非常苛刻,不是寻常人能够做到的。

        锻体武者被废去丹田,就相当于废去筑基的最基本条件。

        宗师武者被废去丹田,就相当于废去一身真气,真气一散,修为便降落回道锻体境。

        而且人的丹田一旦受创,还有其他的副作用,比如无法聚集力气、气血不畅等,对于一个武者来说,也是相当严重的。

        所以说,姜洋对这四个张家人的惩戒还是非常严重的。

        杀鸡儆猴,不可不畏!

        他也不想让张家人继续对他纠缠不休。

        张家四人错乱地躺在地上,每个人脸上都忍耐着极大的疼痛,面庞狰狞。

        收拾了一下战场,姜洋喊道:“走!”

        红菇凉从后面走过来,把竹筐递回姜洋手中,五人再次启程返家。

        ……

        姜洋五人离开没多久,除了张护封昏死过去之外,另外三个张家青年的疼痛减弱,好转了不少,其中一个张家青年从兜里取出信号箭,放响高空。

        “封老!封老!”看到昏死过去的张护封,三个青年紧张地呼唤道。

        只可惜,张护封这次昏死得很沉。

        “怎么办?”

        “等池老过来!”

        ……

        在这秋冬交际之时,国都城的气候已经开始渐渐变得寒冷。

        星月饭店后面的一处洗浴房里,水汽氤氲,尹星月侧躺在蒸台上,身上的一张衣物,恰到好处的披散在曼妙的身体上,在药物蒸气和水汽的双重作用下,尹星月宛若睡美人一般充满诱惑。

        “哎,喜欢一个人真是太辛苦了,也比严刑逼供的惩罚痛苦,但又是那么甜蜜……”

        “我真希望有一种毒药可以让自己忘记他……”

        “三天灯迥然不群,神采奕奕的眼神,眉飞色舞的剑眉,却像烙印一样深深地印在心里……”

        “哎……”

        四个月多没见到姜洋,尹星月现在已经快要化身为深闺怨妇,常常一个人自艾自怜。

        “前天,老父尹二又来了,要把我许给了沙城的张起杉。张起杉就是之前那个假庞三鞭,还算仪表堂堂,但是太冰冷;可姜洋是谁都替代不了,只怪自己遇得太迟。”

        “东北已经战乱……既然老二已经放行,让我到南方避难,那就带人出去走走吧!”

        ……

        半天后,姜洋五人来到一个壮族小镇,吃上了久违的农家小炒,然后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这才感觉回到了当代社会。

        晚上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次日一早,再次登上回程。

        刚出城没多久,姜洋就觉察到有人跟踪他们。

        他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可疑的人确实有两个。

        “大家小心,有人跟踪我们。”姜洋沉声提醒道。

        “谁?竟然敢跟踪我们?”陈俞髅脸色一板,连忙谨慎地察看后面。

        “是张家人吗?”花铃儿疑惑地问道。

        “不知道!先离开,敌暗我明,后面见机行事!”姜洋回道,他确实不知道是不是张家人,也许有可能是响马和山贼。

        在这年代,可是有很多占山为王并以拦路绑架为生的人。

        毕竟不知道对方的来路和实力,非常被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五人便加快了脚步,把那两个可疑之人甩开。

        半刻钟后,他们距离那壮族小镇越来越远,慢慢地来到了荒无人迹的山道。

        嗻咕哨等人也是有经验的江湖老手,自然懂得很多江湖经验,一看到前方狭窄的山道,加上两旁茂密的山林,就立即停止了脚步。

        “前方峡谷式山道非常适合埋伏,不能冒然前行。”嗻咕哨神情严肃地说道。

        风吹树摇,好似草木皆兵!

        “山静林睡,无鸟无兽!不出意外,前面有埋伏。”姜洋眯着眼看着远处两旁的山林。

        “怎么办?”红菇凉皱起了眉头,路是要继续走的,就看怎么过去。

        “我看打草惊蛇或者投石问路都行,不怕明抢就怕暗箭,逼他们出来好了。”陈俞髅无所谓地笑着说道。

        姜洋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感觉这家伙是飘了,估计是打过了张家人,让他底气倍增的样子。

        “他们隐藏得很好,应该都是好手,估计不会那么容易现身。”姜洋左看看右看看,都没发现一个人影。

        “还有其他路走吗?”红菇凉担忧地询问道。

        “退回去绕道?那可远着咧。”陈俞髅不爽地回答,显然不愿意返回去绕道而行。

        “不用回去,我看左边的山势比较平缓,可以穿山过林不走大道。”嗻咕哨这时候建议道。

        姜洋看了一下后,点了点头:“可行!”

        于是,五人便快速地做了选择,冲进左边的山林里。

        ……

        峡谷伏击,择高压制!

        在峡谷山道的右边高处山林上面,十多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静静地候着,其中有两个人带着望远镜一直盯着山道。

        他们行事非常隐蔽,非常自信这次伏击的策划能够成功,在两边都山林中都安排了伏击人手。

        却不想姜洋的感知那么灵敏,一早就发现背后的异常,识破了跟踪。

        等了没多久,两个身手不错的大青年从后面的山林里窜出来,走到一个浓密短胡子的中年人面前。

        “汪组长,目标已经顺着山道走过来。”其中一个青年做了汇报。

        这个汪组长没有说话,走到一个拿望远镜的黑衣男子旁边,拿过望远镜向山道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时间?速度?”汪组长开口问道。

        “出城时间是十五分钟前,两分钟半里程。”跟踪的黑衣青年快速地回道。

        汪组长一听就知道不对劲,两分钟走两百多米,几乎是快跑。

        “速度这么快?你们被发现了!”他狠声地训斥道。

        像姜洋等人要长途跋涉,怎么可能进行快跑。

        因此,汪泓十分肯定盯梢的人已经被发现,这下子他的伏击计划便宣布告破。

        跟着姜洋的黑衣青年不敢出声反驳,因为他还是太年轻了。

        眼前的汪泓组长是汪总长的心腹红人,委以重任而来,一切都要听他指挥,他只有听命行事的份,哪里敢反驳。

        “立即警戒!”汪泓立即吩咐道。

        盯梢被发现,估计他们的伏击也摆明了,就怕被反过来伏击。

        就在这时候,从山道对面的山林中传来了连续不断的枪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