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53章 突然而至的袭击

第253章 突然而至的袭击

        暂歇了一会儿,五人继续前行离开,毕竟这里距离苗寨还很近,麻烦还没有彻底解除,离开得越远越好!

        他们也想不到,进山的时候都没有与苗人起冲突,这出山了反而与苗人起突出。

        这苗寨的人口不多,携带武器围攻他们的也不过二十多人,武器也非常粗劣,否则姜洋他们就没那么容易闯过来了。

        另外,他们的修为也比进山前大涨一截,身手高强了很多,之前的担忧和顾虑都不存在了。

        他们能够安然地从苗寨中闯出来,便说明了这一点;若放在进山前,他们恐怕不死也会受伤,然后被苗人囚禁起来。

        好在现在算是渡过来了!

        “你为何不让我们不下死手的?”陈俞髅一边走一边向姜洋问道。

        “一开始我感觉他们的攻击都是避开我们的要害的,只是后来杀红了眼,他们才攻击我们的要害,甚至放毒。”姜洋正了一下背上的竹筐,活动活动被勒久了的布带。

        “这么说,那巫祝是想活捉我们?看来他知道山里有什么东西,不确定我们有没有带出来。”嗻咕哨一点就通,想通了中间的始末。

        “嘿,感情是要趁火打劫啊。幸亏了姜兄弟的那把火,还别说,这把火烧得烟龙腾旺。”陈俞髅有些嬉皮笑脸地说道。

        他们千辛万苦地破了献王墓,带出的宝贝肯定是不可能让出来。

        一行人有说有笑地前行着,忽然前方的林子里惊起一群秋燕。

        这样的突变,引起了嗻咕哨和姜洋的警惕。

        “停!”姜洋直接喊道,因为他已经看到前方转弯的山路上,徐徐地走过来四个人。

        看这四人轻盈稳健的健步,绝对都是练家子,而且气息也很平稳绵长。

        【高手!来者不善!】姜洋心头一震。

        “冲我们来的!”嗻咕哨非常肯定地说道。

        他看到带头的中年人身穿长袍马褂,空手而行,但那三个大青年身穿黑色的中山装,每人手中都提着一把二尺半的长剑,来势汹汹。

        “小心点,这四人不简单!”姜洋一脸慎重的表情,不像是在说笑。

        当四人走到距离姜洋等人五米之处停了下来,面无表情。

        这等神情气质一下子让姜洋想起了在沙城见过的熟悉面孔。

        还没等陈俞髅这个号子出声,那个中年人便率先问道:“搬山盗门?”

        【果然是冲我们来的!】盗墓五行者心里都有了数。

        “几位来自何处?拦截我等有何贵干?”陈俞髅反问道。

        身份都已经被确定,其中必然有歪腻,是不是误会,肯定要问清楚才行。

        “把珠子交出来!”中年人面色冷峻地说道。

        听到这话,嗻咕哨等人的眼神一下都变冷了。

        “你们到底是谁?”嗻咕哨厉声问道,敢弄他的雮尘神珠,就是要他的命。

        “我猜你们应该是张家人吧?”姜洋这时候出声了,他也是才想起来而已,这样的气质,加上这样的身手,除了那家人,并不多见。

        “动手!”似乎不想叽叽歪歪下去,中年人眼神一冷,直接就动手。

        张家人差不多都是这样,能动手的就少说话!

        当然,这只是说张家本家的。

        “呵呵,四个人打我们五个,有种!嫂子,你退后歇息,别让人说我们以多欺少。”姜洋冷笑道。

        他知道张家人很厉害,之前也不是没有交流过,相对现在来说,张家人已经不对他们构成危险了。

        而红菇凉这个孕妇当然要重点照顾好,故而只出四人便行。

        四对四,两方人马相对冲杀,战斗一处,但是各有各的对手。

        姜洋选择的是中年人,两人一上手就是最大的力量,中年人右手炮拳直击,姜洋右手平掌包迎。

        “啪!”直接撞出了气爆声。

        两人第一招势均力敌,平分秋色,都因为反作用力各退三步!

        “宗师!”两人脸色均变,异口同声地惊呼道。

        姜洋想不到这张家中年人竟然也是宗师的修为,最少也是筑基前期。

        一开始他还以为这个中年人不过是最顶级武者,想着一招打败中年人呢,却想不到对方也是宗师,应该是张家的本家长老。

        中年人张护封也想不到这么年轻的青年竟然也是宗师武者,他最大的力量无法一击打倒姜洋,神色自然非常惊讶。

        他能够有如今的修为,都是因为百多年的苦练得来。

        难道眼前这个搬山盗门的青年也拥有长生不老,其实已经百多岁啦!

        可不对呀!搬山盗门之人都出自那个轧葛拉玛部族,平均寿命不过五十岁,怎么可能长生不老,否则他们还找什么雮尘神珠啊!

        可眼前的青年实实在在是宗师武者,由不得他不去胡思乱想。

        姜洋活动了一下微疼的手掌,斜着眼睛看了一下其他三组对决。

        陈俞髅对决的大青年呈势均力敌之势,已经是刀剑相交,打得难解难分。

        就算陈俞髅的小神锋短了一些,那张家青年一时间也无法攻下陈俞髅,可见陈俞髅的匕首之法还是不错的。

        而嗻咕哨和花铃儿却压着对手打,尤其是嗻咕哨的对手,唇角已经溢血,估计被嗻咕哨用金刚伞打出了内伤。

        花铃儿没有锋利的武器,但是她可是筑基高手,无论是敏捷还是力气都不比她的对手弱,《五行拳经》中的精湛拳法一点都不弱。

        伙伴的情况让姜洋安心,因此主动挥拳攻向张护封,同时出声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已经找到雮尘神珠的?”

        张护封感知到拳法,快速后退闪避开来,因为匆忙应变,气息急促而无法回答姜洋。

        “而且时间掐得如此之准,还是你们早就在山外守候着?”

        “凭什么要把珠子交给你们?”

        “之前的矿山陨铜也是如此,张家人行事都是这么霸道吗?”

        姜洋一边挥拳攻击,拳风呼呼作响,一边不断地出声质问。

        张护封的防御由急促到稳定,但在姜洋的密集攻击下,也做不出反击,一步又一步地后退。

        防久必失是肯定的!

        战况两分钟,姜洋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运行真气催动朱雀火法,一招火焰掌印在张护封的护臂上,直接灼伤了他的手。

        让张护封因为手腕伤痛而气力骤然停顿,同时被姜洋的掌力给打飞摔倒在地。

        从而姜洋也看到出了张护封的底细,这个张护封是宗师武者,却没有真气的运用之法,用的完全都是身体劲力。

        纯粹的锻体武者也可以筑基成就宗师,但是非常困难。

        这类锻体筑基一旦成功,便直接一次性打通十二正经,然后由内而外产生真气。

        并不像练气士那般,从练气境开始直接吸收天地精华(灵气、灵粹),然后炼化转换成为真气。

        由此,纯粹的锻体武者并不会运用真气,他们丹田、经脉中的真气时刻在自我滋养着体魄,提高体魄修为。

        张护封的体魄就比较强健,好在姜洋也不是单纯的练气士,他可是内外双修,内功和外功都有修炼,真气浑厚,体魄也不弱。

        姜洋的火焰掌能够一击灼伤张护封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张护封受创倒地的同时,花铃儿这边也已经制伏了对手,只见她的对手被一根金黄色的绳子捆缚,同时打昏在地。

        原来花铃儿用的也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用缚妖索来束缚人,非常新奇的想法。

        虽然缚妖索不能压制人体内的力量,但凭借韧性来束缚人,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挣断的。

        嗻咕哨这边也打倒了对手,手段非常暴力,那个张家青年已经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就剩下陈俞髅的对战还在继续着,两人已经气喘吁吁,汗水飞洒。

        姜洋对嗻咕哨使了一个眼色,嗻咕哨轻身飞掠,偷袭一招打昏了陈俞髅的对手。

        “呼……你再不来,我就要累趴下了。”陈俞髅深呼一口气,撑着膝盖,语气急促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