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48章 人形木蓕

第248章 人形木蓕

        姜洋看完系统给出不会有差错的能力信息,百分百确定嗻咕哨的“鬼眼诅咒”是因为筑基成功而解除的。

        若是服用血脉觉醒丹,那血脉应该觉醒百分之十的进度才对。

        “我们之前的猜想是对的,想不到这困了我族两千年的诅咒竟然真的是血脉之力。”嗻咕哨激动得双眼都湿润了起来。

        他刚才筑基成功之时,内视中非常清晰地感受到身体里血脉的蜕变,而肩膀后背上的“鬼眼诅咒”也一点点淡去知道消失。

        若是他的父母在天有灵,看到他解除了“鬼眼诅咒”,不知道有多开心啊!

        被嗻咕哨的情绪感染,花铃儿也同样这般喜极而泣,然后一把抱住姜洋哭泣着。

        轧葛拉玛部一族人有救了!

        不说雮尘神珠找到了,他们更加印证了另一种方法,便是筑基可以觉醒血脉解除“鬼眼诅咒”,因此可以肯定有法子解救族人,只不过方法都比较困难而已,但总归会有个头。

        “这确实是一个解救方法,加上珠子,我们就有了两种解除诅咒的办法,只是两种办法想要达成都非常困难。”姜洋虽然不想打击嗻咕哨,可还是明说了出来。

        “能看到希望已经是老天对我们最大的厚爱。”此时,嗻咕哨到是乐观了起来。

        姜洋闻言,转头翻了一个白眼:

        将近一个月的闭关修炼,让这队伍的实力提升了一个台阶。

        陈俞髅的内伤在姜洋时不时的扎针治疗下,配以药汤,现在已经完全康复。

        红菇凉身怀六甲也不过一个多月,肚子并没有那么明显。

        这下子没有什么事情再需要耽搁,他们打算明天就离开遮龙山,走出山里再见人烟。

        山中风景虽美,可人毕竟向往群居,久待山中不是事。

        嗻咕哨也想着尽快返回族地,把好消息带回去。

        次日,大伙收拾好东西之后,立刻下了山。

        “我们要从葫芦洞窟返回去吗?”到现在,陈俞髅对这洞窟还是非常惧怕,视如畏途。

        “不用!”姜洋淡淡地回道。

        虽然盗墓五行者已经有三人身负筑基境的修为,但葫芦洞窟的危险还是不可小觑,未免阴沟翻船,姜洋已经另寻他路。

        不仅可以用来找墓,在风水局之中,也可以用来寻找出路。

        他一早就知道“U”形山围的水潭溢满之后,也是要流到蛇河之中的。

        因此,顺着水流,便可以回道蛇河那边的山谷中。

        到了栈道最低处,姜洋暴力地把栈道弄塌,再把掉下水潭的木头扎起来弄成木筏。

        “出发!”几人坐稳木筏之后,划着水顺流而走。

        水潭边上高悬的瀑布声轰鸣震耳,就像水龙嘶吼一般。

        刚出水潭不远处,陈俞髅看到悬崖峭壁处有一个裂缝,直通山巅,就像是被仙神劈凿一样。

        “这真是奇观啊!”陈俞髅感叹道。

        “咦,什么味道竟然如此芳香?”花铃儿皱了一下琼鼻,然后四处观看。

        “哪有什么味道?只有水汽啊。”红菇凉疑惑地接话。

        姜洋也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芳香,他看到陈俞髅的疑惑反应,想了一下,立刻明白过来:“是有一股芳香,想来师兄也闻到了,看来我们筑基成功之后,嗅觉都比一般人强大了很多。”

        嗻咕哨点了点头,忽然眼睛盯着陈俞髅发现的那一处裂缝看,他看到裂缝里面有一株藤蔓向上蔓延生长,大约三十米高处的地方最为浓郁。

        “那里是不是有人?”他好像看到一个身穿花绿衣裳的女人。

        众人朝着嗻咕哨指的地方看,姜洋的眼力最好:“那不是人,是一株长得像人形的植物。”

        “我想起这是什么气味了,是木蓕!”花铃儿突然惊喜地说道,在药草药性方面,她还是比较拿手的。

        木蓕是一种罕见的珍稀植物,一般在常年阴湿的深崖峭壁上才有,它对于一些热性毒素非常有疗效,像烧伤和烫伤,敷之立即见效;制作成饰物佩戴,可驱虫爽体。

        凡具地气精华的植物都会长的像人,就像千年人参、千年何首乌。

        就在这时,姜洋收到了超能兑换系统的提示声:“叮!检测到珍稀灵植千年人形木蓕,价值五千超能积分,可回收!”

        姜洋这会儿明白了新的回收规则模式,若是拿着一般的奇物珍宝主动联系系统,让其回收,铁定被拒绝。

        姜洋不由得对系统腹诽牢骚了一下。

        “木蓕我也听说过,这是一种堪比人参的珍稀药材。”陈俞髅也高兴地说道。

        “你们稳定一下木筏,我上去把它摘下来。”说完,姜洋取出带着飞虎钩的钻天索,手腕一震,便把飞虎钩掷射到人形木蓕附近的岩壁上,稳稳地锁在石缝中。

        接着,他借力一跳,轻身术滑行,踩踏着凸起的岩石,飞行而上。

        “不愧为宗师,这飞檐走壁的功夫太厉害了!”陈俞髅看到姜洋这般威武的身手,感慨不已。

        “你也有机会的!”嗻咕哨一边用长木稳住木筏不让它顺水流动,一边向陈俞髅回道。

        可不是,陈俞髅现在不过才三十岁出头就已经锻体十一层,相信努力一段时间便可以成为最顶级武者,到时候有姜洋资助的筑基丹,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筑基成为先天宗师的。

        听到嗻咕哨的话,陈俞髅笑着点了点头。

        姜洋不用多少功夫,便攀爬到人形木蓕的地方,他看到这株人形木蓕和藤蔓缠绕在一起,似乎两两相融,周围的空气也非常清香舒服。

        这人形木蓕浑身绿色,与普通女子非常相似,相貌不错,神色安详,五官非常清晰。

        姜洋拨开挡住的藤蔓,却看到这“女子”露出了笑容。

        问之不应,扶之则笑!

        即使数千年的老山参也仅具五官,可这人形木蓕却生得如此惟妙惟俏,神态活灵活现一般。

        姜洋为这人形木蓕在这个世界生长感到遗憾,若是在灵气浓郁的高等世界里,这样的人形木蓕不成精才怪。

        多余的感叹无用,姜洋手起刀落,很快就用玄铁匕首把人形木蓕的根系砍断,再从峭壁缝里扯了出来,掂量了一下,重若七八十斤。

        他把这玩意绑在背上,之后便拉着钻天索滑下去回到木筏上。

        花铃儿喜滋滋地接过姜洋手中的人形木蓕,放在木筏上不断地抚摸着,爱不释手。

        “啧啧,这小模样就像个俊俏的小娘子,不会成精了吧?这么大一块,价值连城。”陈俞髅也看清了人形木蓕的全貌,比那千年何首乌更像人,其珍贵程度更高。

        姜洋一边回收钻天索,一边说道:“这木蓕应该不下于三千年份,若是条件充足,估计真的会成精。”

        “走吧!”嗻咕哨不想在这里耽误,浪费时间。

        姜洋点了点头,然后掌控着木筏的方向,让其顺着潭水流动。

        他让花铃儿把人形木蓕收好,超能兑换系统对这东西并不强制回收,见花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