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39章 又一笔收入

第239章 又一笔收入

        恋上你看书网,道行搬山起

        “师哥,这玉石棺椁好漂亮!”花铃儿一开始看到发散光芒的棺椁有些心悸,待看全之后,她便被美丽的宝石转变了态度。

        石晶是什么?

        这是一种非常漂亮的晶石,散发的光芒会根据周围环境来千变万化,其实它本身只是蓝色的;之前姜洋看到它散发淡绿色的光芒,是因为青铜棺棺底的铜绿。

        现在它就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很是吸人眼球。

        “不仅漂亮,而且非常稀罕,只不过你最好不要想着收藏它。”姜洋微笑着回道。

        “为什么?”花铃儿瞪大着眼睛反问道。

        “因为这石晶相传是生长在幽冥鬼府入口附近,十八层地狱中有一层叫铁磨地狱,那磨盘就是用这石晶做的;那些罪大恶极的人死后,就会被这石晶做的磨盘碾压,肉酱被野狗舔舐,此后再难成人型,剩下的那些肉沫则变成尘世中的苍蝇蚊虫,一辈子被人追打,永世不得超生。”姜洋平淡地解释道。

        听完的花铃儿可爱地吐了吐舌头,只是觉得非常可惜。

        姜洋虽然并不十分迷信,传说未必是真的,难道这世界真的有十八层地狱?

        不过这幽蓝的石晶炫目夺魄,异常罕见,视为不祥之物,并不适合造做棺椁,更何况是用来敛葬贵族的尸骨。

        这点让姜洋诧异不已。

        想不通是想不通,却不妨碍姜洋要开棺的欲望,刚才起尸的青铜棺已经确定不是献王,而且也没有发现雮尘神珠。

        不知道下面的棺椁是不是献王老儿的棺椁,到现在也没有找到雮尘神珠,必须要将整个冥殿翻一遍不可。

        不然来这里干嘛?

        “你在上面接应,我下去一探这口鬼棺。”姜洋对花铃儿吩咐道。

        “小心!”花铃儿点了点头。

        姜洋跳下暗室,使用手电筒检查了一下周围,除了感觉空气潮湿之外,没有异常后才放眼检查石晶棺椁。

        转了一圈,姜洋便用玄铁匕首刮去封在“鬼棺”接口处的丹漆。

        幽蓝色的“鬼棺”是由特殊罕见的材料石晶所造,如果真要分类,也可以将其与玉棺一样归为石棺。

        石棺从来不打棺材钉,都是木榫卯合封闭,切金断玉的玄铁匕首可以轻易地翘起榫卯。

        “鬼棺”一共七个榫卯,头处一个,两侧各三个,底部没有。

        片刻不到,姜洋就将那棺盖撬动,而棺盖与棺身只见还有一层鱼胶粘合,只是年过已久,早已经长死,只能把玄铁匕首插进去一点点,还要费力地磨进去。

        最后,才可以轻易地打开棺盖。

        棺盖移开,并没有奇异之处,常见的尸气都没有。

        等棺盖全部移开之后,姜洋和花铃儿看到棺中敛葬的尸体竟然是干尸,皮包骨头的那种,而且那些干皮都有多处粉碎了。

        从头部骨骼的形状上看,这应该是一具男尸,脖子以下被白锦裹住,只露出脑袋,尸体保存得相对完好。

        若是面部没有塌陷萎缩和那些粉碎的皮脂,看下面还算栩栩如生一般。

        “这死相有点难看啊!”站在地洞上面的花铃儿发表了一下想法。

        姜洋点了点头,死尸确实难看,而且恐怖,两只眼窝深陷进去,形成两个黑中带红的窟窿,眼珠子似乎被挖掉一般;由于五官缺了眼睛,看上去显得让人惊惧。

        “这不是献王。”姜洋肯定地说道,因为他看到尸体眼眶处有一圈圈螺旋状的深红色血痕,显然是生前被人施了酷刑,生生地把一双眼睛剜出来。

        献王老儿能被人这么对待吗?

        显然不能!

        花铃儿不明所以地问道:“你确定?”

        “这具尸体被人用过剜刑……咦?”姜洋又有发现,他看到头颅下有被利器切割的痕迹,只是没有血迹,可以肯定是死后才切割的。

        他伸手动了一下头颅,又看到裹尸的白锦里面竟然是金色的骨头,一下子把裹尸的白锦拉开,露出金灿灿的骨骸,但骨骸也不全是金色的。

        “这切割的痕迹与裹尸里的骨头不契合,透露不是这具尸骸的。”姜洋再次肯定道。

        “头颅不是尸骸的?这古滇国有这种死后换身体的习俗吗?”花铃儿疑惑地问道。

        姜洋这时候也很诧异,在仔细观看棺椁里的尸骸,这尸骸除了脊骨和腰胯处的几块骨头,其余部位的金色骨头并不是真的骨头,而是黄金磨制而成的模型,没有一丝一毫的皮肉。

        这副半骨半金的腔架,似乎是由于尸骨的腐烂程度太高,几乎全变成了泥土空气,又被人为地整理拼凑,造成这一套黄金骨骸。

        这金光闪烁的骨骸,与那颗头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身快烂到没了再用黄金填补的骨头,而头颅却又不腐烂。

        棺椁中还有头颅处的玉箍、玉枕,加上金灿灿的骨头,那时代贵族才能穿的白锦,这些东西无一不说明棺椁中尸骸的显贵身份,只是却不是献王。

        献王是不可能死得这么惨的。

        “师哥,尸骸的左侧肋骨怎么缺少了那么多?我感觉这点不正常。”花铃儿晃着手电筒思考着。

        姜洋转眼看过去,然后回道:“这断骨痕迹看起来是利器所断……哦,我懂了,这是被人掏心所成。”

        “又是献王的残暴行径吗?”花铃儿脸上又是一阵惊怒。

        自打进入遮龙山以来,所过之处无一不是献王的残暴统治留下来的痕迹,简直是丧心病狂一般。

        也正说明当时奴隶社会统治的残酷现象,王侯之辈根本就不把人命当回事。

        这献王老儿为了所谓的长生不老和升仙成神,都不知道牺牲了多少的无辜百姓。

        “不管这些疑棺疑冢的设置了,反正我基本可以判断,献王的棺椁在哪里。三生桥之后又三世棺,现在是暗室,怕冥殿上面应该还有一层。”姜洋自信地说道。

        这目前所看到的都是献王老儿的“影骨”,替身影子或者所谓“前世”的意思,根本不是他真正的棺椁。

        若是不为雮尘神珠而来的能人,估计还真的有可能被这老混蛋欺骗了的。

        不管献王老儿设置的这些棺椁有什么用,都与他无关,他的目的只是寻找雮尘神珠。

        见墓破墓,见棺开棺,这就行了。

        花铃儿听完,抬起了头,一边照着手电筒,一边查看殿顶上面。

        不理会花铃儿,姜洋使用白锦把残破的骨骸收拾一下,然后把黄金、玉箍、玉枕等宝贝给系统回收,然后连石晶棺椁也回收掉。

        又是一大笔超能积分进账……

        看到两百多万的超能积分,姜洋都乐得心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