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38章 铜甲尸起尸

第238章 铜甲尸起尸

        青铜棺看起来很厚重,姜洋有办法让他落地,不过动静会很大,但也没办法,毕竟此时人力不足。

        好在“人”字形摆设的棺椁,青铜棺处于“捺”的地方,却又不像“人”字一样支撑着“撇”。

        于是,单独将青铜棺弄下来也不会影响到另外两口棺椁。

        姜洋一个健步跳跃到青铜棺上面,手起刀落,用可以切金断玉的玄铁匕首快速砍断已经超过耐用年限的青铜环。

        这青铜棺椁历经两千年,上面的悬扣的青铜环早已到达了服役年限,本来就是绷断的临界点,被姜洋很轻松就砍断。

        瞬间打破青铜棺的悬吊,姜洋的反应很快,敏捷地翻身一跃,如同灵猫一般,从棺椁上面跳下远处。

        就在姜洋离开的瞬间,只听见轰隆一声,青铜棺椁落地,余势未消,竟然将墓室的地板砸出一个两米多宽的地洞。

        姜洋还算有点先见之明,对于有暗室并不是很惊奇,而花铃儿就惊讶得目瞪口呆了。

        尘埃落定之后,姜洋才说道:“下面应该是隐藏另外几具棺椁的暗室。”

        说完,他走到洞口前查看起来。

        此时的青铜棺椁半截在上面的墓室,半截已经落到下面的暗室。

        划了一个煤油球丢下去,发现下面的暗室差不多两米高,以实木木枋建造,木枋粗细如同成年人的腰身一般大小,通体漆黑。

        不用多做验证,没有腐坏便可肯定那些木枋都是阴沉木,可变成了黑色的阴沉木,那就有点问题了。

        阴沉木水沉满浸会变成白色,水浸不足的话只会变成黑色。

        暗室下面没有水,那便说明这黑色阴沉木是受潮而成。

        这让姜洋很疑惑,按理说,这献王墓可是传说中的神仙穴,放水防潮的措施应该做的非常才对,而现在恰恰有违常理。

        “师哥,下面真的有棺椁。”花铃儿有些惊喜地喊道。

        可不是,在青铜棺的下面真的有棺椁,而且棺身有点异常,散发着淡淡的绿色荧光,绝非俗物。

        献王老儿狡兔三窟,修建了这地下室,放置的棺椁肯定不简单,葬的不是他献王的话,估计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

        就在这时候,一声“咯吱”的声音突兀地响起,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剧烈摩擦一样。

        然后“噗噗”的轻微沉闷声音也随之响起,姜洋和花铃儿一下子把注意力集中到青铜棺上。

        两人同时想到。

        “退开一些!”姜洋一把拉着花铃儿后退。

        青铜棺椁震颤了几下,棺盖直接翻滚弹开,而里面的正主一下了跳了出来,皮色如铜,面部乏毛。

        “这是铜甲尸,你退后面去,我一个人对付它。”姜洋把花铃儿往后推。

        “你可以吗?”花铃儿有点担心地问道,铜甲尸可是与先天筑基期练气士同阶,而姜洋和她都不过是炼气期的练气士而已。

        “把‘吗’字和问号去掉。”姜洋开玩笑地回道。

        铜甲尸适应了周围环境之后,感应到姜洋两人的阳气存在,便开始行动,跳向他们这边来。

        姜洋不退反进,脚用力一跺,欺身靠向铜甲尸,在碰撞之际,翻身一滚,后脚跟如同甩鞭一般直接抽在铜甲尸的胸膛出。

        “咔擦”一声,铜甲尸骨碎倒飞,重重地摔倒在地。

        花铃儿眼睛一亮,知道姜洋使的是魁星踢斗绝技,却不想威力这么强大。

        落地的姜洋以手撑伏着,很快就能够再次起身,越过青铜棺,然后一张镇尸符快速地贴在将要起身的铜甲尸头上。

        铜甲尸的行动哑然而止,一动不动。

        可姜洋的行动却没有停止,反手便是握紧的玄铁匕首,然后用尽力气狠狠地扎在铜甲尸的胳膊关节、双腿和胯骨的关节处,卸掉这些关节,最后便是铜甲尸的颈椎……

        一翻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完成……最后,姜洋才站起来,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师哥,你太厉害了。”看到姜洋这么轻松做掉铜甲尸,直接扑到他身上的花铃儿高兴地夸赞道。

        这可是越级挑战啊!

        姜洋笑着把身上的花铃儿放下来,说:“这铜甲尸应该只是刚进阶而已,它脸上的白毛还有一些。”

        毛尸晋升为铜甲尸,全身的白毛会褪掉,然后外皮变得如同青铜一样硬固。

        不过如切金断玉一般的玄铁匕首,加上姜洋以真气驱使,自然可以对铜甲尸破防。

        “镇尸符可以暂时镇压它一段时间,也足够我毁掉它的全部行动能力。这里条件有限,暂时没有办法杀掉它。”若是毛尸,姜洋是绝对有手段杀死的,就像在瓶子山杀死“尸王”一样,可铜甲尸却不一定。

        铜甲尸体内凝聚的阴气比非常凝结,不像毛尸那般容易驱除。

        “真的没办法可以彻底杀死它?”花铃儿问道。

        “有是有,但是会损伤我们的元气。”姜洋耐心地回道。

        “我们的血?”一点就通,花铃儿也不是很笨的。

        姜洋点了点头,然后把青铜棺拉了上来,将铜甲尸塞回去后再盖上棺盖,原位封好。

        短时间内,它是无法再次出来折腾了的。

        有一点让姜洋比较郁闷,这些铜甲尸以上级别的尸类,若是没有驱除阴气和煞气手段,强行暴力地去杀死它们的话,最后都是毛都不剩。

        都说着僵尸是承载天地怨气、阴气、煞气所生,可载体毕竟还是由人体构成,只不过驱除阴煞之气的方式太过爆裂,连带载体一起驱散了。

        如果不驱除尸类体内的阴煞之气,却又不算杀死它们,就算控制住它们,却是无法直接进行回收的。

        比如之前的血尸和八手无头赤衣尸,若是当时姜洋有比较温和的阴煞之气驱除手段,就会得到它们的载体,给超能兑换系统回收的话,绝对是一笔不少的超能积分。

        这便是姜洋比较郁闷的地方。

        辛苦战斗一场,最后不是毛都不剩,就是还没把敌人消灭。

        收拾好心情,姜洋转身查看周围的环境,这地下的暗室全部都是用实质木枋建成。他身手探下去,感觉下面湿气真的很重。

        刚才铜甲尸的起尸不仅仅是因为动静过大吵醒它,与这地下湿气也有很大的关联,地下湿气可以说是阴湿,含阴气。

        认真一看,姜洋发现暗室下面的棺椁竟是一口石棺,而且是能够发光的玉石棺椁。

        不,应该是石晶,成块的石晶,比玉石还稀罕的奇物。

        这么大的一块石晶做成的棺椁,其价值连姜洋一时之间都估算不出来。

        姜洋眼中冒光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