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28章 无头赤衣尸

第228章 无头赤衣尸

        “快戴上防毒面具!”看到血红色的气雾,姜洋立即命令道。

        二话不说,都带戴上了防毒面具,就连门外观望的花铃儿和红菇凉都戴上了。

        两人若不是担心姜洋他们,估计早就跑出了宫殿。

        随着血红色的气雾散开,姜洋感觉墓室内的温度已经降至冰点,仿佛随时可以把他们冻住一般。

        “咯咯咯……”悚人的笑声变得越发震耳。

        “啪!”一只手从棺椁里面伸了出来,搭在棺椁的边缘上。

        ……

        “啪!”又一只手从棺椁里面伸了出来,搭在棺椁的边缘上。

        “啪!”又又一只手从棺椁里面伸了出来,搭在棺椁的边缘上。

        “啪!”又双叒一只手从棺椁里面伸了出来,搭在棺椁的边缘上。

        “啪!”又双叒叕一只手从棺椁里面伸了出来,搭在棺椁的边缘上。

        ……

        八爪怪!

        这是三人的第一印象!

        实锤了!那口棺椁里的是一只八爪怪!

        陈俞髅脸色变得很难看,这场景比瓶子山那个“尸王”还要森然,这八爪怪岂不是比“尸王”还厉害。

        在姜洋看来这又是一头匹敌枯亡巨树血尸的存在。

        “哗啦啦!”

        一身红色的身影立了起来!

        “无头赤衣尸!”嗻咕哨脸色大变。

        这分明就是一具无头且身穿大红色殓服的煞尸,难怪起尸的气势如此恐怖。

        在古墓里最忌讳的就是看到穿红色殓服的阴尸,这一类的阴尸百分百会起尸,而且都是极其凶的煞尸。

        煞尸加无头和八手就是变异煞尸,更加不简单!

        姜洋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世俗间中尸类的力量等级由低往高分别是毛尸、铜甲尸、银甲尸、金甲尸,而铜甲尸与大妖同阶,若之前那头血尸是铜甲尸圆满期的话,现在这头不差于血尸的赤衣尸估计也是铜甲尸圆满期。

        这可是等同于筑基境圆满期修为的修行者啊,岂是弱者。

        “快跑!”见势不妙,姜洋迅速反应过来便是逃离这里。

        这里可不是山林,墓室太狭窄,不适宜作战。

        修为不够,地利来凑,这才是上策,就像他们之前对付那血尸一样,扬长避短才能胜利。

        狭窄的墓室显然不是有利于他们的地形。

        二话没说,三人便往外跑。

        到了门口,都没时间解释,一声“跑”就催促着花铃儿和红菇凉跑走。

        相互信任的她们,不会在这时候拖后腿,快速地往外跑。

        “碰!”

        后面的动静极大,姜洋回头的一下子,看到无头赤衣尸已经冲出了墓室,撞到甬道转角的墙壁上,而被封禁的阴气就是解脱,如坝塌的洪流一般,快速地涌出来。

        那封邪符也如同年久失修的腐木一般,被无头赤衣尸身上浓郁的阴气腐蚀燃烧掉。

        “这赤衣尸无头,是怎么发出声音的?”陈俞髅一边跑一边问道,神情还带着惊骇。

        “邪物岂是常理能解释的,别浪费时间纠结,跑动时注意脚下。”姜洋快速地回应着。

        五人的速度加快,跑出了甬道,又跑出宫殿。

        后面哗啦啦地响得不停,那些石碑、石柱,尽皆被无头赤衣尸撞倒而损坏,而它那身穿了两千年的大红衣裳也彻底报销,变成了破布条,露出了那丑陋难看的身体。

        着实令人恶心得想吐!心里非常不美!

        偶尔回头看到的姜洋、嗻咕哨就是这样的想法。

        女的?男的?

        无法分辨,反正都是怪物。

        就因为雌雄难辨,造成的心里阴影到是不大。

        五人跑出了宫殿外,战场就变得宽敞,各自找到建筑物隐蔽起来。

        无头赤衣尸没多久便跑到宫殿大门口,那浓郁的阴气如影随形,渐渐地向四周散开。

        没多久,本来烈日荣阳的环境渐渐地变成阴气森森的环境。

        “封禁了两千年的阴秽之气果然不简单。”陈俞髅惊叹地说道。

        “注意警惕,这环境的改变会让这阴煞的赤衣尸活动自如,不会惧怕烈日。”嗻咕哨提醒道。

        话音刚落,就见到无头赤衣尸已经迫不及待了。

        “嘿嘿……”

        身形一动,它从那殿门中冲了出来,直直扑向柱子后面的姜洋。

        姜洋连忙往后退,但那根水桶一般粗的石柱却被无头赤衣尸轻易地撞倒。

        还好姜洋闪得快,没有被石柱压到。

        转瞬间,姜洋已经取出钨金钢刀进行护身。

        无头赤衣尸出来之后,让姜洋五人都暴露了踪迹,也不知道它怎么感知人的存在,可能是根据周围弥漫的阴气来感知。

        花铃儿保护着红菇凉远离青玉阶梯,只有三个男的距离无头赤衣尸比较近,因此它就近攻击,基本锁定了姜洋。

        这无头赤衣尸的速度也不慢,再姜洋躲开倒塌的石柱后,它便已经追击而上。

        姜洋挥着钨金钢刀砍在攻击他的尸手上,只感觉砍在了铁皮上面,那只尸手上也只留下一道划痕而已。

        反应敏捷之下,姜洋左闪右避,但还是被一两个尸手攻击到,八只手的攻击频率太高了,让姜洋防御不过来。

        姜洋受伤了,被无头赤衣尸尖利的手指划伤了。

        而它也不好过,那划伤姜洋的手被姜洋的冥凤之血腐蚀得直冒青烟。

        另一边,嗻咕哨和陈俞髅也不是仅仅在观战,嗻咕哨取出两捆钻天索,丢一捆给陈俞髅。

        “怎么做?”接过钻天索,陈俞髅疑惑地询问道。

        “知道关于蜘蛛有一个作茧自缚的成语吗?”嗻咕哨反问道。

        陈俞髅灵光一闪,便明白了。

        蜘蛛的优点便是八只触手,伸缩自如,增强弹力,专门理顺自己的蛛丝。

        八足是蜘蛛的优点,同样也是缺点,一旦八足被束缚,它便如待宰的羔羊。

        嗻咕哨的想法便是用钻天索困住无头赤衣尸的八只手,限制它的行动,那姜洋对付它就方便多了。

        想法是好的,只是无头赤衣尸得力量还没有探明白,恐怕计划会有疏漏。

        而姜洋见到自己体内的冥凤之血对煞尸有巨大伤害力,心里已经没有那么紧张,而且伤口的疼痛也感觉没那么强烈。

        血脉这么明显的克制,尸毒也不怕了,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想到这里,他便主动进攻,缠住无头赤衣尸,免得他攻击嗻咕哨和陈俞髅两人。

        他们这一个没有觉醒血脉,一个是没有如冥凤血脉这样强大血脉。

        一旦有人沾染了尸毒,就算有姜洋这个大中医在,死或许不至于,但绝对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