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26章 红衣闪婆

第226章 红衣闪婆

        宫殿很大,明器很多,但姜洋他们不求速度,只求安稳安全。

        一些水银、毒针等障碍都被他们一一避开,轻取其中的明器。

        某些具有相当高昂收藏价值的明器,姜洋还是保留着,并不是全都进行回收。

        即使这样,他的超能积分也以倍数进行增长。

        什么青铜巨像、黄金王座、盘龙玉璧、青铜钟、金丝楠木屏风……通通回收……

        超能积分+……

        已积攒到上百万的超能积分,让姜洋激动不已。

        前殿清空了之后,一行人走进王座之后的后殿。

        殿中碑石林立,另有独特显目的八堵壁画墙,比较吸人眼球。

        这八堵壁画墙上面雕刻的壁画,具有很多内容,与其附近石碑碑文相结合,似乎就是滇国的史料纪事。

        粗略地看了几眼,那简直就是一幅幅战争绘卷,什么战役、屠杀、俘虏、征服,尽显其上。

        就是没有一点关于献王墓或者地宫的内容。

        “都过来!”不远处的陈俞髅喊道。

        姜洋疑惑地走了过去,只见一件甚是奇怪的青铜鼎。

        这密封的青铜鼎比人还高,足有六,形状是半跪的麒麟神兽,造型苍劲古朴,拱鼎嘶吼。

        “这巨鼎密封而存,里面可能有着什么东西?”嗻咕哨猜测道。

        “就算有东西,也不可能是活的吧。”花铃儿心存犹疑,毕竟这里封闭了两千年,就算是妖兽也会饿死。

        “当当!”陈俞髅使用小神锋敲了两下,青铜之声很清脆。

        “嘿嘿嘿……”一阵诡异的女人笑声突兀地在宫殿内响起。

        这声音如冰似霜,冰寒无比,让人听了寒毛直立。

        “什么人?”姜洋大声喝道!

        “发丘印,摸金符,护身不护鬼吹灯;窨沉棺,青铜椁,八字不硬勿近前;竖葬坑,匣子坟,搬山卸岭绕着走;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我们这是撞到黑星啦!”陈俞髅听到这鬼笑声,不由自主地读出这几句倒斗界的行话,说明他们遇到大凶了。

        死尸穿着大红没有杂色的丧服,死人脸上带笑,都是大凶之兆。

        在坟地里听见尖细的笑声,不是鬼就是祟,也只有鬼魅才这般发笑。

        古时的摸金校尉都管这些不吉利的叫做“黑星”。

        “黑星”在相术中又叫鬼星,凡人一遇黑,肩头天地人三盏火就会熄灭,犹如万丈深渊之上行走独木桥,小命难保。

        这阴暗的宫殿里,虽然没有见到主墓室,但却不一定干净。

        陈俞髅敲响青铜鼎,似乎惊动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五人神色严肃地戒备了起来,就连花铃儿背着的怒睛凤鸡都躁动了起来,“咯咯”地低鸣着。

        只是环顾四周,竟然没有发现,而那笑声却一直在耳边环绕,非常烦人。

        姜洋不得不打开血脉神通凤目灵瞳,陈俞髅也同样打开天生神通夜眼。

        接着,两人猛然地同时抬头,注视着后殿的穹顶上,锁定在那里。

        只见那里有一个长袍宽袖的红衣女子,晃晃悠悠、悄无声息地飘荡于空中。

        两人关上神通,快速把手电筒照射过去。

        红衣女子的模样立即暴露在众人的眼中,特别是那红色长袍里空空荡荡的,长摆又紧紧地贴在殿堂四面高处的墙角,似乎仅有一件空衣服悬挂在空中。

        那鲜红的服饰非常鲜艳,样式与之前见过的壁画中的某幅画有相似之处,想来就是古滇国女人穿的殓服。

        “从这奇怪的服饰上看,是夷人中大巫的巫袍,在墓中这般穿着的通常是闪婆,又称鬼婆。”陈俞髅再次出声说道,倒是有一番见识。

        “她好像只有身子和头,并没有脚,不挂不悬,就随风飘着一般。”花铃儿的声音有些颤抖,小手已经情不自禁地扯上了姜洋的衣襟。

        “闪婆这东西我也有所闻,说是可以通过服用药物,在出现幻觉的状态下与神进行交流的女巫,虽然名为‘闪婆’,倒并不一定是上了年岁的女子,也有可能是年轻的。这样的巫女,在夷人中地位极高,假以神的名义,掌握着全部话语权。却不想现在碰到的是阴诡之物。”嗻咕哨想起自己了解的,与现在实际所看到的相异,心里也大感诧异不明。

        被发现的闪婆,静静地注视这姜洋他们,一动不动,那尖细的笑声也不再发出来。

        几个呼吸之后,在他们以为没事的时候,闪婆的脑袋微微晃动,左右扭动了一下,暗红的小嘴裂开,那尖细的笑声又发了出来。

        “咯咯咯……嘿嘿嘿……”这闪婆竟然朝着他们阴笑。

        两位女性吓得叫出了声,而三位男性也感觉头皮发麻。

        五人快速地向着石碑那边退去,远离那闪婆的下方。

        反击也随之而起,陈俞髅直接抬手就是一枪。

        “碰!”一梭子弹直接命中那闪婆的身体,但是并没有让闪婆发生任何变化,而那子弹带动了红色宽袍,使得闪婆露出了一截身体。

        “这是什么鬼东西?”花铃儿惊呼道。

        因为这截身体并不是人身,而是虫身,大多数虫子一样的半截身体。

        “又是痋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献王老儿修建这宫殿后,用活人施以痋术,从而弄出这样半人半虫的邪物。”姜洋猜测道。

        “那活人可能还是夷人大巫。”陈俞髅补充道。

        “把她弄下来,不然一直顶在头顶上也是个威胁,毕竟这东西里面都是痋毒。”姜洋建议道。

        嗻咕哨点了点头,然后取出他那两把驳壳枪,和陈俞髅一起不断射击,一下子把那装扮成闪婆的痋人打得千疮百孔。

        最后,痋人从宽袍中脱落了下来,砸到了地板上面,黏糊糊……

        五人再回到六足巨鼎边上,姜洋二话不说便把它给回收了,至于里面装的是什么,他才懒得理会。

        却不想超能兑换系统回收也只是检测到青铜巨鼎而已,给了姜洋五千超能积分,这就没有了下文。

        姜洋不在意,只觉得青铜巨鼎里面可能是骨骸,被献王老儿进行烹尸祭祀后留下的尸骸或者干尸。

        想到这里,姜洋就觉得恶心,不过已经处理,就不要再去脑补恶心自己来。

        晃了一下脑袋,他照着手电筒继续探查下去。

        宽敞的宫殿除了前殿和后殿之外,还有左右偏殿,没有全部清空这里的奇珍异宝,他们也走得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