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22章 杀不死虫,深夜讲故事

第222章 杀不死虫,深夜讲故事

        法子有效,不死虫被前面爆炸的手榴弹吓得改道而行,百多米的距离变得更加远了一些。

        这样子,姜洋便有了机会靠近不死虫。

        不知疲倦的姜洋在不死虫改变方向之际,截道直行,一跃而起,落到不死虫的脑袋上,双手握着玄铁匕首直插入其脑壳,那防御的黄金片甲也挡不住玄铁匕首的锋利。

        玄铁利器,切金断玉并不是说说的。

        不死虫受此重创,奋力地晃着头,想要甩飞头上的姜洋,却让姜洋借力带着玄铁匕首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横流。

        “嗷!”

        不死虫高高地昂起头发出震天的吼叫声!

        即便溶洞再宽阔,也禁不止传回一道道回声。

        紧接着,不死虫的头颅倒在了地上,整个身体开始翻滚,尘土四扬!

        地上还没来得及起身的姜洋不得不狼狈地翻身躲开。

        过来差不多半分钟,地面湿漉漉了一地,都是被不死虫的鲜血浇湿了。

        而不死虫也慢慢地停止了死前的挣扎,到最后一动不动。

        花铃儿几人都跑了过来,她把姜洋扶起来后,检查了一下,发现没受伤才放心。

        “这怪物应该死了吧?”陈俞髅脸色带着喜色,这封邪杀妖确实有点让人兴奋,传出去都会让他涨面子,毕竟这不是谁都能做得来的。

        “应该只是暂时假死,若它还能回到水潭中,还是会恢复的。”姜洋摇着头回道。

        “嘎,那不能让它回到水里去。”陈俞髅听到姜洋摇头的回复,吓了一跳,顿时不愿意了。

        只见他小心地走到那不死虫巨大的头颅前,毫不犹豫地拉了一个手榴弹,顺手塞到不死虫的半拉脑袋里面,撒腿就跑。

        “轰!”

        这下可把不死虫的脑袋炸得千疮百孔,脑浆潵得一地,死得不能再死。

        姜洋走了过去检查了一下,确定这不死虫已经彻底死去,连忙联系超能兑换系统,把它回收。

        “叮!检测到大妖不死虫的尸体,回收价格为38000超能积分,是否回收?”

        “回收!”

        姜洋从这不死虫的价值上判断,这不死虫应该也是处于大妖境圆满的妖兽。

        之前姜洋催动镇妖幡后,它还能动弹,就已经说明它的修为不低。

        却也证实了姜洋催动镇妖幡之后,最多能够镇压大妖境后期修为的妖兽,这之上强大的妖兽,受到镇妖幡的影响会变弱很多。

        解决了这恐怖的不死虫,五人又歇息了一会儿,可算是能够放松一下。

        毕竟一山不容二虎,强者都有领域的,这洞窟有这强大的不死虫存在,估计也容不下其他的妖物。

        姜洋他们杀死了不死虫,短时间内不会再出现危险。

        休整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他们继续前进,绕过水潭,穿过乱石堆之后,最后发现这个洞窟也是圆形的,却并未发现有墓冢的痕迹。

        “前面那个洞窟也是圆形的,现在这个洞窟也是圆形的,中间还有一个圆形的接口,这像不像一个葫芦?”陈俞髅猜疑地说道。

        嗻咕哨愣了一下,赞同地点了一下头。

        “葫芦山窟!这形容也可以。”姜洋也没有反对意见。

        最终,他们发现了一条小溪流,而且是活水的。

        “顺着溪流走,应该就能够找到出口。”姜洋肯定地说道,墓冢不在这个葫芦山窟里,说明这里只是献王老儿为了保护阴宅而设置阻拦,他的阴宅更在前方。

        五人顺着溪流走着走着,最后走到一个洞口,溪水从这洞口流出去,然后便是一挂瀑布。

        没有听到水流冲击的声音,说明这瀑布还非常的高,不下五十米。

        当他们走出洞口之时,发现天色非常漆黑。

        底下又是漆黑一片,手电筒照射的时候,也只看到水雾弥漫,模糊不清。

        姜洋看了一下星辰夜色,推算几下,发现现在不过是子时而已。

        “现在的时辰大概在子时,这里到下面的高度不清楚,下面又太黑,我想暂时在这里休息一晚,天亮了再下去。”姜洋建议道。

        这建议当然没人反对,五人行走了一天,又与妖兽邪物大战了好几场,无论是身心还是精神,都疲劳不已。

        他们是武者,但不是铁人,休息还是要的。

        风轻云密,月暗星稀,天气不佳……

        篝火熊熊起舞,火星噼啪吟唱……

        花铃儿和姜洋靠在一起,嗻咕哨和红菇凉靠在一起,只有陈俞髅孤零零一个,让他感觉怪悲凉的。

        姜洋斜眼看到陈俞髅有点悲苦的表情,便打趣道:“陈兄也老大不小了,老把头就没有给你置办家室?”

        说实在的,像陈俞髅这样年轻有成、家大业大的首领,近三十都没成家,确实有些让人意外。

        陈俞髅听了这话,嘴角一抽,有些发窘,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哧!”看到陈俞髅这幅表情,红菇凉忍不住笑了。

        姜洋灵光一闪,瞬间会意,觉得其中必然有故事。

        “其实,老大在两年前就差点成了亲。”红菇凉看到嗻咕哨等人疑惑的神情,便笑着说道。

        姜洋心里八卦了起来,就是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故事。

        “什么情况?”花铃儿好奇地问道。

        “老大,可以说吗?”红菇凉还是有在乎陈俞髅的面子,没有直接说,而是征求了一下。

        陈俞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没什么不好说的。”

        见陈俞髅同意,红菇凉便在姜洋三人期待之下,慢慢道出陈俞髅的故事。

        两年前,老把头确实给陈俞髅安排了一门婚事,而且是门当户对的婚事,那新娘是金陵城的大户家小姐。

        那小姐自幼读书,是位知书达理的知青,只不过在结亲前并不知道陈俞髅是做什么的。

        就在亲事将近的前一些时间里,那小姐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陈俞髅做的是掘坟盗墓损阴德的活计,而且还是头目,顿时就反悔了这门亲事,离家出走啦。

        嗻咕哨和姜洋听完红菇凉说的故事,沉默了。

        盗墓确实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