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20章 勇往直前

第220章 勇往直前

        吐槽无伤大雅,却有点浪费时间!

        就这点时间,那些水黾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快速地在河面上奔跑,向姜洋这边河岸跑来。

        姜洋思索了一下,便明白缘故。

        碧眼紫金蟾是水黾的克星,它们活着,水黾不敢到河上来。

        现如今,碧眼紫金蟾都死完了,水黾没了克星,自然敢上到河面潇洒疯狂开派对。

        不过这情况就有点糟糕,本来以为渡过河流就不会受到水黾的包围威胁,可现在却不一样。

        即便是等他们渡过了河流,恐怕也要被水黾包围。

        嗻咕哨他们也看清这局势,左右都没有办法。

        “先过来再说!”姜洋大声喊道,始终都要前行的,干嘛不在包围中突围而去?

        还没等嗻咕哨等人回应,姜洋已经将飞虎钩甩了过来,带着钻天索一起。

        嗻咕哨精准地抓住飞虎钩,然后向花铃儿点了一下头。

        花铃儿没多说话,直接接过飞虎钩,后退几步后再助跑一跃,轻身术也是用得非常巧妙纯熟。

        姜洋与花铃儿心有灵犀,配合很默契,在花铃儿于最高点之时,快速地拉扯收绳,花铃儿也借力着飞到了对面河岸。

        花铃儿安全落地,微笑地看了看姜洋。

        “水黾快过来,你先准备火把。”姜洋把预防工作丢给花铃儿,他还要继续接人过来。

        轻车熟路之下,陈俞髅也同样渡过了河流,然后和花铃儿准备数个火把防御水黾。

        再到红菇凉……嗻咕哨最后,大家顺利地渡过了河流,但水黾已经包围了他们。

        姜洋眼神一睁,快速拿出玄铁匕首,在手掌中一抹,向前一甩,鲜血四射。

        那些被血珠射到的水黾,立马像是被浓硫酸浇到了一般,滋滋地冒起了白烟,死了一大片。

        献王养出来的变异虫子,那就是邪物,姜洋的血对它们来说就是巨毒,沾之必死。

        而前方也开出了一条路来,但没多久,水黾避开姜洋的血液后,又开始围起来。

        花铃儿担心地看着姜洋的手,那一抹的伤口可不小,不然也不会甩出那么多的水珠。

        “快走!”嗻咕哨见状,知道耽误不得,机不可失,否则姜洋的血就白流啦!

        五人朝着水黾稀少的方向突围,这包围还没有形成,比较容易突围。

        好在他们穿的都是皮靴和皮夹克,有一定的防御力,一两只爬到他们脚上的水黾,还没来得及下口咬人就被他们踢脚甩掉,还有爬到身上的也快速地用手拍掉。

        五人速度很快就跑出四五十米远,而那些水黾渐渐地不再追来。

        姜洋猜测,那些水黾离不开那条河流太远。

        “呼……总算摆脱了,那么多的水黾,看着就头昏眼花。”陈俞髅庆幸自己还能活着离开。

        花铃儿和红菇凉也差不多如此,毕竟密密麻麻的水黾看起来就非常恐怖。

        不过,花铃儿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拉起姜洋的左手,看到那道伤口,有些不忍视。

        “下次不要再放血了,要放就放我的。”花铃儿心疼地一边包扎一边说着。

        “我气血旺盛,放点血没事的。”姜洋微笑地回道。

        “咦!那是什么?”四处照射勘察的嗻咕哨发现前面不远处有异常。

        嗻咕哨的惊疑引来姜洋等人,纷纷走过去照射手电筒。

        “这好像是一座祭台!”看清了全貌之后,姜洋猜测道。

        这是一座由大块大块的石砖砌成的平台,宽约二十米,高约三米,看起来很巨大。

        “这里不会又有什么猫腻吧?”经历了之前山谷里的祭坛,陈俞髅不由得疑神疑鬼。

        “到了这里,只能随机应变,不可掉以轻心。”嗻咕哨的神情非常慎重。

        五人小心翼翼地爬上祭台,在中心的地方有两条竖立的石柱子,上面还挂着两条生满锈迹的铜链。

        “这是锁人用的吗?”陈俞髅发问道。

        姜洋皱着眉头,摇了摇头,他也不清楚这祭台是用来干嘛的,这铜链又是用来锁住什么东西。

        或者是人,又或者是妖物!

        用人来祭祀吗?估计那献王老儿也做得出来!

        “啊!”花铃儿忽然地惊叫起来。

        其他人猛然转身看过去,姜洋三两步走到花铃儿身边,担心地问道:“怎么啦?”

        “那边好像有人!”花铃儿照着手电筒,指着一个方向颤声地说道。

        姜洋也照着手电筒看过去,看得不是很清晰,然后默默地打开神通凤目灵瞳,这下终于看清楚了。

        只见祭坛前方不远处,生长着茂密的水草,这水草可不一般,比寻常的水草大很多,又高了很多。

        更加诡异的是,在无风之下,水草竟然随意地摇摆扭动着,就像跳舞的女郎一般,摇曳着腰肢,非常性感。

        难怪花铃儿看错是人。

        不过,在如今的环境下,这可比人还恐怖。

        无风自动!

        明显就是诡异非凡的邪物!

        “是一些不寻常的草,能够无风自动,我不确定是否危险。”姜洋把看到的说了一下,安抚了其他人紧张的情绪。

        “陈兄!”姜洋向陈俞髅喊了一声。

        陈俞髅走到姜洋身旁:“怎么了?”

        “听一下,看看接下来该怎么走。”姜洋说道,周围有这么高的水草围着,方向已经不能确定,只能让陈俞髅来听路。

        陈俞髅点了一下头,从腰间拔下手枪交给姜洋。

        这时候已经顾不得惊不惊扰到危险的东西,之前在死水潭的那边已经开过枪,该惊扰的早就已经惊扰啦!

        “嘭!”一声枪响!

        陈俞髅闭上眼睛认真倾听,其他人安静地等待着。

        几个呼吸过后,陈俞髅张开了眼睛。

        “前面有一个圆形的洞口,不是很大,就在那诡异草丛的后面。”陈俞髅坚定地说道,他对自己的听风闻雷术还是非常自信的。

        “走!”姜洋喊道。

        祭台没有危险,他们还要继续勇往直前,直捣献王墓!

        当他们走到茂密如林的草丛前,不得不止住脚步。

        姜洋伸出右手试探了几下,并没有任何异常,他以为没有事,可当他走近一步后,那些水草竟然向他的左手缠绕过去。

        这可把他吓了一跳,立即退了回来。

        “是血腥!这些水草有血腥味向性,估计会吸血。”嗻咕哨看到,立即就反应过来。

        这片无风飘荡的草丛果然诡异非凡!

        姜洋听后愣了一下,然后取出皮手套带上,再让花铃儿用绑带扎好,让右手密不透风。

        接着,他就伸手过去测试,发现那些水草不再向右手缠绕,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陈俞髅之前受过的伤虽然治疗有半天多的时间,但是也不会那么快愈合,血腥味恐怕还存在一些。

        姜洋只能把食用水供应出来,让他清洗一番,再换上一套新衣服,全副武装后才行。

        让陈俞髅靠近水草,发现水草没有异动,可见他们的处理非常得当。

        也就是姜洋拥有储物空间,带足物资,否则恐怕难以继续前进。

        全副武装之后,五人怀着高度警惕的心境走进草丛里,他们也必须穿过这片草丛才行。

        草丛里的地上有很多白色的骨骸,显然是遭到水草的杀害,遗留下来的无数白骨骸骸。

        幸好阻拦他们的草丛带不是很宽,也就二十米,姜洋几人很快就闯过了吸血水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