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17章 森林化石,红菇有喜

第217章 森林化石,红菇有喜

        手电筒灯光所照之处,前面一片光亮。

        随着视野的明朗,一幅壮观得可怕的自然景观出现在五人眼中。

        原来那些奇形怪状的乱石都不是山腹岩石,而是生长在远古时期的大型森林树木的化石。

        有藤萝植物,也有荆棘植物,还有一些珊瑚状的水生植物……远古时期的一些非常大型的蕨类植物,放在当代,是无法生长成那样的。

        它们经过千万年的演变成为了化石,这也不是很意外的事情。

        “一般所能见到的化石,大多数都是动物的化石,因为动物的骨骼、牙齿等无机物很多,腐烂的速度极慢。

        有的在经过周围矿物质影响,长期沉淀就会形成裸露的有机物,成为真正的化石。

        但植物化石却非常罕见,通常植物腐烂的速度都比动物快得多。

        没想到我居然在这里能够见到植物的化石。”

        姜洋一边走,一边仔细认真地查看,同时把化石的形成原因讲解出来。

        植物化石比动物化石珍贵得多,毕竟历史更为悠久,对考古界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这让我想起之前在丛林里看得的花岗岩,那就是火山附近经年累月至几万年才形成的,也就是说这遮龙山以前有可能是火山。

        在火山喷发之后,岩浆把森林里的植物瞬间炭化,甚至还没来得及燃烧就直接被埋藏于地下,经过千万年后形成了炭质的化石。眼前的这些化石想来是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前形成的化石,不知道什么原因,才显露在这山洞里。”姜洋对于化石的认知也有些心得,起码不是一知半解,但是知道的也不多。

        “那这些化石值钱吗?”红菇凉询问道。

        “估计很非常值钱吧,毕竟是几万年以前的东西。”陈俞髅觉得化石的价值不比明器的价值低。

        “……”姜洋无语,他其实也不知道化石值不值钱,毕竟他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研究化石。

        化石确实有非常高的研究和收藏价值。

        他现在不知道,并不代表他不能知道。

        别忘了,他还有超能兑换系统。

        于是,姜洋在嗻咕哨等人诧异之中,使用玄铁匕首,撬开比较容易剥离的一截珊瑚形化石。

        然后才沟通系统,让其回收他手中一米长的珊瑚形化石。

        “叮!检测到十万年份的珊瑚化石,回收价格为两千,是否回收?”

        “回收!”姜洋脸色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他没想到植物化石这么有价值。

        那眼前的这一片化石森林,绝对会让他大获丰收。

        “你是要收走这些化石吗?”看到姜洋喜笑颜开,陈俞髅惊讶地问道。

        “不错,大家帮帮忙,能够剥开的都弄出来。”姜洋笑着说道。

        其实,他们手里头能够剥开化石的就只有玄铁匕首和小神锋,只有这两件利器可以切金断玉,自然能够划开和化石相融的沉积岩。

        因此,只有姜洋和陈俞髅动手剥离那些植物化石,恐怕也需要花费一段时间。

        也正好让他们在这化石森林里歇息。

        再者,红菇凉还是感觉非常不舒服,时不时干呕。

        花铃儿在她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一点清冷药物给她,不想她刚含到嘴里就吐了出来。

        “你到底怎么了?”花铃儿担心地问道。

        “就是老感觉恶心,想吐又没东西吐。”红菇凉皱着眉头说道。

        花铃儿听了以为红菇凉是不是中毒,连忙检查红菇凉的七窍,发现都很正常。

        精通药理的花铃儿也只是在药理和外伤等方面擅长,对于病症方面还是比不了姜洋那般精湛。

        嗻咕哨也同样担心,便将刚去忙活剥离植物化石的姜洋喊回来。

        “怎么了?”姜洋疑惑地问道。

        花铃儿详细地把红菇凉的症状说出来。

        姜洋怀着疑惑上手给红菇凉把脉,一会儿皱眉头,一会儿舒展开来,几经确定了脉象后笑着向红菇凉问道:“你现在是不是非常相吃酸东西?”

        一提到酸东西,红菇凉当即条件发射地咽了咽口水,连连点头。

        “哈哈,恭喜嫂子,恭喜师兄!”姜洋大笑了起来,他已经非常确定红菇凉怀有身孕。

        花铃儿和嗻咕哨也知道一些这方面的症状,听到姜洋笑着开口的道喜,两人就瞬间明白过来。

        嗻咕哨更是激动得一把将懵了的红菇凉抱起来,原地大笑着转圈。

        “干嘛你?”红菇凉吓得埋怨地敲打起嗻咕哨。

        “嫂子,你有宝宝了……师兄你可当心点。”花铃儿微笑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这个不知情的当局者,同时提醒一下嗻咕哨不要过于激动。

        嗻咕哨这才把红菇凉轻轻地放下来。

        这是,听到笑声的陈俞髅走了回来,疑惑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家要添丁了。”姜洋开心地回道。

        “啊?花铃妹子有喜了?恭喜……”陈俞髅愣了一下,连忙反应过来,笑着道喜。

        “诶呀,不是我,是我嫂子。”花铃儿听到陈俞髅误以为是她怀孕,急忙害羞地打断他的话。

        “哈……原来是红菇啊,那恭喜嗻咕哨兄弟,这真是大喜事啊。”陈俞髅知道自己误会,急转向嗻咕哨那边道喜。

        姜洋他们都高兴着,唯独红菇凉有些呆愣,她知道自己有喜后,回想起不久前在死水潭里看到的那些女尸和虫婴,顿时感觉一阵恶寒。

        “你怎么啦?”嗻咕哨觉察到红菇凉不对,收敛了笑容问道。

        其他人也疑惑了起来,这应该是大喜事啊,怎么当事人没有一点高兴喜悦呢?

        “哨哥,我怕生孩子,太可怕了。”红菇凉一脸惊惧,身体伴随着颤抖。

        嗻咕哨神情一噎,脸色满是为难,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自己有后,天大的喜事,可为他孕后的人却害怕生育,他该说什么呢?

        这是多么大的打击啊!

        “嫂子,你怕什么?不就是身体里掉块肉吗?忍一忍就过去了的,我等都是母亲身上掉下一块肉,伟大的母亲总是有经历的。”姜洋以为红菇凉怕生孩子的疼痛,身为医者,自然有一套安抚方法。

        “胡说!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说是开膛破肚都不为过。”红菇凉不相信姜洋的话,眼神害怕地怼道。

        “开膛破肚?怎么会开膛破肚?只有难产的才会开刀。”姜洋诧异地反问道,感觉红菇凉似乎误会了什么。

        “刚才那些女尸不就是……那样的……那样……”红菇凉吞吞吐吐地说着。

        不过,姜洋已经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了,感情红菇凉是被虫婴的事情吓到啦。

        感觉非常无语!

        献王老儿的下作能正常吗?这怎么能够拿来与正常生育比较啊?

        “我想你误会了,正常人生孩子是不会像那些痋尸一样的,具体的你就跟师兄了解一下吧,我想他懂的。”姜洋纳闷地把问题丢给嗻咕哨,拉着陈俞髅继续去剥离植物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