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213章 死水潭上有古船

第213章 死水潭上有古船

        龙,鳞虫之长;麟,毛虫之长;凤,羽虫之长;龟,介虫之长。

        龙性本淫,所以龙生九子各有所好,龙之九子各有其形,并不尽相同。

        赑屃的原型像斑鳖,与龟相似,但背甲的数目和行装均有细微之的差别。

        又有民间所传,赑屃是龙与龟所生,故而长为龙头龟状,又名龙龟。

        但凡是了解一些神话传说的人,对这赑屃浮雕都不会感到陌生。

        “是啦,这献王那么想要长生不老,信仰赑屃也在理。在古代,赑屃被百姓当做长寿吉祥的象征。它喜爱负重,任劳任怨,总是奋力地向前昂着头,四只脚顽强地撑着,努力地向前爬行,并且永不止步。”姜洋自然也看出浮雕是赑屃。

        “这边还有一个赑屃!”陈俞髅发现不仅右边石壁有赑屃浮雕,左边的石壁上面也有一只赑屃。

        姜洋等人转身看过去,看到左边石壁上真的也有一只赑屃。

        “这献王老儿是不是觉得雕刻多一些赑屃就能够长寿啊?”陈俞髅开玩笑地说道。

        “是啊,摸摸赑屃的头,活到九十九;摸摸赑屃的尾巴,遍地黄金随手抓。”姜洋也笑着敷衍着。

        这反而让陈俞髅感觉不好意思起来。

        “还别说,我曾经听过一些传闻,有人专门到墓冢里收集这赑屃的物件,估计也是非常崇尚和信仰这赑屃神兽。”嗻咕哨接口说道。

        陈俞髅听完,更加觉得无语。

        姜洋摇头一笑,继续照着手电筒查看浮雕壁画,仔细一观后却有新的发现:“这不是赑屃。”

        他觉得左边的浮雕不像是赑屃,反而像是椒图。

        赑屃和椒图均是龙之九子,一个排行六,一个排行九,这两者非常相似,毕竟是兄弟。

        听到姜洋肯定的语气,嗻咕哨诧异地看过来,还真的发现异样之处。

        “这是椒图?”他有些疑惑地问道。

        “不错,是龙之九子的老九椒图。”姜洋再次肯定地说道。

        花铃儿、红菇凉都是一脸糊涂样子,带着满头的问号看着姜洋和嗻咕哨。

        姜洋见状,淡淡一笑。

        不钻研这方面的人,知道赑屃却不知道椒图的非常正常。

        因为赑屃在神话传说中是一个吉祥之物,很多地方都随处可见,但椒图就不一样了。

        椒图,性好僻静,最反感别人进入它的巢穴,从不与外人往来,并不被众人所熟知。

        “这又是赑屃,又是椒图,献王老儿到底是想要表达什么?”陈俞髅这时候也有点想不透了。

        “不要想太多,简单地理解就行。椒图生性好闭,有镇宅辟邪之意。这椒图的作用应该就是镇压墓中邪气,把它雕刻在这里,说明山洞深处必有墓冢。”姜洋思考过这两只浮雕的意义,但是想到脑壳疼都想不透,这才回道表面层的理解上,

        不是他没有深思熟虑,而是感觉并没有多大的意义而已,反正他又不是考古的,这浮雕又不值钱。

        姜洋都这么说了,陈俞髅自然也不会想多,毕竟队伍的灵魂头脑还是姜洋。

        他们继续往前走,浮雕壁画也越来越多,渐渐地还看到一些文字描述。

        幸好这些文字还能看得清晰,而且还是姜洋和嗻咕哨看得懂的文字。

        “……偶得天书所记,神珠可让人长生不老,悟得神通……需要伟力催动,代价极重……”

        听到嗻咕哨读了一段话,姜洋静心地思索起来。

        陈俞髅沉思的内容和姜洋差不多,但他没有那么执着,一下子就回过神来:“看来这献王是真的得到了雮尘神珠,并且殚精竭虑地研究出神珠的能力,所以才荒于国事,导致献王朝一世而亡。”

        “有这种可能,他还舍不得神珠,才大费周章地到这里修建自己的墓冢,让自己与神珠埋没于世。”嗻咕哨接口说道。

        “你们不觉得矛盾吗?从这两句话上看,我读出献王的心境似乎有些无奈、怜悯的意思;可从一路上出现的人佣,还有这倾国之力修建的王墓,无一不表明这献王是为专横心狠的君王,不矛盾吗?”姜洋一脸深沉地问道。

        嗻咕哨和陈俞髅都想到这点。

        “人只有力所不及的情况下,才会存在各种无奈和遗憾,或许这献王也有他办不到的事情。”陈俞髅深思一番后,得到这样的猜测结果。

        嗻咕哨感叹道:“也许是吧。”

        “我说三位大哥,我们是来破墓寻珠的,在这里对着壁画长吁短叹,是不是有些浪费时间啊?”花铃儿这时候出声说道。

        姜洋、嗻咕哨、陈俞髅恍然大悟:

        三人相视一笑,然后才继续朝着山洞深处前进。

        走啊走,甬道就像是羊肠九曲,弯弯曲曲。

        走着走着,竟然出现了一条狭窄的阶梯山道,倾斜向下,边上还是深不见底的深渊。

        姜洋使用手电筒照射下去,是真的看到不到底。

        前面就只有这条路,不得不走。

        “都小心一些!”姜洋出声提醒道。

        他刚说完,陈俞髅就一个身形不稳,滑了一下脚。

        幸好嗻咕哨及时扶助了他,不然他铁定要摔下去。

        陈俞髅滑脚踩下去的碎石滚下边上的深渊,没多久竟然传回石子落水的声音。

        听力不错的几人都听到了这声音。

        “下面是水?”花铃儿不确定地问道。

        “应该是!”姜洋倾身向外,用手电筒照射下去,真的看得了一些水波粼光。

        估计是水的颜色比较深,之前使用手电筒照射才看不到反光,这会儿有波浪,才能折射灯光。

        没多久,五人便走到山道的尽头,来到一处平坦的石台。

        “这里怎么会有艘船?”陈俞髅照射着眼前的这艘木造古船,疑惑地问道。

        “往下的路估计在这水潭的另一边,必须乘坐这艘古船过去。”姜洋四处查看了一下,看到周围都是石壁,而眼前的是一个死水潭,没有其他前路。

        水潭的水是真的够脏,隔着防毒面具都能够闻到一点淡淡的腥臭味。

        这么脏污的水潭,谁都不想先去。

        而这里准备好的古船,说明是要摆渡的意思。

        只是这艘古船太老旧了,到处残破,还有肉眼可见的粉尘,就像是鬼船一样。

        “真的要做这艘船吗?”花铃儿有些弱气地问道,她真担心古船行驶到水潭中央的时候会坏掉,然后掉到脏臭的潭水里。

        “没办法,这水潭似乎很不小,暂时看不到尽头。”姜洋无奈地回道。

        “用听吧!”陈俞髅建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