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99章 惊险的山洞水道

第199章 惊险的山洞水道

        姜洋和花铃儿同乘一竹筏,嗻咕哨、红菇凉、陈俞髅乘坐另一只竹筏,分别是姜洋和嗻咕哨划水。

        好在物资都放在姜洋的储物空间里,每人只需要带着自己武器和照明手电筒就行,故此竹筏的承载量不大,划水前进也不费力。

        而装着怒睛凤鸡的竹筐放在竹筏上,由花铃儿用手稳固,也不是问题。

        刚才与水彘蜂厮杀的时候,端在竹筐里的怒睛凤鸡竟然纹丝不动,让姜洋大感疑惑。

        之后,姜洋打开过竹筐检查,发现这家伙非常镇定地端坐着,还用那斗鸡眼看了看姜洋。

        他们几人在外厮杀,这家伙竟然稳如泰山一般,丝毫不为所动,想想也是够气人的。

        怕水的怒睛凤鸡,到了竹筏上,更是没有一丝动静,安安静静地呆在竹筐里。

        在湖泊上的时候,姜洋并没有感觉有水流动,可在来到山洞口之前的时候,竹筏一下子就滑了进去,说明这水是往山洞里流进去的。

        如此这样,他们就不需要划水也能前进,只要掌握好竹筏方向就行。

        随着水流进入了山洞,姜洋等人都认真地警惕着,不断地照射着手电筒。

        山洞的开凿痕迹非常古老,两边山壁上还有些许人像雕刻,显然说明这山洞是人为开凿的。

        入口开始的山洞顶部的石缝中,垂吊着很多水藻木的木藤,姜洋等人不得不矮身才能通过去。

        竹排在弯弯曲曲的山洞中漂流着,掌舵的人随时使用竹竿调整竹排的方向。

        越是深入山洞中,温度越低,而且还有凉风袭人,就感觉像是有鬼怪在身旁吹阴气一样。

        洞中的水似乎并不是很深,可以看到水底下有磷光忽明忽暗地闪烁。

        虽然有灯光照射,让山洞不至于黑漆漆一片,但看着还是分外渗人。

        “这些是什么东西?”红菇凉指着那些磷光问道。

        “是叫光藓的一种植物,多生长在阴暗湿润的洞穴,能发出亮绿色的荧光。”嗻咕哨回答了她。

        越深入,山壁上面发光的光藓越多。

        姜洋发现水里除了光藓之外,还有骨骸,应该也是之前的探险者或者误闯进来的动物留下来。

        “大家小心!”他出声提醒道。

        “怎么了?”陈俞髅询问道。

        “水下发光的不仅是光藓,还有骨骸。”姜洋回道,这并不需要多解释,他们都能够听明白。

        水下有尸骨遗骸,那这里肯定就存在着危险。

        水并不是很深,大约一两米深而已,加上水道不是非常宽,就算不会水之人,挣扎几下都会碰到山壁,这里并不足以淹死人。

        那就说明,骨骸之主死于另外的凶险。

        就在这时候,竹筏的速度忽然变快了起来,是因为水流加快。

        花铃儿不明所以,顿时紧张了起来。

        “不要紧张,这是水道变狭窄后水流加快的原因。”姜洋见到花铃儿紧张的神情,立即安抚起来。

        竹筏加快,浮动也变大,他们不得不抓稳竹筏保持身形稳定,免得掉到水里。

        没多久,经过弯弯曲曲的一段水路之后,水道又变宽,水流再次变缓慢,竹筏又恢复稳定。

        这里是一个宽敞的洞窟,又非常潮湿,还有咧咧叮咚的水流声音,想来是石缝泉在往下流水。

        “水下有鱼!”红菇凉惊疑地说道,说完她就想伸手下水去捞鱼。

        “住手!这鱼不简单。”随时关注情况的姜洋急忙喊道。

        红菇凉听到姜洋的话,立即缩回了手,有些惊疑地盯着水中的鱼。

        过了一会儿,她看见水中的鱼越来越多。

        其中一只鱼浮出水面后,被她看得全貌,外表有点很凶悍的样子。

        黑色瞳孔,巩膜多为白色,恐怖大口,长着两排刀锯般参差锋利的牙齿。

        旁边的陈俞髅也看到了,脸色大变:“这是食人鱼。”

        “食人鱼?千万别被咬到,食人鱼一闻到血腥就疯狂,比深海鲨鱼还暴躁,之前看到的那些骨骸绝对是它们的杰作。”姜洋警戒着,甚至都不敢划水,任由竹筏顺流而走。

        嗻咕哨也一样。

        红菇凉此刻庆幸不已:

        没有惊动到食人鱼,五人一鸡再次平安度过一段水路。

        陈俞髅一直在最前方勘探,手电筒照射,看到一个人影在岸边,心里惊疑,再认真看了之后,发现是一尊石人佣。

        这石人佣是倒背着双手,呈捆绑的姿势,表面呈现灰褐色,五官轮廓完全模糊。

        从外形上看不出是男女,但是身材却能分辨出是成年人。

        这尊石人佣再度把姜洋等人的警惕之心提了上来。

        经过这尊石人佣后,接着一个弯道,又有不少石人佣出现在水道两边的岸上。

        “看上面!”花铃儿这时候低声惊呼道。

        众人快速地抬头往上看,只见山洞顶部高高地倒吊着一具具人形的痋茧,和之前在滇王墓中看到的一样。

        几十上百具痋茧悬挂着洞顶,一条条锁链贯穿连接着所有痋茧,有些锁链下已经空着,显然悬挂在上面的痋茧早已经脱落,跌入到水中。

        “这都是用人的尸体做成的吗?”陈俞髅咬牙切齿地询问,也不知道在问谁。

        卸岭盗门一直有着“死者为重”的祖训,看到尸体被人以痋术制成痋茧,陈俞髅当然愤恨不已。

        而且说不定这些死人还是被残害的呢!

        “太献王残暴了。”红菇凉比较直接,开口就骂了起来。

        “在那种奴隶时代,在古代贵族的眼里,奴隶连牛马都不如。”嗻咕哨感慨地说道。

        “不一定都是奴隶,应该还有开凿这条水道洞穴的工匠。”陈俞髅猜测地接口道。

        “这说明我们走对了路,顺着这条水路下去,应该就会直达献王墓所在的那个山谷。”嗻咕哨脸上露出了笑容。

        忽然,姜洋心中警铃大响,他直觉要发生大事,便向嗻咕哨喊道:“快划水离开!”

        “嗡嗡!”

        如同群蜂飞舞的声音突然从后面响了起来。

        “石人佣里面培育的是水彘蜂!”陈俞髅恍然大悟,这话也提醒了嗻咕哨等人。

        “扑通!”

        又一声巨响!

        好像是重物落入水中的声音。

        “是痋茧砸下来!”姜洋没有回头看就知道是这种情况。

        石人佣里的水彘蜂苏醒过来,飞舞的动静过大,还会触发悬挂在洞顶上面的锁链机关,然后痋茧就会掉下来。

        接着“扑通”的声音不断响起来,姜洋立刻放下竹竿,这时候已经来不及离开啦,迎面战斗才是上策。

        精心特制的火把拿了出来,分给众人,快速地点燃,火光大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