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98章 变异的水彘蜂

第198章 变异的水彘蜂

        ;

        ;姜洋和陈俞髅倾听了四五个呼吸的时间,山间的回声渐息,便同时张开了眼。

        陈俞髅一脸趣味地看着姜洋问:“你该不会是故意等我一起张开眼吧?”

        姜洋无语:

        老天作证,他是真的完全听到脑海中声形成像才张开眼的。

        花铃儿把枪还给陈俞髅,陈俞髅见姜洋不回话才顺口出声道:“这山林确实非常难行,根本就没有路经可以攀爬过去,要开道过去,人力物力不说,还很花时间。凭我们五个人的工作能力,至少都要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

        以现在的天气变化,估计短时间内会出现冷空气下降,而且在这么高海拔的山上,会形成积雪天气,之后行事会更加的麻烦。

        姜洋听完,点了点头,他确实也从声音中听到这么大概的情况。

        “那山洞呢?”姜洋问道。

        “我也只听到山洞百多米的深处,再里面就听不到,总之那山洞弯弯曲曲,非常绵长。”陈俞髅迟疑了一下才回道。

        姜洋心中对陈俞髅佩服不已,能够听出山洞百多米深处的情况,已经很了不起,就他也才听到十多米而已,之后就再无法辨析出声形景象。

        “带你来是对了。”姜洋拍着陈俞髅的肩膀笑着说道。

        陈俞髅眉毛一挑:

        就在这时候,湖泊对面忽然传来“嗡嗡”的声音,好像是成群蜜蜂飞舞的声音,非常响亮。

        按理说,这深秋季节应该不是蜜蜂活跃的时候,怎么会有成群的蜜蜂呢?

        大家都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乌黑的一团不明物体向他们这边飞来。

        “那是什么东西?”花铃儿疑惑地问道。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陈俞髅面色严肃地说道。

        姜洋神色一凛,立即出声说道:“别废话了,准备点火。”

        说完,他的手上已经出现几个火把,而陈俞髅也快速地取出火折子点燃了火把。

        一般对付昆虫,就需要用火,点火就没错。

        火是自然界中大多数生物的克星。

        飞蛾扑火那是特别的例外。

        嗻咕哨也意识到出状况,立即跑了过来。

        “这是水彘蜂,大家快逃。”尤豹熟悉滇南丛林里生长的昆虫,立刻认出了飞舞过来的东西是水彘蜂。

        水彘蜂俗称蚂蟥,嗜吸人畜血液,行动非常敏捷,会波浪式游行,也能作尺蠖式移行。

        在滇南令人谈虎色变的“水彘蜂”,是一种浅水生长的虫类,十分喜欢附着在漂浮的物体上产卵,虫卵见水就活,就像是干海绵吸收了水分一样,迅速膨胀,身体变成白色手指肚大小的水彘,两侧长出小指盖一样的鳍状物,游动的速度极快,咬起人来虽然厉害,但是飞不出水面。

        听到水彘蜂,姜洋等人立马回想之前看过的滇南资料,知道这是一种水中昆虫,可水彘蜂不是不会飞吗?

        现在这情形看起来太假了!会飞的蚂蟥,说出去谁信啊?

        姜洋把火把递给过来的嗻咕哨等人,也没有逃跑的意思,估计跑也跑不了多远就会被追上。

        “水彘蜂怎么会飞?”陈俞髅连忙询问道。

        “这是以痋术培育的变异水彘蜂,它们的双鳍已经变异,大如翅膀,可以飞行。它们非常嗜血,一头山猪被围住,都顶不过两分钟而被吸成干尸。”尤豹快速地解释道。

        现在他已经不再催促逃跑,已经太迟了,他们是跑不过飞行的水彘蜂的。

        再次听到痋术,众人便觉得眼前的水彘蜂不简单,难怪会飞行。

        一只两只三四只,水彘蜂很快就飞到他们面前。

        就像马蜂群一样,黑压压的一片!

        饿极了的水彘蜂似乎已经把姜洋等人看成猎物,扇动着翅膀,在空中围成一圈。

        它们张着那口如同乌贼吸盘一样的嘴,吓得花铃儿和红菇凉汗毛直立,尤豹也紧张得浑身颤抖。

        就在这时候,成群的水彘蜂如同箭雨一般飞袭下来。

        姜洋等人立刻拉开距离,一只手挥舞着火把打击水彘蜂,另一只手拿着各自的武器砍杀,双手并用,护卫全身。

        火焰在水彘蜂群中穿过,一只只水彘蜂被烧死坠到地上。

        刀锋过处,被砍中的水彘蜂一刀两断,也坠到地上。

        现场有些战况有些分明,攻击姜洋和花铃儿的水彘蜂比较少,攻击其他人的水彘蜂比较多。

        姜洋也觉察到这种情况,知道是冥凤血脉的气息影响。

        镇妖幡肯定无法对付这些变异昆虫,因为水彘蜂不是妖。

        好在大家的身手都不错,地上被杀死的水彘蜂越来越多,空中飞行的水彘蜂也渐渐变少。

        尤豹也终于看到了姜洋等人的异常,发现这几人的身手都比他厉害,就在刚才防御水彘蜂飞袭的时候,旁边的嗻咕哨还救了他几次,杀死偷袭他的水彘蜂。

        就连那个年龄看起来不过二十的小姑娘,其身手也比他矫健敏捷。

        没多久,最后一只水彘蜂被嗻咕哨烧死,战场平静下来。

        地上血红一片,脏污不堪。

        他们不得不离开,走得远远的。

        “应该是枪声惊动了它们。”陈俞髅一边说一边把外衣脱掉丢在地上,这衣服已经被水彘蜂的血液弄脏了。

        嗻咕哨和红菇凉也同样丢掉外衣,换上新的外衣。

        因为攻击姜洋和花铃儿的水彘蜂比较少,所以这两人基本没有沾到污渍。

        “幸好水彘蜂不多,我们才应付过来。我们还是回去吧,否则惹来更多的水彘蜂就麻烦啦。”尤豹在湖边清洗了一下后,开始劝说道。

        “豹哥你先回去,我们还想到遮龙山里面一探。”陈俞髅笑着回道。

        “什么!你们不要命啦?进入遮龙山等于送死,我知道你们身手好,但还是劝你们不要任性胡来。”尤豹听到陈俞髅说的话,大吃一惊,担心地再次规劝。

        “我们来遮龙山就是为了冒险寻宝,不可能空手而回。”姜洋坚毅地说道。

        陈俞髅见尤豹还要啰嗦,便上前阻止:“豹哥,多些你这么辛苦带路,一点诚意小小意思。”说着,塞了一把大洋到尤豹的手中。

        尤豹哪里见过这么多大洋,心动不已,而他也已经明白了姜洋等人的决意,知道劝说无用,便不再说劝阻的话:“好吧,我也拦不住你们了,只希望你们能够平安归来。”

        收了好处,自然要说些吉利的话!

        “承您吉言,多谢!你一个人回去没事吧?”陈俞髅笑着回应。

        “这回去的路我都走了十多年啦,不会有事的。”尤豹客气地回答道,然后再向姜洋等人认真地看了看,摇着头离开。

        送走了尤豹,姜洋他们就地取材,砍伐山竹,紧密地捆扎起来制成竹筏。

        这竹筏他们只想临时一用,倒也不需要太复杂的工艺,只需要捆绑严实,不会在遇到一些撞击或者水浪拍打而散架就成。

        一个小时后,两只竹筏放入湖泊中漂浮着。

        试乘无恙之后,姜洋等人就上了竹筏,向山洞那边划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