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95章 到达苗寨

第195章 到达苗寨

        次日一大早,姜洋等人早早起床,整理好行装后立即开拔出发。

        姜洋、花铃儿、陈俞髅、嗻咕哨、红菇凉,五人行!

        不!

        还有一鸡!

        怒睛凤鸡肯定要带上的,五毒克星啊,绝对是丛林里的强大帮手。

        至于陈飞鸽,这次就不带啦!

        滇王墓就已经那么凶险,可以料到未知的献王墓会更加凶险。

        所以,陈飞鸽就在陈俞髅的劝说下,带着他们的讯息返回湘阴城。

        离开昆明城,他们也是一番乔装打扮,而且还是行走不骑马。

        到了山里崎岖陡峭的山路,骑马反而没有步行来的轻松灵活。

        五人急行军走了一天,他们才走了二分之一的路程。

        “幸好没有骑马,不然就不能抄这近道啦!”陈俞髅笑道,他此时正一簇篝火边上烘烤取暖。

        近道都是一些人迹稀少的山路,甚至还要越深谷山沟、渡急湍河流,骏马难行。

        不过因为抄近道,所以他们只能在野外安营扎寨,别有一番游玩天下的意境。

        现在已是深秋,秋风瑟瑟,夜间时分还带着一股凉气,拂面吹过,令人精神振奋,同时也会感觉到丝丝的凉意。

        这一簇篝火,也能够烘暖人心。

        “条件有限,将就一下。”姜洋把储物空间中的新鲜食物和水取出来分给大家。

        “嘿!瞧你说的,我们这外出的,风餐露宿常有的事,有现在这么好的食物已经是绝好的待遇。”陈俞髅乐观地回道,手上还有些余热的烤肉已经让他馋了起来。

        大家听了也就笑笑,像一家客客气气地和睦相处。

        “说真的,你那储物法宝还真是方便,无论做什么都非常方便。放在以前,用来押镖,绝对能够称霸这一行当。”陈俞髅一边吃着烤肉一边说着。

        姜洋有储物法宝已经很肯定,花铃儿似乎也有储物法宝。

        因为他之前看到花铃儿拿出那根缚妖索法宝后,翻一下手,那缚妖索就不见了,所以怀疑花铃儿也有一个储物法宝。

        若是真有的话,这姜洋一家子可就够神秘啦!

        为什么特指姜洋一家,而不是说搬山盗门?

        身为前搬山魁首的嗻咕哨并没有一件那样厉害的法宝,金刚伞最多算是特制的机关武器而已。

        这么一想,厉害的法宝并不是出自于搬山盗门。

        被怀疑的对象也只有越发神秘的姜洋啦!

        花铃儿如此单纯,这么会藏匿藏拙,想来也是姜洋所授意。

        姜洋眨了一下眼睛,心想:

        跋山涉水的艰辛日子并不长,在三天后,姜洋五人一鸡终于来到了遮龙山脉不远处。

        他们并没有冒然进入遮龙山,而是前往距离最近的苗寨,必须找一个当地人做向导才行,避免误会而起的冲突。

        因为很多苗人都在山中设置私人“禁区”,做一些禁忌的事情,深藏着不得被外人所知的秘密。

        找当地人做向导,就是避免无意间触碰到那些禁忌。

        五人走进苗寨后,立刻引来苗人的关注。

        其中,有一个青壮的苗人大着胆子走到姜洋面前,咿咿呀呀地说着他们的语言,只是姜洋五人都没有听懂一句话。

        没办法,在不开化的苗寨里,不会有多少人精通官话。

        陈俞髅向他比划了简单的手势,青壮苗人一阵气恼,瞪着姜洋等人。

        这时候,一个六十多岁苗人走过来,向青壮苗人说了几句话后,那青壮苗人便离开啦。

        “你们是汉人?”老苗人抬着满脸褶皱的脸看向姜洋五人,神情异常平静。

        这出声的官话虽然不是很标准,带着浓重的土话味道,但是能够让人听懂。

        “老先生会说官话,真是太好了。”陈俞髅高兴地说道。

        对牛弹琴的滋味可不好受。

        “叫我先生?这可不敢当,只是年轻的时候去过中原,学过官话而已。”老苗人谦虚地回道。

        在这时代,先生的尊称都是指读过书有文化的人。

        “老先生,你好!我们是来收药草的,而且带了很多细盐来。”陈俞髅笑着说,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两袋细盐。

        收药草是他们商量好的伪装行为,免得节外生枝。

        有姜洋和花铃儿这两个中医大师在,也不担心会露馅。

        收药草好过收山货,苗人给的食物,就问你敢吃吗?就不怕被下蛊?

        一般药草他们自己都会用,想来不会动手脚的。就算在药草中动手脚,以姜洋和花铃儿的辨药能力也能够看出来。

        另外,遵循世间毒物在五步之内必有其相克之物的规则。

        嗻咕哨觉得这里应该也存在有解除和预防毒瘴的药草,所以收药草不仅可以打掩护,还可以收集物资。

        不过老苗人似乎没有那么快就相信陈俞髅的话,带着狐疑的眼神扫视他们。

        “收什么药草?”他试探地询问道。

        “收一些克毒制蜃的药草,野决明、金花豹子、凤凰草、苦地丁等等。”姜洋知道这老苗人的疑虑,就应付了一下。

        老苗人听完,觉得姜洋等人还像点样子,就带着他们回家去。

        到了老苗人的家里,这老头还没有停止试探,拿了好几味药进行试探,但都被姜洋和花铃儿一一破解,最后这老苗人才算相信陈俞髅之前说的话。

        建立了初步的信任,事情就好办了不少。

        开始的时候,姜洋等人用细盐和丝绵交换了不少药草,慢慢地建交关系。

        而花铃儿和姜洋这等漂亮俊美的人儿,也确实吸引不少年轻苗人的关注,若非一开始就向外介绍是夫妻,可能还会闹出求偶的事情来。

        对于诡异的蛊毒,就算是姜洋他也是敬而远之,能避则避。

        其实,只要不是苦大仇深,或者爱恨纠缠,苗人也不会胡乱下蛊毒的。

        熟悉之后,陈俞髅开始旁敲侧击地打听遮龙山的事情。

        “老人家,听说遮龙山里有很多稀罕少见的药草,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人深入山里取采过药?”

        “你这小年轻,活着不好吗?干嘛要去冒那个险发这种财富?”老苗人听到陈俞髅询问遮龙山的事情,立刻就教训了起来。

        在以前,确实有不少苗人到山里找到千年何首乌等珍稀,发了大财,只是后来也死了不少人,才让当地人渐渐淡漠。

        除非真的活不下去,才有人进山寻宝。

        因为原始丛林里太过神秘,有很多未知的危险存在,就连当地有丰富经验的猎人都不敢轻易去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