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92章 麻烦来临

第192章 麻烦来临

        或许祈祷的效果出乎意料,不久之后,姜洋看到那白色的雾气弥漫到营帐之时,慢慢地渗入营帐中,但是一直在缝隙处徘徊不前,似乎被天氧制造器新净化出来的空气阻隔着。

        看到这样的情形,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时间匆匆而过,天色慢慢地亮了起来,而那白色雾气也慢慢地退散回去。

        姜洋见状,掀开营帐的一角观看,只见那白色雾气从哪出来回到哪去,慢慢地从空中沉落,最后融入湖泊的水中。

        诡异无比!

        嗻咕哨他们看到白雾退去,也好奇地观看,都感到很玄幻。

        这怕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大自然奇观!

        嗻咕哨等人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可对刚才那些白色的雾气却也是初次见到。

        “幸好姜兄弟提醒得早,这才让我们死里逃生。”陈俞髅庆幸地说道。

        “这地方太危险,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红菇凉提议道。

        于是,五人快速地收拾好行装,从之前的浮桥离开。

        因为有镇妖幡的护航,路途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加上之前的闯阵经验,他们穿过山上的迷幻阵也算轻松。

        “哈,总算安全了。”

        下到山脚后,红菇凉高兴地笑了起来,之前她可是一直紧绷着神经,现在安全了,感觉一身轻松。

        再次来到那一棵疑是水沉木的湖岸边,姜洋直接举着镇妖幡下水,然后用玄铁匕首费力地截取了一段木枝。

        等他拿到岸上之后,陈俞髅自觉地拿过去进行鉴别。

        用他的小神锋试了一下硬度,又点火烘烤,嗅其气味。

        “看着品相和气味,确实是水沉木,而且是香樟木。”陈俞髅把自己的鉴定结果说了出来,确定那杨牟之前并没有骗人。

        姜洋也自己鉴定了一下,这段木枝质地坚实厚重,刮去外表的腐皮,里面的颜色乌黑华贵,断面柔滑细腻,还有淡淡的异香,确实是水沉木无疑。

        确定是水沉木之后,姜洋脸色也露出了笑容。

        这么巨大的水沉木,年份也在千年以上,价值绝对不低。

        “大家帮忙一下,先把它弄上来。”姜洋客气地向嗻咕哨、陈俞髅请求道。

        于是,五人便拿起工具开始挖掘树根处,先把它挖出来。

        接着,姜洋下到水中,用粗大的金属丝绞合绳把木头捆绑好。

        “一二一……”五人同心协力地把好几吨重的水沉木向岸上拉,那末枝上面还挂着好几只水带蠊,在水沉木露出水面后,立刻爬回水中。

        众人使劲力气才把水沉木拉上了岸。

        看到枝干将近三十米长、直径半米的水沉木,陈俞髅感叹地说道:“这都能够做好几副棺椁啦!”

        花铃儿和红菇凉顿时愤怒地瞪了他一眼。

        这时候说不吉利的话,闹心呢?

        “先给你准备一副。”姜洋也没好气地说道。

        “诶,别,我错了。”陈俞髅连忙道歉,他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

        姜洋不理会他,直接沟通系统,把这水沉木回收。

        “叮!检测到千年水沉香樟木,价值15000超能积分,是否回收?”

        “回收!”

        +15000超能积分!

        这又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滇王墓之行到此算是结束了,姜洋带着人向大山沟村寨走去。

        他们已经离开了一天一夜,而杨牟也离开家一天一夜,只希望不要出现岔子才好。

        “陈兄,怎么联系陈飞鸽?”路上,姜洋向陈俞髅问道。

        “放响箭吧!”陈俞髅回道,然后就从行装中取出一支响箭,朝天发射。

        “啾!”响箭随着一声尖啸划破天空。

        这联系真够随意的!也不怕惊动附近的山民。

        走了没多久,再次看到陈飞鸽和被捆绑的杨牟之时,姜洋的担心也放了下来。

        他也知道自己过多担心,陈飞鸽能够被外放行商多年,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大哥!”会面之时,陈飞鸽喜悦地向陈俞髅喊道。

        姜洋等人虽然都带有不少伤,但是都能够完整归来,说明此行一定顺利。

        陈俞髅向他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杨牟。

        “唔唔唔……”杨牟一边挣扎着,一边支支吾吾。

        姜洋把他口中塞着的布块摘下来,他立刻大声说道:“你们最好快点放我回家,否则寨子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现在不是给你解绑吗?”姜洋说完,便为他解开身上的捆绑。

        杨牟恢复自由后,立即活动手脚,然后恶狠狠地看着姜洋他们,看到姜洋他们除了一身行装之外,没有其他口袋和背囊,心里便疑惑:

        “抱歉了杨兄弟,让你受委屈,这十块大洋你拿着。”陈俞髅把十块银元塞到杨牟手中。

        “不够!”杨牟这时候也清楚此时此刻正是得寸进尺的机会,不好好敲一笔,这一趟受的罪就白受了。

        “你……”红菇凉燥脾气爆发,就要教训他。

        但是被身边的嗻咕哨快速地阻拦啦。

        同时,陈俞髅也笑着说:“和气生财,生什么气啊!我们让杨兄弟受罪,赔礼是应该的。”说完,他又掏出十块大洋给杨牟。

        接着,没有等杨牟再次开口,陈俞髅已经恢复严肃,神情认真地对杨牟说:“只要我们离开之前,没有与你们村寨发生冲突,在离开之时,我还会再奉上二十块大洋,而且你也不想让寨里的人知道你破坏规矩吧?”

        这是再一次利诱威逼!

        杨牟听完这话,愣了一下,似乎想通了关节,便快速地点头答应。

        陈俞髅的这招还真是百试不爽。

        不久之后,一行人回到大山沟村寨。

        在村寨门口的白族人,看到杨牟之后都愣了一下,然后才三五两两地围了上来,一顿叽里呱啦,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杨牟先是脸色发青,愤怒不已,然后大声地反驳着什么。

        姜洋等人无语,就不能好好说官话吗?

        没多久,一个中年人带着一群青壮,各自手上还都带着武器围了过来。

        姜洋心里暗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