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88章 生死时速

第188章 生死时速

        五人都把注意力放在摊开的人皮绘图上,但是在这种灯光的环境下,看得并不是很清晰。

        “后面有字!”姜洋提示道。

        嗻咕哨马上把人皮绘图反了过来,数十只古文,但是难不倒嗻咕哨和姜洋,他们对古文不陌生,只要不是稀有的那些密文就行。

        “自献王,朝亡,隐龙穴……王殪,殡于水龙晕中,尸解升仙,龙晕无形!若非天崩,殊难为外人所破。”嗻咕哨轻声地读了一些内容。

        “这是指什么意思?”红菇凉听得有些懵,连忙询问道。

        “这是被人记载上去的,意思说献王的墓穴处于水龙晕的地势之中,如果没有天崩的力势,任何人都进不去。”嗻咕哨解释道。

        陈俞髅听完,脸上露出了喜色,快口地问道:“那是不是说上面的绘图就是献王墓的地点?”

        刚捣了滇王墓,又来个献王墓的地图,这是要发的节奏啊!

        嗻咕哨点了点头。

        花铃儿看到嗻咕哨的肯定,她看着红菇凉笑了笑,又看着姜洋笑了笑,她觉得这次冒险是真的值得啦!

        “你别想得没那么简单,滇王墓都这么危险,那献王墓会更凶险。”姜洋看到陈俞髅喜色颜开,便出声打击道。

        果然,陈俞髅听到这话,神色立刻收敛了起来。

        “我们先出去再研究地图,这里不是久待之地。”嗻咕哨建议道。

        其他人连忙同意,得到了该得的,已经不虚此行。

        他们退出了耳室,回到主墓室中,又看了看滇王棺椁,还是没有异样。

        “走吧!”嗻咕哨淡淡地说道。

        “等一下,就这么走了?”陈俞髅有些不舍地迟疑着。

        “怎么?你还想开棺?”姜洋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想法。

        还没得陈俞髅回答,嗻咕哨就严肃地说道:“不行,我之前对你说过龙岭古墓的事情吧!当初我们尊重墓主,那才得以脱逃活着出墓,我现在不想因为一时贪婪而触动机关。”

        “不开棺,我只想把墙角的那些青铜器和玉器带走,不能浪费在这里,这些冥器拿出去都能够救治一方黎明百姓。”陈俞髅大义凛然地说道。

        嗻咕哨看到他坚毅的神情,然后看向姜洋,似乎在询问姜洋的意见。

        姜洋也没多想,便点头同意啦!

        陈俞髅大喜,便走上天阶上的墙角处拾取冥器。

        红菇凉和花铃儿见冥器数量不少,也上去帮忙拾取。

        一件件冥器拿起来递给姜洋,让姜洋收存着。

        正当事情进展顺利快要结束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

        红菇凉把最后一个精致的白玉瓶拾起来,却发现白玉瓶放置的位置,弹起一块小石砖。

        紧接着墓室门口,从上往下,重重地落下一扇石门,把整个墓室都震得晃动了几下。

        “断龙石!”嗻咕哨离墓门口最近,但是他也不能在巨石落下之前,做出任何救急。

        姜洋也快速地想到事情的严重性,快步走到红菇凉身边,想要把弹起来的小石砖踩下去,但小石砖纹丝不动。

        断龙石,顾名思义,能断龙绝命之石。

        它重若万斤,一旦落下,墓门既闭,自此阴阳两隔。

        嗻咕哨试着推、抬那块断龙石,却发现一点用都没有。

        陈俞髅过去帮忙,使尽力气,也无法撼动断龙石分毫。

        “没用的,断龙石一旦落下,上面也会有石块卡着。”姜洋神情严肃地说道。

        “这下怎么办?都怪我,若不是我……”陈俞髅一脸自责地说道。

        “这时候自责也没用,赶快去寻找出路。”嗻咕哨打断了陈俞髅,然后开始四下查看起来。

        姜洋也没有理会陈俞髅,也开始四处查看。

        若是在此刻还要追究责任的话,只会影响大家的情绪,从而扰乱军心。

        墓室门被断龙石彻底封闭,这里的空间并不是很大,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会没有氧气,他们要与时间赛跑,争分夺秒。

        可惜,没等他们查看多少地方,第二天阶的六具臣子像传出了动静,接着从它们的身体里钻出一只只紫色的毒蝎子。

        听到“窸窸窣窣”的动静,姜洋等人都把手电筒照射过去,看到密密麻麻的毒蝎子出现,都惊骇不已。

        “花铃儿、嫂子,都靠过来!”姜洋紧急地吩咐道。

        这么多的毒蝎子,不得不让他小心!

        五人在台阶下背靠背地聚着,毒蝎子也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都快把整个墓室铺满,让人看得胆寒不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花铃儿疑惑地询问道。

        “那是石人佣,和之前看到的痋茧一样,都是被人专门蕴养毒物的。”姜洋快速地解释道,同时心里后悔不已,之前他怎么就没有认真地检查臣子像啊!

        “现在怎么办?”嗻咕哨沉声问道。

        “靠在我身边就没事,这些毒蝎子比瓶子山的毒蜈蚣也厉害不到哪里。”姜洋自信地说道。

        瓶子山的毒蜈蚣因为姜洋体内冥凤血脉的气息,都不敢靠近他两步之内;现在他体内的血脉更是比之前的觉醒高了一倍,他才坚信眼前的毒蝎子不敢近身过来攻击他。

        果然,紫色的毒蝎子如行军布阵一般靠近过来,却在两步之外停了下来,围而不攻。

        早在瓶子山的时候,陈俞髅就知道姜洋有五毒不侵之能,那时候还不太能确定,现在再次亲眼见识,已经确信无疑。

        这里也就只有陈俞髅不知道真实原因。

        红菇凉都已经从嗻咕哨口中得知,这是他们轧葛拉玛部族血脉觉醒后的能力。

        “不能一直这样僵持着,这里的氧气早晚会耗尽。”嗻咕哨的气息已经有些乱,他心里已经开始紧张。

        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们也无法安稳地去寻找生路,成千上万的毒蝎子对他们可谓是虎视眈眈,即便是是用强光手电筒照射,也只不过让他们稍微乱动一下而已。

        当然,用火把这些毒蝎子全部烧死也行,可是别忘了,这里是密闭的空间,估计还没等把毒蝎子烧死,氧气就先耗干净。

        打盗洞出去,他们不是没想过。

        刚才他们已经敲击过周围的石砖,每一块都是大块又厚实的山石,想要从墓室门旁边挖出盗洞,也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以这里的氧气储量来看,时间不足以让他们挖出一条盗洞来。

        “大家静下心来,先容我想一下。”姜洋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不认为自己会死在这里,这里绝对还有生路!

        他之前算过花铃儿和嗻咕哨等四人的面相,都不是短命之相,所以才这么笃定这里还有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