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87章 夜眼建功

第187章 夜眼建功

        人力单薄,携带有限!

        但是,姜洋有储物法宝就不一样了!

        只要储物法宝的空间足够大,把整座墓冢搬空都行,而且还有生存保障。就算他们不幸被困于墓中,只要储物空间里面带足食物和水,在墓中生活个把年月都不是事。

        听到陈俞髅的话,姜洋以一种你羡慕不来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收存剩下的金玉宝货。

        幸好没有机关陷阱,所以一切都非常顺利,这些金玉宝货都非常完好,也没有滋生出任何毒物毒虫,想来是这个耳室封闭得很好的原因。

        接下来,他们前往右边的耳室,也不知道那里面又存放的是什么,心里都有些期待。

        在经过主墓室的时候,他们又看了一下滇王棺椁,发现没有什么异样之后,才走进右耳室的甬道。

        检查了一下右耳室的石门,发现确实封闭得很好,所以这耳室的防潮也没有漏洞。

        而且这扇石门竟然也很轻易地被推开。

        推开了石门,姜洋五人立刻闻到一股紫檀木的清新,即便是有防毒面具的过滤,也可以清晰地被嗅到。

        姜洋皱了一下眉头,最后没有感觉到气血有异样,可以肯定空气没有毒,这才放下心来。

        这间耳室摆设是真的古色春香,虽然只有三个物架,但是上面放置着不少竹简。

        另外,在中间的位置,还有一个低矮的青玉案,上面堆放着几卷竹简。

        竹简想来记录着不少信息内容,或者是历史纪要,但绝对与滇王或者古滇国息息相关。

        五人同时用强光手电筒照射,同时进行勘察,发现暂时没有危险,才开始拿起竹简查看。

        “都小心点,这可不比金玉宝货的价值低。”陈俞髅心疼地说道。

        虽然现在的考古业没有发展起来,但是对这历史方面探究的一些老学究还是存在的,这些人对历史的记录古书都非常追求。

        而陈俞髅认为这些竹简已经放置超过两千年,不一定还结实。

        虽然竹片的脱水杀青工序看起来做得非常好,但编册线若是金线还好,也许没损坏,可若是木绳的话,估计已经粉坏啦.

        因此,陈俞髅很担心拿起来后会散落一地。

        花铃儿听到陈俞髅的话,忍不住向他翻了一个白眼,便干脆不动手,只在一旁干看着。

        也许,她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

        姜洋笑了一下,然后才捡起一卷竹简,打开来观看。

        好在竹简的编册线是参了丝线的油绳,还算牢固,竹简没有当场散架。

        没多久,一部分的竹简被他们翻看了,没有发现关于献王的信息,都是关于滇王国的发展历史和文化。

        “这里的书简有百来多卷,若不带出去再慢慢查看。”陈俞髅皱着眉说道,在这样的漆黑环境里看书,总感觉状态不在线。

        “好!”姜洋考虑了一下才点头赞同。

        于是,姜洋再次把书架和青玉案都收入储物空间里。

        可谓是贼不走空、丝毫不漏。

        或许书简现在还说不是很值钱,但却有非常大的考古价值,到二十世纪末之后,考古业发达起来,这些记载着古滇国发展历史和文化的竹简绝对是非常珍贵的。

        发现没有什么落下之后,他们就准备离开这间耳室。

        而陈俞髅在离开耳室刹那,无意间瞥见墙壁上的一块突兀的石砖,顿时止住了脚步。

        他用手电筒查看,却又没有看到什么异常,但是心里总觉得有一点蹊跷,便关了手电筒,凝神打开自己的夜眼再进行观察,这下子总算让他看到了异常。

        他想不到那块石砖在正常光线之下,常人无法看出它的突兀反常,却在夜眼之下显得突兀反常。

        “等等,我有发现。”陈俞髅喊了一声。

        已经走出门口的姜洋等人听到陈俞髅的声音,连忙折返回来。

        “这块石砖有问题。”陈俞髅直接走了过去,指着那块他看出异常的石砖。

        姜洋和嗻咕哨走了回去,使用手电筒照射,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出与其他石砖不一样,便疑惑地看向陈俞髅。

        “不能正面看,从侧面看。”陈俞髅见他们疑惑,连忙让自己贴近墙壁,解释了起来。

        姜洋怀着疑惑地照着陈俞髅的动作,贴在墙上,侧面观看那块石砖,还真的发现了那块石砖比周围平整的石砖多了些凹凸起伏。

        嗻咕哨、花铃儿、红菇凉也试了一下,看到那块石砖有些凹凸起伏。

        “老大,这就是你的发现?不就是一块不平整的石砖吗?”红菇凉感觉自己浪费了一把好奇心。

        “你不懂就别插嘴。姜兄弟,你觉得怎么样?”陈俞髅教训了她一下,才向姜洋询问。

        姜洋听到陈俞髅的问话,这才把四处查看的注意力转了回来:“确实有些反常,四面墙壁的石砖都非常平整,简直如出一辙,却偏偏有这么一块不平整的石砖。”

        “会不会是机关?”花铃儿瞪着大眼珠子问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姜洋慎重地回道。

        姜洋心里还有一个怀疑,这会不会是收藏那块关于献王墓人皮地图的机关?

        到目前为止,除了主墓室的棺椁之外,恐怕没有其他地方收藏着那块地图啦!

        只是突兀地出现这么一个机关,让他不得不慎重对待,或许那块地图就在这机关里也说不定呢!

        又想了一下,姜洋怀着宁可弄错不可错过的想法,直接伸手对那块石砖推了一下,还真的把它向里推进一寸。

        五人一下子把气提了起来,同时耳听八方,做好心理准备,免得危险的机关出现后措手不及。

        姜洋对他们看了一眼,然后用力再把石砖往里面推,石砖慢慢地往里缩进去,在大约十公分的距离时,从砖孔的上面忽然地掉下一个东西,把姜洋吓得迅速地收回了手。

        “是木筒子!”陈俞髅惊讶地说道。

        众人往砖孔看过去,只见圆形的木筒子静静地待在砖孔中。

        姜洋感觉有点尴尬,自己竟然被一只木筒子吓得缩回了手,若是传了出去,怕是被人笑到肚子疼。

        “刚才……刚才我以为有机关,呵呵。”说着说着,他自己都干笑了起来。

        嗻咕哨没有理会姜洋,直接拿出木筒子,然后小心地打开,发现没有危险后才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接着摊开。

        这是一张精制的人皮绘图。

        姜洋心里高兴不已!

        他们这么不远千里地寻找滇王墓,这么不顾危险地下墓破斗,不就是为了这块关于献王墓的人皮绘图吗?

        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他能不高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