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85章 贪婪是一切悲剧的源头

第185章 贪婪是一切悲剧的源头

        姜洋雁过拔毛的一番举动结束后,也彻底放松了一口气,只不过感觉有些亏本心疼。

        +4000超能积分!

        +40000超能积分!

        只是!!!!还不够回本!!!!

        所以,姜洋感觉亏了。

        百草丹每一粒都价值一万超能积分,五人用了五粒,也就是消费了五万,现在才回本四万四,不是亏本又是什么?

        亏本是亏本,但是活命更重要!

        只有活着,以后就能够赚回来!

        姜洋看到还在迷糊的嗻咕哨三人,连忙过去把他们扶起来,然后催动真气帮助他们炼化百草丹的药力,以便更快地解毒恢复状态。

        花铃儿也随后清醒过来,帮忙着解救红菇凉。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嗻咕哨、陈俞髅、红菇凉也恢复了状态,并且上药包扎,额头毕竟磕破了,还流了血,没有脑震荡已经算是幸运的。

        不过看情形,他们三人还很虚弱的样子。

        “这次算是载大跟头了,这能捡回一条命,还多亏了兄弟你。”陈俞髅感激的看着姜洋,再多的话都无法表达这份恩德,他唯有记在心里,日后再图回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神像……神像呢?”红菇凉有些虚弱地问道。

        她毕竟是女人,气血并没有男人一般旺盛,而且三人之中,就她流的血最多,所以属她的状态最差。

        此刻,她看到神像不见了,脑子都没转过来。

        而嗻咕哨心里却已经有了猜测,他觉得刚才的境遇就是这神像龛的缘故。

        陈俞髅也拿起手电筒照射寻找着,玉石长明灯?黄金神像?这都不见了!!!

        “我已经把它们处理了,你们刚才中了无名极毒,无色无味,让人防不胜防。虽然已经喂你们吃过百草丹,但是还没有彻底解除毒素,仍有一部分毒素在你们体内,靠着身体原本的免疫力在抵御着,因此你们还要虚弱一些时间。”姜洋回应说明了一下,顺便把他们的情况解释出来,让他们清楚现状,好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

        听到无名极毒,嗻咕哨三人都心惊胆战了起来。

        听到百草丹,嗻咕哨三人的心情才缓和了下来。

        极毒恐怖致命,不是凡人能够解除的,中者立即毙命,无一幸免。

        他们这算是在阎王爷面前走了一遭。

        百草丹出自姜洋之手,自然是珍贵无比,能够解除极毒,也不意外。

        为什么百草丹能够解除极毒毒素?这和无名极毒药放置时间应该有关系,毕竟放置了两千多年,毒性失效一些也正常。

        陈俞髅听到姜洋已经把玉石长明灯和黄金神像处理掉,猜测是不是收藏到他的储物法宝中,不过他也没心思追问,这笔才被已经和他无关。

        姜洋舍得用百草丹救他性命,已经是很对得起他,再说之前拓印已经算是提前分了宝。

        这点上,陈俞髅还是感到满足了的,若是可以,只希望后面还有收获吧。

        “你们在这里休整,我去周围探探。”居于陈俞髅三人的情况,姜洋只能先去探路,并且还让花铃儿留下来照顾他们,免得出现意外。

        他们五人之前下到这个墓室的时候,都被神龛吸引着,并没有将墓室全部了解,毕竟神龛就挡住了一个方向的视野。

        姜洋照着手电筒前行,到神龛后面寻找,果然看到了一条漆黑的甬道,幽深得仿佛是黄泉路似的,给他一种很不祥的预感。

        他并没有立即走进去查探,返回神龛的地方,向嗻咕哨几人说了一下。

        现在这种情况,他们不可能立即前行,可嗻咕哨四人又不想退出去,让姜洋独自去冒险。

        同甘共苦、有难同当才是好兄弟。

        计较了一番后,嗻咕哨三人都建议等他们恢复体力再一起前行。

        姜洋耸了一下肩膀,只能同意。

        说实话,姜洋是真的想一个人去破墓的,方便又自由。

        只是他担心有些机关需要两个人或者多人以上才能破解,就像祭坛的入口机关。

        一个人是很难办到的,那入口机关必须同时拉出四根铁索才会打开。

        所以,他才没有执意一个人探索后面的墓室。

        水和食物的补充也是很有必要的,吃饱喝足之后才好休息。

        他们下墓已经将近三个小时,现在外面已经天黑,是正常人类疲倦的时刻,也是休息的时间。

        姜洋和花铃儿轮流警惕,让嗻咕哨三人睡觉,这样才能够更快地恢复过来。

        差不多三个小时后,嗻咕哨三人的精神终于恢复,一扫之前的疲倦和虚弱,力气也都恢复了七八层,足够面对接下来的危险。

        收拾了一番后,五人便转入那漆黑的甬道。

        这次的甬道并不是很长,仅仅三十米就走完了。

        当他们谨慎地踏入墓室后,眼前的场景豁然开朗,实在是主墓室到了。

        “这真是主墓室吗?”陈俞髅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不出意外,这就是啦!”姜洋左右看了一下,点着头回应道。

        主墓室有两百来平方,中间有三层天阶,规模宏伟,气势不凡。

        两根双人合抱的青色石柱坐落于南门,之后便是墓主棺椁天阶。

        第一层天阶两边各一只黑水牛的青铜像,有现实中的黑水牛那般大小,惟妙惟俏,好像活的一样。

        第二层天阶两边各摆放着三个人形石像,好像是臣子像,文武左右,一应俱全,雕刻却有些粗糙。

        第三层天阶便是紫金棺椁,从上面的花式非常明显地说明这是汉代早起的彩绘,并没有浮雕,绘制也较为细密。

        想来那便是古滇国第一代滇王的棺椁!

        “大家小心一些,我有种不祥的感觉。”姜洋提醒道。

        陈俞髅深呼了几口气,收敛了自己的心情,他不想让自己受到财宝的迷惑,从而陷入危险。

        这也是摸金行当最忌讳的行为。

        贪婪是一切悲剧的源头!

        适当的贪财可以,但是贪婪却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