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84章 诡异的神龛

第184章 诡异的神龛

        五人再次全副武装着前行,不得不小心防备。

        甬道还是一样漆黑幽深,姜洋几人的脚步很轻,但是回音还是非常的清晰。

        “姜洋兄弟,谢谢你!”

        陈俞髅忽然出声说道,这让姜洋感觉莫名其妙,想不明白陈俞髅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对他深情感谢啊?

        就连红菇凉、嗻咕哨都疑惑起来。

        没等人询问,陈俞髅便驻足后接着说道:“谢谢兄弟之前劝我不要来这滇王墓。以此次经历的凶险来看,我当初若带人来发墓的话,恐怕会让卸岭一门损失惨重,这我真的要好好感谢你!”

        听闻者都明白了过来。

        “不用客气,自己人!”姜洋笑着拍了拍陈俞髅的肩膀,然后越过他先前行。

        “不错,自己人,不要生分了。”嗻咕哨在经过他时也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淡淡地说道。

        陈俞髅会心地笑了笑,然后低声说道:“希望下面不会有更危险的吧!”

        五人慢慢地顺着回旋而下的甬道走下去,慢走差不多五分钟,终于看到一扇石门。

        走到这里,他们已经能够想象得到,这墓冢到底有多大了,规模绝对不小。

        “这门怎么开?”已经经历了前面的几道玄门,嗻咕哨觉得这扇门应该也可能是机关门,只是在附近没有明显的机关触发物而已。

        五人寻找了一下也没看出有什么机关。

        “要不直接去推开?”花铃儿语气有些不足地建议道。

        “我来吧!”姜洋很给面子地直接动手。

        只是让众人疑惑的是,这石门竟然就这样被姜洋给推开了。

        石门很厚重,还是要费点力气的。

        姜洋推着它往里面敞开,甬道中的空气也随之涌进里面去,呼呼作响。

        “叮叮当当……”

        一阵清脆的铃铛声音从墓室里面传了出来!

        紧接着,“呋”的一声,好像是火焰忽然燃亮的声音。

        姜洋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玉石制作的长明灯,燃烧着火焰。

        “呋!”

        “呋!”

        “呋!”

        又连续三声,三盏长明灯同时亮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墓室都被四盏长明灯照亮,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墓室也很宽敞,大约长宽二十米,高不过五米而已。

        四盏长明灯各依靠着四根一人合抱的青石柱子,在四根柱子的中央还有物件,也是由长明灯围着的。

        长明灯的灯芯应该是白磷制作的,遇到充足的氧气,在这种异常干燥的地方,就算是常温下也能够自然。

        “那是什么?”花铃儿指着墓室中央的物体询问道。

        他们已经看清楚了,那四盏长明灯围着一个神龛。

        只是神龛非常奇特,神龛无垂帘,有龛门,而且还是有四个,就像凉亭一样。

        神龛里放置的不是神位、不是灵牌,而是一个骑着金色水牛的老者。

        五人向前走过去,仔细观看了起来。

        “这应该是上清灵宝天尊通天教主。”嗻咕哨肯定地说道。

        “骑着金牛的就是通天教主吗?这神像和金牛是不是真金?”陈俞髅反问道。

        倘若都是真金的话,那可就发达了,这估摸着不下五吨黄金啊!

        “应该是上清灵宝天尊通天教主,这里的墓建是由道家高人出手,这神龛应该也是布置道教的。”姜洋也肯定地说道。

        姜洋这么说也不是没有根据的,古滇国的文化比较务实,以农耕为重,图腾自然以牛为尊。

        传说的截教教主通天圣人,他的坐骑便是奎牛。

        通天教主何许人也?

        乃是截教的掌门人,这个身份非常有牌面。

        他的坐骑奎牛是一只神牛,全身乌黑,只有一只脚,牛角弯如月,额头有太极八卦印,凸显通天教主的道家身份。

        奎牛全身有金光,能上天入地,而且遇水是便会刮风下雨。

        通天教主作为三界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他的坐骑档次自然不会低。

        神龛中的金牛与传说里的描述一模一样,所以姜洋和嗻咕哨都肯定这是神龛供奉的是上清灵宝天尊。

        神龛,旧时华夏民间放置道教神仙的塑像和祖宗灵牌的小阁。

        神龛大小规格不一,依祠庙厅堂宽狭和神的多少而定。

        眼前的这座神龛是神像龛,正常的话为开放式,有垂帘无龛门才对,但是现在却开放得太过,有龛门无垂帘,这让了解神龛的姜洋和嗻咕哨都紧皱眉头。

        这神龛太诡异啦!

        有垂帘无龛门的神像龛,代表的意义很神圣,不能让凡人直面神像的面庞,以示尊崇。

        无垂帘有龛门的神像龛,完全颠倒了它的神圣意义,恐怕是不祥征兆。

        姜洋心中警铃大震,立刻出声道:“不要看神像!”

        只是他提示已经晚了!

        只见红菇凉、陈俞髅、嗻咕哨三人情不自禁地跪在神龛前面,然后开始用力地磕头,“砰砰”作响。

        而他忽然感觉头晕目眩、天旋地转,感觉身体也开始被某种指示带领着跪地磕头,那神龛中的神像好像活过来一般,以强大的气势逼迫着他。

        只不过姜洋已经觉醒两成冥凤血脉,抵抗比常人强大数倍,才凭借着毅力强撑着不跪下去磕头,而脑中跳出一个念头:

        他极力地转头看向花铃儿,看到花铃儿比他还不堪,已经跪倒地上,只是还没完全被控制着去磕头而已。

        真不知道什么毒药竟然可以毒倒他们!

        戴着防毒面具也没有作用,或许作用甚微。

        防毒面具的滤毒器也不过是特制的活性炭罢了,抵御普通的毒素还行,对极毒恐怕就不一定有强效作用。

        姜洋本以为自己觉醒了两成的冥凤血脉,应该可以百毒不侵,此刻却也差点抵御不住。

        不想跪下磕头的姜洋,快速地取出百草丹服下。

        这时候也不能省啦!

        百草丹再贵重也要用掉!

        嗻咕哨三人已经把额头磕破,鲜血已经流了出来,显然磕头太虔诚,力气很大。

        姜洋强行把百草丹给他们一一喂下,他则快速地坐下来运功炼化药力。

        花铃儿还有一点意识,感觉到丹药入口,随后也做于地上,运功炼化药力。

        吞服了百草丹的嗻咕哨三人,虽然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但是已经不再磕头,疲软地倒在地上,慢慢地等着身体自行吸收百草丹的药力,这样的效率肯定很低。

        十多分钟之后,姜洋张开了眼,他的神情已经恢复了过来,完全清醒着。

        他二话不说,直接站了起来,先是把四盏长明灯熄灭,再直接联系超能兑换系统,把它们回收。

        然后,他连神龛中的神像也不放过,同样系统回收。

        他怀疑不仅是长明灯的灯油有毒,而且神像也有致幻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