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79章 滇王墓

第179章 滇王墓

        滇王虽说只是南蛮小国的诸侯王,但也是王,一国之王。

        姜洋脑海中已经开始推测着……

        修道之人最忌涉足王朝霸业的事情,其中的因果报业非常大。若是做对了还好,功德无量,若是做错了,那就会业力缠身,一生道法烟消云散。

        想不通……

        “你确定这里的真的水中冥珠凶穴?”嗻咕哨在祭坛周围走了一圈,然后再次出声问道。

        姜洋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站在祭坛上,再次确认地勘察周围的风水局。

        他往那湖泊看下去,小树林、环岛湖泊、四面围山……

        呈现在眼前是一片青翠,环绿印形,风清云淡,这应该是上好佳穴才对,为什么是“水中冥珠”?

        “你们说,会不会有人在后来改了这里的风水?不然古滇国也不会在滇王死后百年向汉投降,沦为臣国。”陈俞髅这时候走了过来,然后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他们所寻找的墓冢是古滇国建国之王的墓冢,也就只有他与献王有关联。

        古滇国发生内乱,便是建国之初。

        建国称王,输者离开,到达澜沧江湖畔的深山中建立献国王朝。

        献王朝在历史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信息,一世而亡。

        那活着的族人回归后,投靠的肯定是滇王。

        所以,与献王墓有相关信息的也就是有初代滇王。

        初代滇王的墓冢风水与后世子孙的气运息息相关,若是他的墓冢风水被破坏,肯定就会影响了滇王国的国运。

        因此,陈俞髅所说的也非常有道理。

        “你意思说,这里本应该是‘水中明珠’吉穴,那道家高人参与修建墓冢,也就说得过去。

        如此说来,这山下的湖泊应该是活水才对。活水泄阴气,这才算是吉穴。

        对了,之前在那湖边看到的泥石流痕迹,有可能就是山体滑坡,把湖泊的进出水口给堵住,这才让我们误以为这湖泊是死水。”

        姜洋一通分析下去,前后串联,终于把疑惑解析出来。

        听完姜洋所说的,嗻咕哨和陈俞髅也都由心一笑,毕竟解除心中的疑惑往往会带来一种舒畅的感觉。

        不过,他们虽然知道这本来是吉穴,但是也明白它变成了凶穴已经两千多年,保不定里面已经滋生了凶猛的阴秽之物。

        “外边没有其他发现。”红菇凉回来报告自己的勘察结果。

        “我这边也没有发现。”花铃儿也回来了。

        嗻咕哨有点叹气地拍了一下身边的石柱。

        “啪!”

        姜洋猛地抬起头,看向嗻咕哨旁边的石柱。

        嗻咕哨也惊讶地抬起了头看向石柱,接着看了一眼姜洋,只见姜洋向他点了一下头。

        五人立刻走动起来,不断地在身边的石柱敲敲打打,声音都有异常。

        “机关在石柱里!”陈俞髅快速地说道,非常肯定,毕竟好端端的石柱内部有空间,没有机关才怪。

        “快找找!”姜洋催促道。

        没多久,嗻咕哨等人真的在每一个石柱根处找到一个生锈的小铜环。

        在嗻咕哨四人一起把铜环拉了起来,然后祭坛就发出“咔咔”的机关运转声音。

        他们看到阴阳太极图慢慢地往下沉,再接着向两边打开,露出了一个斜着向下的阶梯。

        众人大喜了起来!

        “走!”嗻咕哨说了一声,然后带头上了祭坛,向墓口下看了两眼。

        他摸出一个镂空的小铁球,在地上石板摩擦了一下,小火球便燃烧了起来。

        这是姜洋准备的煤油球,也是解九进口的那一批装备中的东西。

        这煤油球外面是镂空的铁楸,里面是一团被煤油浸泡精制的布团,连着一根特制的小磷条,摩擦生热,磷条自然后再把布团点燃。

        煤油球点燃了后,嗻咕哨就往墓里面丢进去。

        “哐啷!当当……”

        煤油球的火光没有熄灭,而且越烧越旺,说明下面氧气充足。

        并且它还能有触发机关陷阱的作,没有其他动静,说明显眼的机关也暂时没有。

        看到这样的情况,嗻咕哨向姜洋和陈俞髅点了一下头,就率先往下走去。

        “你好好地呆在上面,等我上来。”这次,姜洋没有把怒睛凤鸡带到墓下,他估计着滇王墓里应该不会有毒虫猛兽之类的东西,也就用不上怒睛凤鸡啦!

        “咯咯咯喔。”怒睛凤鸡点了几下头,叫了几声,好像听明白了一般。

        姜洋这才和花铃儿一起下墓去。

        走完台阶后,便是一条长长的石砖甬道,深处非常漆黑。

        在甬道前还竖立着一块三十厘米宽半米高的石碑!

        此时,陈俞髅正用手电筒照看着。

        见到姜洋下来,陈俞髅笑着开口说道:“从墓碑上面看,这里确实是古滇国首代滇王的墓冢。”

        看他高兴的样子,似乎已经肯定墓中有无数的金玉宝货在等着他取。

        “那就没错啦!”姜洋点了一下头。

        众人偏过墓碑往下走,只见甬道墙壁上面雕刻着很多叙事的浮雕壁画,两千多年过去,这里一直处于封闭,壁画并没有多少损坏,还能清晰可见。

        姜洋用手电筒照看着:“师兄,你能解读一下这些壁画吗?”

        嗻咕哨对于古代的一些壁画解读还是很有经验的,所以这样的事情还是由他来。

        他点了一下头,仔细地观察起来。

        “这好像是战国时期楚国的服饰,好像是说楚国人带领军队,到达滇池,经过征战,最后在此称王建国。”嗻咕哨指着左边的壁画解释道,其余的壁画内容都是一些生息劳作的文化内容。

        “大多数古墓中的浮雕壁画内容,都是描述墓主的平生事迹,一些王侯将相更加不会免俗。”陈俞髅不屑地说道。

        谁不想生前万户侯?谁不想死后留余名?

        人总希望在生前多做些轰轰烈烈的事情,在死去之后,还可以让世人知道他存在过。

        “那右边这些壁画呢?”花铃儿对那些留名青史不是很感兴趣,催促嗻咕哨继续看向右边的壁画。

        于是,几人便转向右边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