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73章 威逼利诱

第173章 威逼利诱

        攀山越岭、穿山过林,杨牟将陈俞髅等人带到一处深谷湖泊处。

        这湖泊不大不小,宽约百米,长约二百米,另外因为对岸有座高山,湖泊的尽头形成拐角,不知还延伸到何处。

        四周环山,非常静谧,就连鸟虫的鸣叫声都极其稀少,很是奇怪,

        杨牟四顾了一下,看到没有什么异常后才走到水边,再找了一根长树枝,把水面上的漂浮物拨开。

        湖中水非常清澈,可见水中之物。

        等姜洋他们看清水中之物时,都一阵惊讶,只见水底下沉置着一根粗大的白色木头,并且还延伸至更远的湖泊深处,长度显然也不短。

        “这就是我跟你们说道水沉木,是香樟木所成。”杨牟紧绷着脸说。

        姜洋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形,他们所站在的湖岸,似乎是山体滑坡所成,而且年头久远。

        因此,他猜测水中的木头应该是山体坍塌后,某颗巨树倒入了水中

        它倒底是不是水沉木,还有待鉴定。

        陈俞髅脸上也有很多疑惑,若是真有这么大的水沉木,就算在这深山沟谷中,恐怕早已经被人发现才对。

        “杨小哥,这真的是水沉木?”陈俞髅怀疑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之前我就取过一截枝干,找了大理城的先生鉴定过,确定是水沉木。你们若是不想要,就赶紧离开吧。”杨牟快速地解释道,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山林,眼中闪过一丝紧张惊慌的神色。

        陈俞髅察觉到这杨牟自从来到此处之后,总是提心吊胆着,好像这里有什么危险一样。

        于是,陈俞髅故作高兴地回应:“要,当然要,我们先商量一下怎么把它弄上来。”

        说完,他便走向一直在观察着周围环境的姜洋和嗻咕哨。

        “如何?有什么发现吗?”陈俞髅率先开口问道。

        嗻咕哨点了一下头说道:“周围太过静谧,总感觉不同寻常,却又看不出哪里不寻常。四顾环山之下,即便现在将近午时,谷中上方却仍有淡薄的云雾弥漫。这湖泊之水不像是死水,清澈鲜活,可却没有一只鱼虾或者水虫。从风水上看,上隐下藏,四方围狱,这地方应该是个死地,不会有人安葬在这样的鬼地方的。”

        “你说的没错,我也感觉这地方不对劲,总之都要警惕起来。”姜洋赞同嗻咕哨所说的,然后提醒了一下。

        “我感觉这杨牟似乎知道些什么,却又隐瞒着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陈俞髅询问道。

        “我来试探一下。”姜洋眼中闪过一道精光,隐隐有一股锐利的气势油然而生。

        只见他取出两捆粗大的金属丝绞合绳索,这种绳索可以承受五吨重的拉力,就是解九帮忙进口的那批装备。

        姜洋拿着这两捆金属丝绞合绳到杨牟面前,说道:“杨哥儿,我们打算把它拖上岸来,然后再检测一下,你能不能下水用这绳索帮忙捆绑起来?”

        “下……下水?”听到姜洋的请求,杨牟身体一颤,忽然紧张了起来,说话都打起了结巴。

        “对呀,不下水怎么捆绑那水沉木。”姜洋打趣地回道,同时心里怀疑着,这水中肯定有危险。

        “这……我不会游水,但我可以帮你们拉绳索。”杨牟迟疑地眼睛一转,就这样回道。

        到了这时候,姜洋等人那还不知道水里有为题啊,就连单纯的花铃儿都怀疑了起来。

        陈俞髅向陈飞鸽使了一个眼色,陈飞鸽回忆,抽出别在后腰的匕首,快速地架在杨牟的脖子上。

        这可把杨牟吓到了!

        “你们想要干嘛?”杨牟颤颤巍巍地问道。

        “还问我们干什么?你推三阻四不肯下水,这水里是不是有问题?”陈飞鸽凶横地逼问道。

        杨牟害怕地浑身颤抖,不知所措了起来。

        在这深山老林之中,若是姜洋等人要杀他,他死了也是白死。

        一边的花铃儿已经拿出自己的验毒银针,走到水边,试验了一下,然后摇着头说道:“这水没毒。”

        “扬哥儿,说说吧,这水中到底有什么问题,若是我们有人在水中出事,你的下场只有陪葬,你可要想清楚啊?”姜洋一脸阴沉地看着杨牟。

        “这水沉木不卖你们了,我带你们回去就是。”杨牟谨记村寨了的规矩,若是破坏规矩,肯定要被逐出村寨,到时候他的结果唯有无家可归。

        到了这时候,杨牟硬着胆子坚持保守秘密。

        “我们那么辛苦攀山越岭过来,竟然要空手而回,你是在耍我们咯?”姜洋冷声地逼问道。

        “姜爷,我给这小子放点血,让他知道乖。”陈飞鸽在杨牟耳边恶狠狠地说道,手上的锋利匕首更是贴上了杨牟的脖子。

        杨牟感受到冷冰冰的匕首贴近脖子,吓得立马嚎哭起来:“不要不要,我说我说。”

        “快说。”陈飞鸽喝道。

        “这湖泊里有水鬼,会吃人的。”杨牟恐惧地看着湖泊。

        “水鬼?有水鬼你为什么要隐瞒我们?是不是想要害死我们?”陈飞鸽听到有水鬼,也不禁心寒了起来,对杨牟的态度更差啦!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见过?”姜洋冷声问道。

        “我当然见过,我亲眼见到小叔和几个族人一起被那水鬼拖入水中吃掉。”杨牟惊慌地回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小叔他们会被水鬼吃掉。”姜洋再次逼问道。

        “我已经告诉你们了,你们就放我回去吧!”杨牟可怜地恳求道,显然是不想再说更多的事情。

        “杨小哥,反正你已经说了,还可以把更详细的事情说一下吗?我们就当听故事,这些钱你先拿着。”陈俞髅一边说,一把让陈飞鸽收回武器,再掏出一把大洋,直接塞进杨牟手中。

        这打一棒再给个红枣、威逼利诱的手段用得非常行云流水。

        “这……”感受到沉甸甸的大洋重量,贪财的杨牟迟疑了。

        “嗯!”陈飞鸽晃了一下手中的匕首,瞪着杨牟。

        杨牟感觉那明晃晃的匕首非常锋利,害怕地脱口开说:“在半年前,有人在湖泊对面的李家山找到古滇国的宝物,然后寨主便带着寨中的青壮去寻宝。我和小叔就在其中。

        当时,我们准备驾着木排渡过湖泊到达对岸,只是小叔他们的木排先下水,到了湖中心之时一下子便被水鬼拉入水中,再也没出来。”

        杨牟因为被安排在后面的木排,还没湖中心,这才逃过一劫。

        那截拿去鉴定的水沉木也是他当时慌逃上岸时,顺手截取的。

        “你们不知道从两边的山上过去吗?”陈俞髅疑惑地问道。

        “谁说我们不知道,我们最开始的时候便是要从两面山过去的,但是山上都有山鬼。那些上山的兄弟死了大半,逃回来的兄弟都说山上有山鬼。之后我们才想从湖泊上过去的,只是没想到,湖泊中也有水鬼。”杨牟脸色挂满了惧怕的表情。

        因为牺牲了不少人,大山沟村寨的寨主自责不已,所以放弃了这寻宝行动,同时还下令隐瞒这里的秘密。

        嗻咕哨等人无语,这杨牟想发财也够拼的,都知道这里有危险,还敢带人来,甚至不惜违反寨主命令。

        其实他也不想的,只是因为他准备要娶媳妇啦,但是他意中人的家境很好,他才想大发一笔,好可以门当户对。

        姜洋暗自打开血脉神通“凤目灵瞳”,细细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环境,只看到周围阴气森然,并没有什么鬼祟的存在。

        陈俞髅还从杨牟的口中得知,湖泊对面那座高山名叫李家山,是一座独立山头,周围环着一圈小山脉,中间隔着湖泊,就像环城河一样环绕在李家山外面。

        也就是说,那李家山就像湖中岛一样的存在,独立落座于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