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71章 撇开罗痞子

第171章 撇开罗痞子

        当下,罗痞子听完副官说的的办法,都不禁坏笑了起来:“好好,这事情就交给你去办,速度执行。”

        “请罗帅放心。”副官一脸认真地保证道,然后转身离去。

        罗痞子心情大乐,哼着调子返回自家的后院去,高兴地去找他的那些姨太太。

        陈俞髅他们的客房是一套小院子,房间不少,足够他们六个人居住。

        在下人离开之后,嗻咕哨便开口说道:“刚才宴席上,看罗帅那么打听,想来也已经猜到我们是来此寻墓的。”

        陈俞髅和姜洋脸色没有丝毫波动,针对这样的情况,两人心中也早有准备。

        毕竟罗痞子的为人,他们还是有所了解的。

        “到时候见机行事吧,若是真的当面拒绝他,不会影响到你们的联盟吧?”姜洋看着陈俞髅问道。

        “不会,这是两码事,最多让他心中有些不痛快罢了,他不敢直接破坏联盟协议。”陈俞髅自信地回道。

        因为陈俞髅知道,罗痞子虽然占据了滇北,手底下有兵有粮有地盘,已经算是土皇帝一个,加上高地的地理环境,想要摘掉他恐怕需要很大的兵力才行。

        但是再怎么说,罗痞子都是外来的,而且才短短半年时间而已,根基并不是非常稳固。

        于是,罗痞子才非常需要卸岭盗门做为后方支援,再从情义上讲,结盟都是必须的。

        最起码在罗痞子把滇北所有少数民族部落都收服之前,不能够破坏结盟关系,一旦破坏联盟协议,他就相当于自毁后路。

        以上,有这层情况掣肘着罗痞子,便是陈俞髅对罗痞子的把控。

        赶了近十天的路途,六人都感觉非常疲惫,没聊多久就都回房休息。

        次日四更天,因为怒睛凤鸡的啼鸣报晓,他们很快就从被窝中醒来,然后在院子里活动身体。

        身负滇王墓消息的卸岭探子叫陈飞鸽,年近三十,是陈俞髅的远房堂弟,常年在外做山货生意,并且为卸岭收集情报。

        当初他得到的滇王墓消息,是从一个叫大山沟的村寨中得知。

        因此,他们还需要到那个大山沟村寨中打听一番。

        “这个大山沟在大理城东北边大约五十公里的地方,大山沟里杂居着白族、彝族两个民族,寨子首领为白族人,并没有很大的排外现象。”陈飞鸽介绍道。

        他之前就去过大山沟收山货,因此对大山沟村寨还算有所了解。

        “如此,我们还是继续假扮行走的商贩,到他们那里后再打听情况。”陈俞髅建议道,他这种办法百试百灵,半年前的瓶子山古墓就是以这种办法,在附近寨子中逮了一个带路的人。

        “那我们天亮就出发,免得被罗痞子从中作梗。”姜洋接着提议道,并且得到了大家伙的认同。

        他不知道他所说的正中罗痞子的心思,还真的就作梗啦!

        天亮前,他们就收拾好行装。

        天一亮,六人就到罗痞子的府邸后院牵马出行,根本就不等罗痞子府上安排的早膳。

        这一现象让罗痞子府上的下人起疑,便急忙去通知了罗痞子。

        等衣衫不整的罗痞子来到后院之后,姜洋等人早已经离开。

        “嘿,特么的。”罗痞子气得大骂一声,然后急忙传唤副官。

        副官睡眼朦胧地来到后院,看到横眉怒目的罗痞子,立即打起了精神。

        “副官,陈总把头他们已经离开了,你说现在怎么办?”罗痞子冷着面问道。

        “啥?”副官听到这话,都懵了。

        他实在想不到陈俞髅等人竟然这么快就离开,而且还是不告而别,他昨晚实施的事情起码要两三天才起效果,这下子可把他弄得措手不及。

        “愣着干嘛,赶紧想办法啊。”罗痞子看到发懵的副官,气得上前踹了一脚,直接把副官给踹到在地。

        “罗帅息怒,现今我们只能厚着脸尾随,否则怎么样都无法插手进去的。”副官此时也是无可奈何,只想到这样的办法。

        罗痞子听到了之后,一想也是,只能厚着脸皮跟去,到时候再见机行事。

        想到这里,他立刻向副官吩咐道:“快去打探,看他们从哪个方向走。”

        说完,他也急忙去准备,一边喊人一边吩咐着。

        姜洋等人离开了罗痞子的府邸后,姜洋当先带着他们向城南行走。

        “我们不是要去东北方向吗?应该从北门离开才对。”红菇凉疑惑地问道。

        “未免被罗痞子派人跟踪,我们先从南门离开,然后到前方再转方向。”姜洋解释道,目的就是扰乱罗痞子的视线。

        他们从大理城南门出去之后,快马奔袭一段距离,然后才转向东边,并且清除后面的行走痕迹。

        有陈飞鸽这位常年在滇北走商的商贩,自然可以再寻到前往大山沟的道路。

        在途径一个山道小茶馆时,他们不得不下马歇息,毕竟一行人连早饭都还没吃过。

        “罗帅被你这么一耍,肯定要气得七窍生烟,希望他不会带兵追来吧。”陈俞髅吃饱喝足之后,笑着对姜洋说道。

        “气死他活该,谁让他打坏主意。”红菇凉插口接了话。

        “大哥,罗帅顶替了马震帮之后,因为根基太浅,并没有能够彻底控制整个滇北,其中白族人就十分抵制罗帅的统治。

        实际上除了大理城之外,周围的村寨并没有完全被罗帅控制在内。

        我们离开了大理城,便等于出了罗帅的势力范围。若他明目张胆地带兵追来,反而会受到周围村寨的诸多阻拦。”陈飞鸽对陈俞髅说道。

        “这样也好。”陈俞髅点头回应到。

        在路上,姜洋等人开始乔装打扮成行商。

        另外,他从储物空间中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几十斤细盐,和云贵高地上没有的稀罕干货,这些都是云贵高地上稀缺的物品,都非常受高地村寨的欢迎。

        他们想以此打通大山沟村寨里的关系,然后再打听滇王墓的信息。

        两个小时之后,陈飞鸽把他们带到了大山沟村寨。

        刚进村寨,他们六人一鸡便引来那些白族人和彝族人的异样目光,显然是好奇又戒备的目光。

        陈飞鸽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幡布旗,上面写着两个汉字“货商”。

        那些村寨中人看到那幡旗,绷紧的神情立马放松下来,然后笑着迎上来,用他们的语言询问起来。

        这样的情形显然已经是一种习惯似的,看来这些落后的村寨还是十分欢迎行商的。

        姜洋他们肯定听不懂那些白族人和彝族人的语言,只有陈飞鸽会那么一些简短的交流语言,不断地对那些人回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