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67章 戏耍陈俞髅

第167章 戏耍陈俞髅

        说起来,龙骨天书上面表明的意思也就是关于“滇”、“献”这两个意思,其他上面“卦”、“烛”、“雀”等等,姜洋他们都没有揣摩出上面详细的相关信息来。

        陈俞髅对滇南的民族风水也算是大致了解,他猜测过,“卦”、“烛”、“雀”应该是古滇国的一些图腾或者象征性的事物。

        “希望我们去了哪里可以找到相关的信息吧。”姜洋一脸希冀地说道。

        “滇南的族群或许比较排外,汉化程度非常低,但相对的也比较封建迷神。对其他人来说不是好事,但是对你们搬山道人来说,反而是好事。”陈俞髅神神叨叨地说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花铃儿瞪着他逼问道。

        她感觉这陈俞髅是在拿“假道士”的身份来攻击人。

        “别误会,我意思说,你们那控火的能力,还有那个什么星蕴,到时候弄出来,那帮信仰牛鬼蛇神的人,肯定会把你们敬奉若神。”陈俞髅连忙解释道。

        “哼!”听到这解释,花铃儿才放过他。

        姜洋抖了一下眉头,觉得好像也有些道理,但是不能完全把握。

        毕竟那些人虽然信奉仙神,但不是傻子,关于道家练气士,应该也有人知晓。

        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倚仗这些进行欺诈,否则会造成画虎不成反类犬,徒增笑料。

        “话说,你们在那李淳风古墓就只拿到这件龙骨天书吗?”陈俞髅好奇地问了起来。

        “对呀!”红菇凉快口回答了他。

        “不能啊!八百里秦川文武揽胜,三秦之地,物华天宝,散落在民间的文物收藏,半数都在那秦岭中。

        龙岭更是地处秦岭龙头之地,穴位绝佳,一般风水大师都会以多数金银宝货镇压藏气,庇佑后人。像李淳风这样的大师,应该不会修建空墓才对。”

        陈俞髅非常坚定地说道。

        “其实,那里面确实有很多价值连城的宝物,只是都放置于机关上,不好取。而且李淳风在墓中设置的机关处处留情,最后还把龙骨天书让了出来,我们做后辈的不能那么不懂事。”嗻咕哨有感而发地回道。

        “我就说嘛!”陈俞髅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之后又感觉有些可惜。

        “其实,还有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在我手里。”姜洋这时候神秘地说道。

        “嗯?什么宝物?快拿出来让我掌掌眼。”陈俞髅惊喜地向姜洋催促着。

        姜洋轻笑了一下,挥手便把石碑放了出来,他所说的宝物正是它。

        对于姜洋有储物法宝,陈俞髅已经知晓,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很惊讶,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惊奇,反而对姜洋放出来的大物件感到惊诧。

        “这不就是一块浮雕石碑吗?”陈俞髅满不在意地说道。

        “你再仔细看看,这可是从李淳风的墓冢里带出来的。”姜洋神情认真地说道。

        听姜洋这样的的提示,陈俞髅满怀疑惑地观看浮雕石碑。

        左看看右看看,一会儿之后,陈俞髅灵光一闪,惊讶地问道:“这难道是?”

        “陈兄的眼力还是一路既往的好。”姜洋微笑着赞美了一声。

        “嘿嘿。”陈俞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刚才可是有眼不识金镶玉,若不是姜洋提示他,他还真的不会将这块石碑联系到旷世奇书。

        “老大,你看着宝物如何?”红菇凉一脸戏谑地问道。

        陈俞髅向她翻了一个白眼:

        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问道:“姜洋兄弟,你们能不能把这宝物送我,当然我不会白要你们的。”

        说完,他一脸希冀地望着姜洋。

        姜洋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回道:“石碑送给你?当然是不可能的。”

        “哎……真是可惜了。”听到姜洋拒绝,陈俞髅感觉非常惋惜,而且还非常难过落寞,好像突然损失了几千上百万一样。

        姜洋看到陈俞髅的神态,差点就没笑出来,然后收敛了一下,才正经地说:“不过你可以将其拓印下来。”

        “啊……你这说话不带喘气的啊,我……”陈俞髅感觉坐着过山车一样,整个心脏急上急下,难受至极。

        “要不要?”见陈俞髅要骂人,姜洋笑着问道。

        “要。”陈俞髅连忙应声道。

        嗻咕哨等人见陈俞髅被姜洋戏耍,都乐得合不拢嘴。

        “这是最完整的,可以说价值连城。拓印版不要过多,越多越不值钱。”把浮雕石碑借给陈俞髅之后,姜洋叮嘱了一下。

        “这个兄弟明白,你放心好啦!”陈俞髅笑着回道,然后高兴地带着人把浮雕石碑抬走,拿到密室中进行拓印。

        之后几天,陈俞髅彻底进入的钻研状态里,而且连陈老爷子和花拐子都被带进去。

        确实有足够吸引人的魅力,对掌权者更是极为诱惑。

        姜洋志不在那方面而已,这才没有对那东西感兴趣。

        时间匆匆,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

        这两个月里,姜洋他们不是练功打拳,便是推演风水秘术,收获虽然不是很多,但至少没有停止进步。

        另外,他和花铃儿也时常外出游玩,一边体味周围环境的风土人情,一边收集关于滇南的信息。

        只是令人失望的是,没有多少收获,毕竟这里距离滇南有一千三百公里以上。

        距离产生陌生!

        不过,姜洋和花铃儿倒也玩的开心,是他们除了国都城定居的那段时间之外,最开心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姜洋也看到了陈俞髅的另外两个结盟统帅。

        罗痞子给姜洋的感觉,就是一个有勇无谋的人,但是讲义气,这种人很好掌控。

        但是新认识的这两个结盟统帅,却给姜洋一种睿智知礼、老谋深算的感觉。

        姜洋很担心陈俞髅哪天会为这两个人做嫁妆。

        不过,他也只是对陈俞髅随便提醒了一下而已,并没有插足他们之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