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59章 了尘往事

第159章 了尘往事

        听完金算盘对古滇国的历史阐述,嗻咕哨等人都安静地思考了起来。

        一会儿之后,嗻咕哨又询问道:“那师叔对滇南的人文地理可有了解?”

        “我常年都在黄河两岸行走,并没有去过南方,所以很抱歉。”金算盘有些歉意地说道。

        嗻咕哨听完之后,感觉一阵失望。

        “不过,我记得张师傅曾经带着你师傅去过云贵高原,想来你师傅对那里有所了解,你不妨回去询问一下。”金算盘看见嗻咕哨的失望,连忙补充道。

        “嗯。”嗻咕哨听到这话,神色急转,又转变为希冀的神色。

        接下来,他们又赶了两天时间的路,终于回到了嵩山了尘隐居处。

        了尘看到金算盘自然是一阵唏嘘,他们已经分道扬镳将近十年之久,时隔这么久再次重逢,心中既开心又伤感。

        为何伤感?

        上次他们相见是在他们的师傅张三链子逝世之时,那时候他们的师弟铁磨头还活着,只是现在已经物是人非。

        他了尘已经年过花甲,白发苍苍,他金算盘也是年至知命,满脸皱纹,白须花发。

        -------时间就像一把无情刻刀,改变了我们模样-----------

        花铃儿和红菇凉去准备酒菜,为此次发墓顺利而庆祝,也为了尘与金算盘重聚进行庆祝。

        姜洋和嗻咕哨随着了尘和金算盘坐落于客厅中。

        “你们此行顺利归来,并且面相红润光泽,想必是得偿所愿了吧?”了尘看到嗻咕哨和姜洋的脸色说道。

        “不错,我们确实把完整的龙骨天书集齐了。”嗻咕哨恭敬地回答,然后向姜洋使了一个眼神。

        姜洋会意,把龙骨天书拿出来给了尘观看。

        了尘感叹了一声说道:“想不到千百年来,多少人都做不到的竟然被你们做到了,看来这也是你们的造化和福运。”

        雮尘神珠的传说延续几千年,龙骨天书也同样有着很多故事,在李淳风手中的时候,却被他秘藏而不发,这也让龙骨天书变得更加神秘珍贵。

        可以说,集齐龙骨天书是多少寻宝之人的梦想,却有非常难以实现。

        看完了龙骨天书,了尘高兴地向嗻咕哨和姜洋说道:“既然你们集齐了龙骨天书,想必雮尘神珠也是手到擒来。”

        “了尘大师还是不要想得太简单啦,寻找龙骨天书的过程就已经是艰辛万苦、困难重重。恐怕寻找雮尘神珠的磨难才刚刚开始。”姜洋摊了一下手,有些无奈地说道。

        “也是,只是路已经迈开,你们也不得不走下去不是吗?”了尘点了点头后,平淡地发问。

        “师傅所言极是,所以我们这次回来还要求您支援一下。”嗻咕哨接口说道。

        “但说无妨,能帮得上的我自然帮。”了尘微笑地回道。

        “嗯,我们听金师叔说,你去过云贵高地,你能不能与我们说说那里的情况。”嗻咕哨没有犹豫地开了口。

        “哦,这与你们下一步有关系?”了尘洞察秋毫,一下子猜测到嗻咕哨话中的意思。

        嗻咕哨便把龙骨天书的八句谜语说了出来,并且把关于古滇国和献王墓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了尘越听下去,神色便越是惊讶,等嗻咕哨说完之后,他已经陷入了深沉的回忆当中。

        嗻咕哨和姜洋看到,都诧异不已。

        “当年我也猜测过,他和张师傅在云贵高地到底遇到了什么,回来的时候神色异常,任我怎么询问,他们都闭口不谈。”边上的金算盘也回忆着说道。

        过了好一会儿,了尘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向金算盘,一脸无奈地说道:“想不到三十年过去了,那件事情终究还是要说出来。”

        姜洋心里非常疑惑,到底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摸金校尉畏首畏尾,顾虑了三十年?

        “你们当年到底碰到了什么事情?”金算盘严肃地问道。

        了尘看了在场三人一眼,然后一边回忆一边说:“我本以为这事情会被我带到冥府,可是你们既然一定要去滇南,我若是不给你们说出来,恐怕你们会遇到措手不及的困境,甚至有生命危险。

        当年,我和师傅受邀请前往云贵,那邀请人是明朝西南王孙贵胄的后人,他手中有一份大理宝藏地图。

        我们当时按照地图寻山问水,终于找到宝藏地点。

        只是却因为邀请人英俊的外貌,惹出了祸事。”

        “什么祸事?”金算盘好奇地问道。

        姜洋和嗻咕哨同样好奇不已,因为一个人的外貌而惹祸,感觉有些可笑,而且还是男的,若是女的倒说的过去。

        自古以来,关于红颜祸水、倾国倾城的传说都不在少数。

        “在滇南,苗家女子不通汉族礼数,不行繁杂的礼节,不懂心里面再欢喜脸上也要强装平静的道理,性情格外娇憨活泼,率性风流。

        我们在滇南逗留的时日有些日子,不得不接触当地的苗寨。

        当时有一位苗族少女看上了邀请人,并且当面表达爱意,可邀请人当时已经成家,并不没有接受那苗族少女。之后,那苗族少女在我们不察觉的情况下,给邀请人下了一种蛊。”

        “下蛊?这是蛊真的存在吗?”金算盘对于蛊知之不祥,仅仅听过传闻而已。

        传闻摸金校尉的老对头观山太保就懂得使用蛊毒,只是他也没亲眼见过,自然只信一二。

        姜洋倒是觉得蛊毒是真的存在,但是有没有那么神秘玄奇,他就不敢保证啦!

        “蛊,古人把许多有毒的虫子聚敛到一起,让它们彼此吞噬,互相残杀,最后剩下的就是“蛊”。通常则指蛀虫、害人的邪术等等。”嗻咕哨解释道。

        “在那之前,我也不怎么相信蛊有那么神奇,但是亲眼见到之后,才真正大涨了见识。

        那位邀请人只想盗取宝藏之后回家,非常坚定拒绝苗族少女的好意,可那苗族少女认死理,她竟然自尽殉情,结果那邀请人竟然同样殒命,外表竟然完全没有任何伤势,就这样突兀地死去。

        而邀请人忠心的仆人一心要报复苗族为邀请人报仇,结果也被苗族人下蛊杀死,死去之后,七孔中爬出无数细微的小黑虫,到死都都没有流出一滴血来。

        那种死法简直是问所未闻,见所未见。

        若非当时师傅赶紧拉着我屈辱求生,恐怕我们两都回不来。

        后来,我离开苗寨后打听,才知道那邀请人中的是‘情蛊’,而那些仆人中的是嗜血蛊。

        这便是我和师傅发誓不再南下,又缄口不言的原因。”

        了尘说完之后,重重地呼了一口气,神色都轻松了很多,好像心中的大石放下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