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57章 八句谜语

第157章 八句谜语

        在得知嗻咕哨他们要返回嵩山了尘隐居之地,金算盘竟然说要跟他们一起。

        借口是找了尘聚一聚,其实他心里打着龙骨天书的主意,或者说打着雮尘神珠的主意。

        关于雮尘神珠的传说,金算盘自然也知道。

        他已经到了知命之年,没多少个年头可活,若是雮尘神珠真的能够使人长生不老,说什么他都要争取一下。

        破解龙骨天书,便能够找到雮尘神珠,他可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

        姜洋等人也没有看透人心之能,自然不清楚金算盘的谋算。

        夜里,嗻咕哨四人聚在一间房子里,拿出两块龙骨天书的龟甲和那本唐献兽皮书。

        没想到两块龙骨天书的龟甲竟然可以无缝镶嵌在一起,合成一块腹背完整的龟甲。

        姜洋也看不出这东西的具体来历,即便以超能系统的回收功能来检测,也没有给出具体的详细信息。

        但是它的价值竟然有五万超能积分,相当于一件中品灵器的价值,实在让姜洋心中惊讶。

        没有真正将雮尘神珠拿到手,姜洋也只是估算一下,不敢妄自断定。

        拿出唐献来对照龙骨天书上面的密文,嗻咕哨很快就找到了最相近的解释。

        苍穹之下,彩云之南。

        藏龙之巅,盘蛇祖山。

        琉璃通幽,众生归泉。

        魔国神祭,凤凰涅槃。

        以上八句谜语便是从龙骨天书上面翻译下来的,另外还有一些散落的单字,其中就有“滇”、“献”两个字。

        “这‘苍穹之下,彩云之南’,我理解为滇南,你以为呢?”嗻咕哨皱着眉头向姜洋问道。

        “我是这么想的,若这龙骨天书真的是周文王所刻,这上面的‘滇’字在西周时期,便是指古滇国相的意思,而这古滇国恰巧就在滇南,与‘苍穹之下,彩云之南’倒也说得上联系,我们不妨就先把它认为是滇南吧。”姜洋以引导一般的解释回答嗻咕哨。

        嗻咕哨点了点头,同意姜洋这以说法,然后再次问道:“那你对这个古滇国有多少了解?”

        “这古滇国是殷商时期就存在的一个小国度,建国在滇省的滇池附近,灭亡于西汉。这个国度有一部分人信奉巫神邪术,这些推崇邪神的人为了避乱,就离开了滇国,迁移到澜沧江畔的深山里生活,这些人的领袖自称为献王。

        所以,我便猜测这龙骨天书中的‘献’字便是指这个献王。”

        姜洋再次把自己心里准备好的草稿说了出来,一步步地引导嗻咕哨。

        “这么说,我们便是要找这个献王墓。”嗻咕哨神情一整,认真严肃地说道。

        “可是这滇南的地域那么辽阔,我们怎么找这个献王墓?就算能够锁定澜沧江畔,可澜沧江也不短啊!”红菇凉到是对滇南有所认知,提出了自己的疑难。

        她确实说得对,单单是滇南部分的澜沧江畔,也有几百公里范围,凭他们四人去寻找,简直是痴人说梦。

        听到红菇凉这些话,嗻咕哨和姜洋都感觉到心中像是被几块巨石堵住似的。

        分金定穴秘术只能在一马平川、没有地脉起伏的地方才能起作用,而云贵高原,地势复杂,山川河流众多,气候波诡云谲,天星风水秘术也受到限制,想要以风水术来寻找这个献王墓,简直比登天还难。

        “在看看下面的谜语再说,‘藏龙之巅,盘蛇之山’似乎是指山名,具体位置要到当地查探才行。”嗻咕哨接着把自己的理解说出来。

        姜洋一边听着一边点头,表示自己也是这样的理解。

        “后面的‘琉璃通幽,众生归泉’应该是指一种场景环境,我是这样理解的。

        至于最后的‘魔国神祭,凤凰涅槃’,我记得族记上面有叙述过,几千年前的雮尘神珠不叫雮尘神珠,而叫凤凰胆。

        是魔国带到了昆仑山,有了人们所传的传说,后来魔国灭国后,雮尘神珠才流落到了民间,估计也是那时候被献王得到吧。

        那这句‘魔国神祭,凤凰涅槃’的意思,估计是说雮尘神珠的使用要到昆仑魔国进行祭祀,之后才能够觉醒你说的冥凤血脉。”

        最后,嗻咕哨把话说完,便看着向姜洋。

        “大致应该就是这样吧,但也不能仅限这样的理解,我们不能够单单指望点线索,还要更多的线索来确认。”姜洋微笑地回道,嗻咕哨能够理解的他也能够猜出来。

        “看来对于这个献王墓的探究,我们还需要到滇南古滇国遗址调查一番之行。”嗻咕哨感慨道,同时想到那几句谜语也可能要到滇南探查之后才能解释出来。

        “不错,确实需要寻找很多资料才行,不能莽撞行事,听说滇南的少数民族部落非常排外,我们的行动会更加艰难,必须多做一番准备。”姜洋看着嗻咕哨点了点头,然后建议道。

        “陈总把头经常在滇南与当地民族做山货交易,我觉得他应该能够帮得上忙。”红菇凉忽然想起陈俞髅以前经常与滇民做生意,便把他说了出来。

        “不错,到了山川河流的地方,说不定陈总把头的听风闻雷术更加管用。”嗻咕哨听到红菇凉提起陈俞髅,眼神一亮。

        之后,没有再多说什么,两对夫妇便分开回到各自的房中休息。

        姜洋和花铃儿回到自己的客房休息,之前辛苦了一整天,现在他们也都感觉到一些疲倦。

        花铃儿很快就入睡了。

        睡着前,姜洋想起龙岭古墓,这古墓也算是被他们一行人堪破了。

        就连金算盘也不再进去探查,更因为他之前把那鲟鲲杀掉,连个尸体都没留下,想来“鱼骨庙”应该不会出现了吧。

        也不知道几十年后,那胡國桦的孙子胡巴一会不会再进入这座古墓。

        反正已经和姜洋没有什么关系啦!

        等几十年之后,若是那胡巴一还会因缘际会闯入李淳风古墓,估计也不会得到什么收获吧。

        虽然其他机关倒是没有怎么破坏,但是青铜笔这个机关触发器已经被姜洋他们拿了出来,他们若是敢乱来,恐怕要付出很大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