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56章 金算盘

第156章 金算盘

        没多久,嗻咕哨他们都从通道上面下来,当然都是借力而下,并没有姜洋那么直接。

        商贾中年人见到姜洋来了三个伙伴,心中不断地思量起来。

        “你干嘛用网捉住小凤?快放它出来。”走过来的花铃儿看到粗绳网中的怒睛凤鸡一脸精神不振,心疼得向商贾中年人娇喝道。

        商贾中年人见花铃儿的神色也不像撒谎,但是对姜洋他们的装束服饰心存了怀疑。

        姜洋他们都是一身劲装,以前那身道袍早就丢弃,就连嗻咕哨都是如此,但他是被红菇凉逼迫的。

        因为红菇凉觉得那身道袍太丑。

        下一刻,还没等商贾中年人回应,嗻咕哨却在这时候出声问道:“你是师叔金算盘?”

        其他人听到嗻咕哨这么一问,都愣了起来。

        姜洋这时候才注意到这商贾中年人的装备,腰缠绫罗绸缎,那缎子上面还挂着一块金黄色的小算盘。

        他立刻回忆起关于金算盘的信息:

        金算盘,商贾世家出身,懂得奇门销器儿,为人精明油滑,难得的是立心正直。

        只是为人自视过高,不将常人放在眼内,一架纯金打造的算盘从不离手,算盘珠和框子上刻满了天干地支之数。

        他这算盘不是用来算账的,而是专以演算五行数术,占测八门方位。

        他和张三链子早年相识,交情不凡,两人亦师亦友,也算是了尘大师的师弟。

        其中,张三链子的三枚摸金符其一就是送给了金算盘。

        后来,金算盘便是在这西周幽灵冢中,被人面黑腄蚃围攻而死。

        嗻咕哨能够这么快认出金算盘,也是看到金算盘的装束和外貌,了尘大师可是向他说过的。

        特别是金算盘腰带上面挂着的黄金小算盘,上面雕刻着天干地支易数,估计很少有人如此。

        金算盘回过神来之后,神情严肃地向嗻咕哨问道:“你是谁?何故称老夫为师叔?”

        “在下嗻咕哨,师承飞天欻觬。”说完,嗻咕哨还把他脖子上的摸金符拉了出来,这摸金符足够表明他的身份。

        金算盘眼力也不错,自然能够分别出摸金符的真伪,一下子相信了嗻咕哨的话。

        “原来是大师兄门下,这……”这时候,金算盘感觉有些尴尬啦!

        花铃儿撅起嘴走了过去,快速地把怒睛凤鸡从粗绳网中解放出来。

        姜洋注意到,那粗绳网竟然在绳子中编着不少铁丝,难怪怒睛凤鸡挣脱不破,若是一般的麻绳网,肯定困不住它。

        另外,姜洋检查了一下,发现怒睛凤鸡似乎很疲惫。

        想想也是,他一路寻来,在路上让系统回收的黑腄蚃尸体不下于二十只,可见它之前就已经战斗了很久,被这金算盘趁虚而入,用网捕捉也是情有可原。

        再说,那金算盘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姜洋已经看到金算盘的右胳膊上面血迹斑斑,绝对已经被抓伤啄伤。

        见他整个胳膊无力地垂着,便知道受伤不轻,好像鲜血还在慢慢地滴着。

        “师兄,你还是先帮前辈处理伤势再说。”姜洋提醒道。

        嗻咕哨脸色一变,在金算盘身上看了一眼,才发现金算盘的右胳膊伤势。

        于是,他连忙把金算盘扶到一边,再让红菇凉取出金疮药,清理了伤口之后,才给金算盘包扎起来。

        这边,姜洋取出他储物空间中最后一粒辟谷丹,当奖赏喂给了怒睛凤鸡。

        花铃儿也清理了一下它的鸡毛,这才让它恢复以往的威武漂亮。

        “师叔,你怎么会在这里?”嗻咕哨和气地询问道,也是以晚辈执礼。

        “唉,想必你们已经探测到这里的古墓,我也是为它而来的,只是想不到却让你们先得手。”金算盘叹息地回道,然后诧异地看了姜洋和嗻咕哨,惊疑地问道:“姜洋小兄弟是搬山盗门之人,为何对你称呼师兄?”

        “是这样的……”

        嗻咕哨巴拉巴拉地把他拜师了尘的事情和本来的出身说了出来,并且连姜洋几人的关系都没有隐瞒。

        “我们还是回到地面才详谈吧。”姜洋提议道,在地下待久了,总会让人感觉气闷。

        金算盘现在不想走也得走,一来受伤了,二来古墓已经被姜洋等人探索完,没见他们带出什么东西来,便猜测这古墓里面没有什么金玉宝货,具体还要从嗻咕哨他们口中询问之后才能明白。

        几人非常顺利地往上离开,就算在幽灵冢迷魂道中也没遇到什么危险。

        姜洋时不时打开血脉神通凤目灵瞳,找到正确的石道,回到他们下来的地方,然后顺着通道爬了上去。

        爬上了地面后,发现外面竟然是正午时,原来他们已经地下呆了一整天。

        龙岭也不是久留之地,他们便趁着天黑之前往古岚县走去。

        一路上,金算盘凭着油滑老道的处世经验,与姜洋等人相处得非常融洽,只有怒睛凤鸡没有给他好脸色。

        毕竟它被人趁鸡之危,使用网绳捕捉,鸡面子还是要的,不可能这么快就会原谅金算盘的。

        金算盘得知小凤是凤凰种怒睛凤鸡,也才明白为何小凤这么厉害。

        另外,姜洋他们得到龙骨天书的事情,也没能幸免,被他从嗻咕哨口中套了出来。

        “想不到那里真的是内藏眢风水位,竟然还是李淳风的墓冢。哎呀呀,你们这些后辈啊,还真是了不得,老夫看来是真的老啦!”金算盘听完嗻咕哨把那墓冢里面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后,感慨了起来。

        他金算盘自恃星象风水秘术比得上张三链子,却不想看中的风水墓冢竟让后辈先一步探索破解,由不得他不感慨。

        “前辈才是高人。”姜洋真心地恭维道。

        他为何真心?

        金算盘凭着一己之力便能够找到内藏眢风水位,而他们四人却靠着姜洋的“先知”,辛苦了多天时间才找到疑是的地方,等真正见到棺材涌的时候才确定那是内藏眢风水位。

        这两者一对比,姜洋也是自叹不如。

        他想不到这金算盘没有像原剧那样碰到陈俞髅,也没有与人合作,竟然这么快就找到龙岭的内藏眢风水位,果然是经验老到的前辈!

        其实,碰到姜洋他们,也算金算盘的幸运,否则以他这等身手和老骨头,恐怕真的会如同原剧那般,丧生在人面黑腄蚃的利爪下。

        下午回道古岚县之后,他们又在之前的小驿站歇息一晚,决定次日再返回嵩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