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45章 大杀四方,进入墓冢

第145章 大杀四方,进入墓冢

        嗻咕哨和红菇凉见到姜洋把人面黑腄蚃的尸体收走,只是有点疑惑,并没有那么惊讶啦!

        花铃儿看到怒睛凤鸡蹦跶得那么欢,微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束白色的蛛丝从石壁上面的人面黑腄蚃的腹部纺器射下来,并且直接粘到花铃儿的背上,让人措手不及。

        姜洋见状,直接将钨金钢刀甩过去,锋利的刀锋一下子把白色蛛丝砍断,而钨金钢刀竟然还能回旋到姜洋的手中,这一手回旋刀绝技倒也让人眼前一亮。

        “好功夫!”红菇凉大声赞道。

        花铃儿一脸情意绵绵的神情看着姜洋。

        姜洋的这一手回旋刀绝技可是琢磨了很久才熟练的,而且是因为钨金钢刀趁手,刀刃宽大,才能发挥出回旋刀。

        若是像横刀那样的窄刃刀,恐怕也用不出来这绝技。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那边有个洞口,我们从那边出去。”嗻咕哨感觉事态紧急,长久处于被动之下会很危险,便指着一个光亮的洞口说道。

        姜洋快速地环视一周,便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洞口,连忙否认嗻咕哨的提议:“那个只是离开巢穴的洞口,这边有个方形洞口,应该是墓冢的入口。”

        嗻咕哨看向姜洋指的方形洞口,只感觉那个方形洞口里面黑暗阴冷。

        无论走哪个洞口都好,起码好过继续呆在这人面黑腄蚃的巢穴中,当砧板上的肉。

        有姜洋开路,四人慢慢靠近哪个方形洞口,而越来越多的人面黑腄蚃从蜂窝洞中钻出来,占据布满蛛丝的岩壁上面,都在伺机而动,只因为地上面不够地方啦。

        花铃儿和红菇凉的小飞刀是真的暗中冷刀,帮着姜洋开道。

        他们杀了三头攻击上来的人面黑腄蚃,才闯到方形洞口下方。

        “你们两先上去。”姜洋对花铃儿和红菇凉说道。

        二女没有迟疑,使用轻身术很快就上的岩壁的方形洞口,并且钻了进去。

        “师兄,上去。”姜洋向后面使用金刚伞抵挡人面黑腄蚃进攻的嗻咕哨喊道,他还要继续掩护一下。

        嗻咕哨用力对人面黑腄蚃顶了了一下,借着反弹之力,快速地回道姜洋身边,也没有迟疑,使用轻身术窜上方形洞口处。

        “小凤,撤退!”最后,姜洋才对着那只在人面黑腄蚃背上大杀四方的怒睛凤鸡喊道。

        声落之时,姜洋也跳到方形洞口等待,却没想到怒睛凤鸡飞得更快,仅在他身后,想来它也是知道敌众我寡的。

        好鸡不吃眼前亏!

        四人一鸡都钻进墓冢入口,而这方形洞口比不宽大,刚好足以让人侧身进去。

        那些人面黑腄蚃无法追杀进去,只能在巢穴里面“咕噜噜”地愤怒低鸣着。

        四人进入真正的墓冢之后,外面的人面黑腄蚃进不了,终于得以松口气。

        于是,便就地歇息起来。

        “那些蜘蛛怪是怎么回事?世上竟然有如此巨大的蜘蛛。”花铃儿往姜洋看去,意思很明显,就是再问姜洋。

        姜洋察觉到她的目光,耸了一下肩膀回道:“你也说那是蜘蛛怪了,灵长之物有奇遇,成妖成怪不都是理所当然吗?我们之前见过的六翅蜈蚣、妖鼋,还有那镇墓兽獬豸等等,不都是妖怪吗?”

        花铃儿听到姜洋的回答,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她是问这个意思吗?

        不是呀!可恶!

        “这成堆的蜘蛛怪肯定不寻常,大家还是要小心。”嗻咕哨也忧心忡忡地说道,然后照着手电,观察起附近的墓冢甬道。

        “我觉得吧,那些蜘蛛怪可能是墓主人饲养的,不然也不会只待在墓冢外面。”红菇凉猜测道。

        毕竟成年的蜘蛛怪或许进不来这里,但是那些蛋孵化出来的小蜘蛛怪总可以进来吧。

        可是他们四人进入墓冢甬道这么久,也没见一个蜘蛛怪出现。

        姜洋师兄妹三人听完,都觉得有这种可能性。

        既然到了墓冢中,他们反而有一些自信,毕竟这里才是他们最熟悉的地方。

        四人一鸡歇息够了之后,便开始往里面行进,只是才没走几步路,忽然后面传来“碰”的一声。

        四人大骇,急忙转过头来开,只见刚才的墓冢入口已经被一堵石墙封死啦!

        “这是怎么回事?”红菇凉惊慌地问道,他们四人可是没有触动过任何机关的。

        这下子入口没了!他们也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啦!

        姜洋走回入口处,打着手电筒仔细观察和摸索,但是找不到任何机括打开这道石门。

        但是他感觉这座墓冢应该没有要致他们于死地才对。

        “没有机括打开着机关。”姜洋向嗻咕哨三人说道。

        “那怎么办?”花铃儿向姜洋反问了起来。

        “为今之计,我们只能往下走,或许机括在里面。”姜洋不假思索地回道。

        嗻咕哨和红菇凉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能继续前进。

        走了没多远便出现了岔道,一分为三。

        “走哪一条?”红菇凉问道。

        三条岔道都是黑暗幽深的,谁都不知深处会出现什么东西,他们只有一起行动才行,分开反而更危险。

        嗻咕哨上前仔细寻觅了一下,只觉得这甬道的修筑年代久远,根本就找不到先人留下来的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先走左边这条看看!”姜洋提议道。

        嗻咕哨等人都同意地点了一下头。

        他们走进左边的通道之后,小心翼翼地前进,庆幸的是,甬道并没有任何机关。

        可是这甬道左弯右拐的,一下子就让人迷失方向,不辩东南西北,就像迷宫一样!

        接着前面又出现岔道,让他们四人一下子懵了起来!

        “这里该不会是迷宫吧?”姜洋自言自语地说道。

        “是迷宫那更好,总会有规律的,只要找到这个规律,便可以走出去。”嗻咕哨镇定地接着说道。

        一般遇到迷宫,很多人都会想到左手法则!

        姜洋也不例外,这左手法则不只是一个定则,更是一个唯物世界观的映证和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