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40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

第140章 一语惊醒梦中人

        就这样,兵分两路之后,姜洋和花铃儿循着一个方向勘察。

        他和嗻咕哨都身负风水秘术,自然有独特的辩向方法,即便在这迷宫一样的龙岭里,也能够来去自如。

        第一天,姜洋和花铃儿便找到一个可疑的墓穴,但是在他费力挖掘下去之后,却发现是个空穴。

        虽然有几堵石墙,但是墓棺之类的物件,通通没有。

        可能是由于风水先生觉得这墓穴不够好,又转移了吧!

        夜晚的时候,两组勘察队当然不可能那么快就碰面,毕竟龙岭那么大,来来回回进行碰面,定会浪费很多时间。

        姜洋也没有担心嗻咕哨那边,以嗻咕哨的野外生存能力,不见得比他差多少。

        在一处背风的平坦山坡上,姜洋和花铃儿搭起了帐篷。

        烧火就免了,虽然烧火可以防止一些野兽靠近,但是同样的会把它们吸引过来。

        不烧火却又可以吃到香喷喷的热食物,便是姜洋和花铃儿对比嗻咕哨那边的优势,谁让嗻咕哨那边没有储物法宝呢!

        姜洋也只能在心中对师兄那边报以同情的心理。

        休息之前,花铃儿躺在姜洋的大腿上,两人一起抬头看着天上美丽的夜色。

        这里炊烟稀少,天空没有乌云遮掩,星星自然是清晰可见。

        “明天应该还是晴天吧!”花铃儿幽幽地说道。

        “明天确实是晴天!”姜洋肯定道,他夜观天象,以中的阴阳口诀推算,自然能够算出此地明天的天气。

        “那就好!师哥,你说这李淳风是那么厉害的风水大师,他的墓冢怎么会修建在这没有水的龙岭中?”花铃儿

        一语惊醒梦中人!

        听到花铃儿的话,姜洋脑海中灵光一闪!

        “哈哈!你可真是我的锦鲤鱼!”姜洋大喜之下抱起花铃儿,对着她的玫唇狠狠地亲了一口。

        “啊,你干嘛?”花铃儿被这么突然偷袭,生气了起来。

        “嘿嘿,你刚才提醒了我,让我想起一件重要事情。”姜洋知道她不是真生气,也没有较真。

        “什么事情?”花铃儿翻了个白眼,想起事情就想起啊,干嘛要偷袭啊。

        姜洋笑着解释道:“李淳风是那么厉害的一个风水师,倘若他要把墓冢修建在这没有水的龙岭中,肯定会精挑细选选出龙岭中最难让人找出来的风水位。

        我知道一个叫做内藏眢的风水位,所谓,其源自天,若水之波,风水上有器储之象!其内有泉眼,深藏不露,且泉眼的水基本不会枯竭。

        这内藏眢风水位是顶级的风水位,但是从外表来看,很难看出来。”

        “说了一大堆,就只是知道这个李淳风有可能葬在这个内藏眢的风水位,其他一点用都没有。”花铃儿嘲讽地说道。

        “我不跟你一般计较,能够得知李淳风极有可能葬在内藏眢这个风水位,我们就已经可以把范围大大地缩小啦!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姜洋一脸郁闷地反问道。

        “我不懂你们风水上的事情,能有目的地寻找,那就再好不过啦。”花铃儿基本上没有学过风水勘察的手段,她所知道的都是平常嗻咕哨和姜洋说的。

        “那我们赶紧休息吧!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姜洋一脸坏笑地说道。

        这里可是野外啊!

        多么难得的机会!

        花铃儿并没有姜洋那样的心思,自以为只是好好睡觉而已。

        外面有怒睛凤鸡守夜,他们便能够好好休息。

        说来也奇怪,怒睛凤鸡的修为越强,惧黑这个弱点就变得越小,估计等它晋级大妖的时候,就不再怕黑了吧。

        进入帐篷之后,姜洋一把将花铃儿扑倒……

        没多久,帐篷中传出了如歌如泣的声音,悠扬婉转……

        一夜平安度过……

        次日四更天,怒睛凤鸡准时啼鸣报晓,姜洋和花铃儿都感觉有些疲倦地起来床。

        昨晚两人可是奋战了很久,因为姜洋心中的那股新鲜刺激感,让他战力倍增,自然让战斗持续了很久。

        “嘿嘿!”姜洋看到花铃儿有些不自然的动作,得意地笑了起来。

        “哼,都怪你,讨厌死啦!”花铃儿娇横地骂道。

        姜洋无语,这女人嘴上骂着讨厌,昨晚却喜欢得紧,真是心口不一。

        收拾好东西之后,两人一鸡再吃了一顿早餐,便开始日常练功打拳。

        现在太阳都还没升起来,天也没有完全光亮,自然无法进行地形勘探,他们当然也不可能摸黑出发啦!

        等到天光大亮之后,姜洋和花铃儿才收拾收拾,带着怒睛凤鸡出发。

        姜洋一边勘察寻找内藏眢的风水位,一边用铁胎弓放射鸣镝箭!

        “锵!”

        鸣镝箭的声音非常响亮,至少在两公里之内都能够听得,方便把嗻咕哨引来。

        这也是他们也好的会和方式!

        大半天之后,嗻咕哨果然来顺着箭鸣声寻过来啦!

        “怎么啦?难道你们找到了李淳风的墓?”嗻咕哨一来就直接问道。

        “还没有,不过我已经推算到他极有可能葬的风水位,就是内藏眢风水位!”姜洋摇了一下头后,解释道。

        “内藏眢!”嗻咕哨恍然大悟了起来,接着说:“这风水位我也听师傅说过,其源自天,若水之波,风外水内,相隔相融,器储之象。但是这样的风水位通常都藏得极为隐秘,很难找得出来。”

        “确实如此,不过我们可以从风穴位上面出手,只要找到极为顺风逆气的风穴之处,便极有可能是那内藏眢。”姜洋坚定地说道。

        “那我们还要分开勘察吗?”嗻咕哨询问道。

        “不用了,一起吧,毕竟我们缩小了范围,这样的地方已经不难找啦!”姜洋觉得已经没有兵分两路的必要。

        毕竟这种顺风逆气的风穴位,要在海拔高,又比较突出的地方才可能存在。

        四人便开始按照姜洋的指示一路勘察下去。

        没多久,他们便找到了第一个类似顺风逆气的风穴位,风呼呼作响,土沟山梁围面南北,看似一块宝地。

        “这里不是。一泉润八川,就算内藏眢在怎么藏得深,但是它的水总归有源流,你们看此地光秃秃的,植被都没多少,下面地下水分极少,不可能是内藏眢的所在。”姜洋摇头否定之后解释道。

        嗻咕哨心里非常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