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29章 法宝炼化,缚妖索

第129章 法宝炼化,缚妖索

        深夜,子时整点一到,月圆之日月中十五,超能兑换系统的提示声准时响起。

        “叮!兑换商店的奇物珍宝已经刷新,请宿主自行查看。”

        兑换商店……

        白玉细口瓶:手工极度完美的玉器。

        售价:五百积分

        忘忧丹:可以完全治愈服用者心神上的伤患。

        售价:二百万积分/粒

        缚妖索:下品灵器,滴血炼化后才能够自由控制,只可以捆缚妖类,对妖类有较强的克制作用,器主修为越强,妖类越难挣脱。

        售价:四万积分

        看到这三件奇物珍宝,姜洋心里没有多少波动,更加珍奇的东西他都见过,何况这三件。

        白玉细口瓶,这东西兑换下来也没多大用处,也就只能装水或者摆设观赏。

        姜洋觉得没必要兑换下来!

        七品忘忧丹,这样高品的丹药也不是姜洋目前能够消耗得起的,更加兑换不出来。

        最后的下品灵器缚妖索,是个好宝贝,用来捆缚小凤呆鸡绝对是手到擒来。

        不过,他已经有镇妖幡,对付大妖以下的妖物都不困难,再拿着缚妖索感觉有些浪费啦。

        再者,他的真气还不够雄厚,一件灵器就够呛,更别说同时施展两件灵器。

        想来想去,他便决定把缚妖索兑换下来,送给花铃儿护身。

        花铃儿的储物戒指只是下品灵器,无法存放品级高过它的法宝。

        因此,就算姜洋想把中品灵器镇妖幡给她用,她也不便携带,还是拿着下品灵器缚妖索更加方便一些。

        放在储物戒指中,收放随心,这样才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奇效。

        扣除了四万超能积分,姜洋也拿到了材质奇特的缚妖索,而姜洋的超能积分也只剩下五万多。

        虽然没有滴血认主,但是姜洋也能够使用缚妖索,只是做不到随心所欲而已。

        任何有灵之器,除了滴血炼化之外,还需要高深的修为,才能够发挥法宝的最大威力。

        姜洋幻想着,花铃儿以后拿着这干净纯黄的缚妖索,追着怒睛凤鸡的欢乐场景,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次日,四更天,姜洋等人又被怒睛凤鸡叫醒起床。

        姜洋看到花铃儿醒过来后,把缚妖索拿出来递给她。

        “给我绳子干嘛?这条绳子黄得真漂亮。”花铃儿疑惑地接过缚妖索,然后摸索察看着。

        “这是下品灵器缚妖索,滴血炼化后才能够自由控制,只可以捆缚妖类,对妖类有较强的克制作用,器主的修为越强,妖类就越难挣脱。”姜洋解释道。

        “下品灵器?你是说把它给我用?”听到是件品级不错法宝,花铃儿愣了一下,然后惊喜地回问道。

        “不给你给谁?要不要?”姜洋假装着要取回来的样子。

        “要,当然要,傻子才不要。嗯嘛,你对我真是太好了。”花铃儿欢乐地把缚妖索抱紧在怀里,然后在姜洋脸上偷袭了一下。

        姜洋摇头一笑,把系统传授给他的法宝炼化知识传给花铃儿,之后才出门去洗漱!

        花铃儿记下法宝炼化的知识后,开心地看了一眼缚妖索,接着才咬破手指滴血认主,并且运功使用真气把自己的血炼化,融入到灵器的禁制中,真正刻印上自己的印记。

        有灵之器也有很多种,灵性不强的法宝,里面的禁制比较好炼化。

        而有些灵性非常自主的厉害法宝,还有自主择主之能,不是一般人能够轻易炼化认主的。

        更有一些厉害的法宝器灵可以自行修炼,在修炼有成之后还能幻化成人形,想要征服这样的法宝难上加难,更谈不上炼化认主啦。

        缚妖索不过是下品灵器,虽然有灵性,但也强不到哪里去。

        以花铃儿的精神强度和真气修为,炼化它的禁制也不用多长的时间。

        这法宝的炼化认主也分为初步炼化认主和彻底炼化掌控两部分。

        初步炼化认主,只是初步建立器主与器灵之间的联系,所需时间并不是很多。

        彻底炼化掌控,却是要把法宝中的所有禁制都炼化,真正征服法宝的灵性得到认可后,才能如臂使指一般自由控制法宝。

        一个上午过去,花铃儿才从房间中出来。

        她一出来,便找到怒睛凤鸡,把缚妖索的另一头往怒睛凤鸡的头上一抛,然后运功催动真气,真气布满在缚妖索之上,散发着淡淡的光华。

        她还做不到真气离体,所以使用法宝必须要拿着才行。

        “缚!”花铃儿娇声喊道。

        只见缚妖索的另一头,随着花铃儿的心意,延伸变长,快速地束缚在惊惧的怒睛凤鸡身上。

        怒睛凤鸡这下子翅膀煽动不了,鸡爪也无法动弹。

        “喔喔喔哦哦哦……”小凤惊恐地朝着花铃儿啼鸣着。

        它感觉有些害怕,体内的力量一点都用不出来,感觉就要死了一般。

        它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女主人怎么突然用绳索法宝把它捆绑起来,不会是馋它的鸡肉已久了吧?

        越乱想,怒睛凤鸡越害怕,越胡乱地叫个不停。

        被小凤的啼鸣引来的姜洋,看到它身上捆绑的缚妖索,那惨兮兮的样子,不由得一笑。

        “你把法宝炼化了就拿它试手啊?”姜洋坏笑地问道。

        “嘿嘿……”花铃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把缚妖索收回来。

        小凤见到身上的束缚解开,立马跑开。

        它也想找回场子,但是看到花铃儿手中的那黄色绳子,就害怕得不敢上去找回场子。

        姜洋看到花铃儿脸上的细汗珠,出声问道:“你大概能够控制多久?”

        “以我现在的真气,最多能够控制两分钟,而且延伸越长,消耗越大。”花铃儿有点气喘地回道。

        “两分钟吗?已经很好啦!”姜洋夸赞道。

        两分钟的控制,可以做很多事情啦!

        午饭之后,姜洋提出离开之意。

        人见到了,药也送到了,功法更传授了,也到再次分别的时候!

        嗻咕哨听到姜洋向告辞离开,虽然有些不舍,但是也没有阻拦。

        他们已经都算是各自成了家,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久聚生活也不是一回事。

        而且,他们还要修炼,还要学艺,一直待在一起,总会有些顾忌和影响。

        花铃儿这次分别没有像上次那样眼泪婆裟,不过心情也不愉快。

        嗻咕哨和红菇凉把姜洋和花铃儿送下了山头后,看着姜洋和花铃儿消失在山林后,才返回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