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119章 再见陈俞髅

第119章 再见陈俞髅

        姜洋和花铃儿越行越渐远,张起杉他们也转身向沙城走回去。

        “姜爷不愧是一派宗师!所行所学皆非我等能够企及的。”齐算命感叹道,他吃了姜洋两枚珍贵的丹药,现在竟然都没有要他拿回一点回报。

        “他的恩情记下来便可,以后或许还有机会还的。再说他的家就在国都城,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二乐鸿难得开玩笑地说道。

        “你们真的以为他助我们下墓,没有一点收获吗?”张起杉一脸睿智地问道。

        “不能吧?就那几件破青铜器。”张日杉以为张起杉在说青乌经石碑中被姜洋收走的那几件青铜器,可那点东西绝对换不来一颗珍贵的丹药。

        张起杉摇了摇头。

        “佛爷,你怀疑姜爷把陨铜带了出来?”二乐鸿瞪大了眼睛问道。

        张起杉再次摇了摇头,之后说:“姜爷说他没有带一点陨铜出来,这一点我非常相信他,但是不代表他没有对陨铜做了什么。”

        二乐鸿、齐算命都惊讶了起来!

        已经走得远远的姜洋,他若是听到张起杉的话,估计也会被震惊吧,震惊张起杉的智慧!

        张起杉不知道,在沙城之中,还有着一桩巨大的麻烦在等着他。

        二乐鸿也不知道,他的徒弟陈琵爱慕着他的师娘,现在还受到外人的蛊惑,正在一点点吞食着鸿府的势力,削减二乐鸿的实力。

        花铃儿和姜洋两人携手行走天下,自然是一身轻松,她又恢复了之前的活泼,一路叽叽喳喳地问着关于陨铜的事情。

        姜洋也没有隐瞒多少,把陨铜的信息告诉了她。

        虽然花铃儿不知道姜洋是从哪里知道的,可既然已经过去了,也没有深究下去。

        “那这次你能不能从那上古法宝中兑换出血脉觉醒丹?”花铃儿从来没有忘记自己身负的“鬼眼诅咒”,只是她心里清楚,姜洋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步上先辈的道路。

        “……”姜洋愣了一下,然后摸着花铃儿的头,坚定地说道:“放心,这次我一定帮你兑换出来。”

        他现在有六十万的超能积分,而血脉觉醒丹售价是十万,他就不信以五十万积分刷新五百次也刷新不出血脉觉醒丹。

        “我相信你!”花铃儿微笑地说,漂亮的眼睛都眯成了新月牙,小嘴咧得红嫩诱人。

        姜洋忍不住直接抱起花铃儿的小脑袋瓜子,狠狠地亲了一口。

        “啊,讨厌!”花铃儿挣扎了地打了一下,然后才默认地与姜洋再来了个法式长吻。

        “姜洋兄弟!”

        一声叫唤声惊醒了两人!

        姜洋和花铃儿连忙分开,看向声音的方向,只见陈俞髅带着几个门人从远处骑马奔向这里来。

        “锅德刚……锅德刚……”

        马蹄齐鸣,速度很快,陈俞髅一下子便来到姜洋和花铃儿眼前。

        “还真是你们,姜洋兄弟、花铃姑娘,你们怎么在这?”陈俞髅高兴地跳下骏马问道。

        “此事一言难尽,等下再与你细说。你带人来此是不是因为刚才的动静?”姜洋没有回他的话,反而问了起来。

        “呃,没错!难道刚才的动静是你们弄出来的?”陈俞髅一脸惊讶地问道。

        “差不多吧,我和花铃正想去卸岭,你该不会不欢迎吧?”姜洋微笑地回道。

        “怎么会不欢迎?请!”陈俞髅板着脸反问,然后一脸正式地邀请道。

        这里距离卸岭也不过是二十多里路,亲家要上门,岂有不欢迎之理?这不是打他陈俞髅的脸吗?

        “那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姜洋点了一下头说道。

        “你们几个留下来查探,有情况再回去禀报给我。”陈俞髅让门人留下来查探,自己带着姜洋和花铃儿想卸岭那边走去。

        陈俞髅让其中一个门人让出一匹马来。

        花铃儿不会骑马,但是姜洋会,两人共骑一乘,而怒睛凤鸡乖乖地蹲坐在花铃儿怀里。

        陈俞髅也看到怒睛凤鸡了,却想不到这呆鸡竟长得更加的雄壮漂亮。

        “说起来,还没有恭喜你成为搬山魁首呢!你上次来信实在太匆忙,我都还没把贺礼送去给你。”陈俞髅抬手向姜洋抱了一礼。

        姜洋在国都城的时候,确实有给陈俞髅送过信,一来说出他在国都城的落脚之地,二来说了一下红菇凉和他师兄嗻咕哨的事情。

        其中,也提到嗻咕哨拜师了尘成为摸金校尉,和他成为搬山魁首的事情。

        “这事情不需要什么大张旗鼓,你的心意我领啦。”姜洋客气地回道。

        “你们那一身道袍丢掉,倒也有一番入乡随俗的味道。看你们这样,似乎已经成就了好事!恭喜恭喜!”陈俞髅注意到姜洋和花铃儿的装扮,笑着打趣起来。

        花铃儿被说得脸都羞红了起来。

        “两庄喜事都值得庆祝,若是等下不备出一番好礼,那就说不过去啦!”陈俞髅忍不住心疼地说道。

        姜洋无语地摇起了头,心里感叹:

        接下来,姜洋慢慢地把他救治二乐鸿夫人,然后和张起杉他们一起下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关于陨铜的事情也没有隐瞒。

        “原来如此!想不到世间竟然有如此奇物?你真的没有带出一点?”陈俞髅有点怀疑地问道。

        “这可真没有!”姜洋郁闷地回道,自己的人品就这么令人怀疑吗?

        “好吧,你说没有就没有吧!不过,这下沙城九门之人算是欠下你天大的人情咯!”陈俞髅笑着说道。

        世间难事莫过于情,情债难偿,人情债更难偿!

        三人一路缓慢地向湘阴城行进。

        姜洋他们查探矿山古墓花了三天多的时间,逃出来之时正好是清晨,他们到达湘阴城之时也不过才刚过辰时。

        但是湘阴城却没有一日在于晨那种生机蓬勃的气氛,而是弥漫着一股阴沉、低落,姜洋还看到了不少临时搭建的帐篷。

        到了卸岭驻地之后,姜洋才向陈俞髅询问起来。

        “这都是因为战乱导致的饥荒和瘟疫的祸事。”陈俞髅一脸沉闷地说道。

        因为战乱,难民到处寻找生存栖息之地,百姓都无法正常农耕,自然无粮。

        现在又是年头春末初夏,雨季之时,到处洪涝,疫病更是频频发生。

        天灾人祸一起,百姓能够活得安生才怪!

        陈俞髅作为一方豪杰,临危受命,自然要安保一方百姓,只可惜他没有通天本事,根本就对抗不了这天灾人祸。

        “对了,你们二位伉俪医术高明,在下有个不情之请……”陈俞髅庄重地向姜洋和花铃儿说道。

        姜洋知道陈俞髅要说什么,快速地抬起手打断他接下来的话:“不用说啦,我们愿意助你一臂之力,渡过这瘟疫。”

        行善积德,更加有益于修真求道,姜洋也不能免俗。

        “那就多谢两位贤伉俪啦!”陈俞髅听到姜洋的话,高兴得无以加复。

        有姜洋和花铃儿帮助对抗天灾人祸,他整个人都感觉轻松起来。

        晚上,陈俞髅高兴地设宴招待姜洋和花铃儿。

        “哈哈,姜洋兄弟,你可能想不到吧,矿山那边竟然有意外发现,你可真是我的福星!”陈俞髅眉飞色舞地大笑着说道。

        “怎么回事?”姜洋莫名其妙地问道。

        “是这样的……”陈俞髅慢慢地解释道。

        原来,陈俞髅在矿山留下的人,查探矿山古墓爆炸之后的现场,意外地在矿山中发现大量的黄金。

        这对于紧急需要钱粮的陈俞髅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啊!

        姜洋思索了一下之后,才明白过来,那矿山下有千年之久高温熔岩存在,古墓发生蒸汽爆炸后,把地底下的矿物质都炸了上来。

        那座山本就是矿石丰富的矿山,有黄金也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