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第九十五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三十里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除了齐算命之外,其他人都是武者,自然不会把这点路程放在心上。

        本来走一个半时辰应该就会赶到,却被齐算命这个孱弱鬼给拖到了天黑。

        其实并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在沙城之中还能对张起杉造成威胁的,也就那陆建勋,求得考和东瀛鬼子都被姜洋给清除在外。

        即使他们驾车或者骑马出城,想来也不会有谁敢来跟踪和捣乱。

        可偏偏张起杉担惊受怕过了头,执意要这么小心谨慎,这才造成他们天黑才赶到矿山。

        也幸好齐算命之前勘察过地形,直接带着他们走到矿山深处。

        找地方歇息的时候,齐算命是抱怨个不停,早知道他就不该来的。

        但是他也只能抱怨而已,张起杉要他来,他敢不来吗?

        之后,他们找到一个被炸毁多年的矿洞,若是让他们六个人把矿洞清通,不知要搬到哪年哪月呢!

        来个愚公移山吗?

        所以,他们只能另寻他法。

        就在他们休息的档口,姜洋抬头观察周围的山势地貌,还有天上稀疏的星辰。

        二乐鸿看到姜洋的动作,愣神地注视着姜洋。

        “二爷,姜爷他在干嘛?”张日杉也注意到两人的情况,好奇地询问道。

        “应该是在寻龙探穴。”二乐鸿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嘿,这寻龙探穴之术不是只有摸金一门才会吗?”齐算命插嘴说道。

        “四大门派都不能小看,或许他们各自都有一套寻龙探穴的秘术。再者花铃姑娘之前说过,他们的前魁首嗻咕哨拜入了摸金盗门,摸金的分金定穴秘术外传出来也不是没有可能。”二乐鸿解释道。

        现在的姜洋,除了没有配备罗盘之外,还真的有点与摸金校尉似模似样。

        其实,外人不知道,他正在处于头脑风暴的状态下,视眼过处,以自己为轴,周围事物皆已经组成了一个虚拟的罗盘。

        就在这时,姜洋高声喊道:“找到了。”

        没错,姜洋根据这里的实地,印证自己所学的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找到了这人形墓的入口。

        到底是不是真的,要去看一看才能知道。

        众人神色好奇地跟随姜洋前进,没走多远,他们在一处山壁下看到一个非常隐蔽的山洞。

        “厉害!”张日杉佩服地说道。

        二乐鸿、齐算命看向姜洋的目光也充满了敬佩之色。

        齐算命随之也拿出自己的罗盘,仔细以自己的风水学术勘探起来,只是这罗盘在矿山之中,受到磁场的影响时灵时不灵。

        没多久,他放下罗盘,有些叹气地说道:“姜爷果然是高人啊!”

        这时,张起杉突然询问道:“二爷,你的族人留下的资料,不知道有没有关于这个山洞的描述?”

        “并没有非常详细的记载,只是说这墓穴里面四通八达,出入口都非常隐蔽,而且并不止一处。”

        张起杉点了点头:“那鸠山美志和你家先辈是同一个矿洞进去,但是出来时却是分开不同的出口,可以肯定出入口并不只有一两个。”

        “那这个洞穴要进去看吗?”张日杉问道。

        “当然要进去,但是大家都要小心一点,你先进去探查一下。”张起杉提醒了一下,便示意张日杉先行进去。

        张日杉没有畏惧,点起一个火把就弯腰走进那漆黑的山洞。

        “根据人体经络来看,这位置是神阙穴;按照八卦方位来看,这洞穴还是生门的位置。”姜洋解释道。

        “可是我们之前被老矿工带着进入的那个洞口,一直走到深处才遇到危险,而且遇险之后都生存了下来,那又是什么门?”张起杉疑惑地问道。

        “嗯,对呀?”齐算命也疑惑地应声道。

        “可能这就是死人墓的错乱规则吧,没有规则便是最凶险的规则,用奇门八卦再怎么推算,估计也没用。”姜洋深沉地回道。

        “既来之则安之,生死难测,一切靠我们自主掌握。”二乐鸿也没有气馁,反而非常自信起来。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是生是死皆靠自己拼搏和努力。

        没过多久,张日杉从黑洞出来。

        “佛爷,山洞很长,一直延伸下去。”

        张起杉点了点头,然后决定地说:“那就从这里进去,我坚信咱们可以战胜这人形墓。”

        他的鼓舞,让齐算命都为之一振,一扫之前的疲惫。

        “师妹,把呆鸡放在这里吧,不用带进去;反正它到了晚上就发呆,就算带下去也没多大用。”姜洋看到花铃儿还抱着怒睛凤鸡,便吩咐道。

        带着发呆的鸡进墓,反而会因为照顾它耽误事儿。

        花铃儿听姜洋的吩咐,找到一块大石头,把小凤放上去。

        “乖乖的等我们回来!”花铃儿朝着怒睛凤鸡说。

        “喔喔……”小凤听懂话,回应了几声,便呆呆地趴在石头上。

        “姜爷,就把神鸡放在这里?”齐算命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事,五毒进不了它的身,就算有人来惹它,只要不是高级以上的武者,都别想在他爪下讨到好处。”姜爷对此是非常坚信的,小凤可是与六翅蜈蚣斗得旗鼓相当的异禽。

        鸡急了还跳墙,知道不?

        惹急了它,就算是中级武者都要当场殒命。

        众人点起了火把,慢慢地走进山洞。

        点火把是有讲究的,在这样干燥的山洞点火,不仅仅是为了照明,而且还有检验空气的作用。

        一旦火把的火焰颜色有异常,那就说明空气有问题。

        这山洞不是天然形成,但是也看不到任何开凿的痕迹,想来开凿的时间非常古老。

        山洞弯弯曲曲,众人小心地走了将近百米深,便看到前面有一个比较开阔的洞窟,这洞窟更是怪石林立,一不小心就可能会被石头刮伤。

        “前面没路啦。”张日杉说道。

        “我们都仔细找找,这火苗还在晃动,说明这里一定有通道。”二乐鸿盯着手中的火把看了一下,便说道。

        只要洞穴里有空气,有高低层次,空气的湿度、温度都会随着昼夜变化而变化,那就会有空气的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