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入伙发墓

第九十二章 入伙发墓

        张起杉见二乐鸿和齐算命都支持把姜洋拉入伙,若是自己还一味反对,那就有点不识抬举啦。

        又要人家帮忙,却又不听取人家的意见,这肯定说不过去。

        所以,他只能点头同意,之后出声对张日杉说:“副官,你现在去把姜洋先生这里来,不要声张。”

        张日杉点头表示明白,然后走出密室。

        “这就对了嘛,佛爷你做事情就是太过古板执拗,不知变通,所以才会承受那么多的压……力。”齐算命见张起杉妥协,得意了起来。

        只是,张起杉是谁都能够教训的吗?

        张起杉一个死亡眼神,便让齐算命胆怯了起来,连话都说得不顺畅。

        边上的二乐鸿看到这情形,也难得偷笑了起来。

        而此时,姜洋在做什么呢?

        花铃儿正在和二夫人丫头在一起交流女红,不要以为花铃儿不会女红,只不过不精通此道罢了,基本缝纫和刺绣还是会的。

        而姜洋则在自己的房间中修炼,在得到那三味珍稀灵药之后,他一直没空服用,毕竟需要认真地进行运功炼化药力。

        现在有空了,他便打算服药修炼。

        鹿活草除了治疗丫头用了小半之后,还剩下大半,他想把这药留着,防止以后受了内伤无药可用。

        麒麟竭肯定要给花铃儿用的,它所蕴含的精气不仅可以辅助修炼,而且可以让服用者百毒不侵、驱虫辟邪。

        自己觉醒的冥凤血脉已经有这方面的能力,便不需要在画蛇添足。

        花铃儿在防毒方面还是差了些,所以麒麟竭给她服用是如虎添翼。

        剩下的珍稀蓝蛇胆有增强气血、强筋扩脉的作用,正好附和姜洋现在的所需。

        当他把真气恢复到圆满准备服药之时,房门被敲响了。

        “谁?”姜洋皱着眉头问道。

        “姜先生,是否得空?”张日杉低声问道。

        姜洋心中疑惑,这张日杉找自己干嘛?

        “有事吗?”姜洋打开了门,门外只有张日杉一人。

        “佛爷有事请你过去。”张日杉左右看了一下,低声说。

        姜洋无语,不就是请自己去见面吗?

        搞得神神秘秘,好像怕人知道一样。

        姜洋随着张日杉走,走到鸿府里的一座偏僻房子,他看到里面的陈设之后才明白这里是鸿府的祠堂。

        之后,张日杉打开暗门,并且让姜洋跟随他的脚步,这才安全到达密室中。

        人都在!张起杉、二乐鸿,还有齐算命的!

        不用多想,姜洋便猜到是关于矿山古墓的事情啦!

        实在是密室中央那个模型太明显!

        “不知找在下来,所为何事?”姜洋这是明知故问。

        张起杉作为主事人,此事当由他来说:“姜先生,大家都是墓倒之人,我就不跟你多客套啦。此前我们发现东瀛人在沙城北边的矿山行祟,后来查探到那里面有一座凶险的古墓,并无把握安全地进出,所以邀请你一起发墓,不知你意下如何?”

        说完,张起杉便看着姜洋,若是姜洋有推脱之意,可以再邀请劝说一番。

        “好啊!”姜洋十分干脆地答应啦。

        “啊,你答应啦?”张起杉没想到姜洋答应得这么干脆。

        二乐鸿和齐算命也感到意外,本来准备着一腔腹稿,现在尽皆荡然无用。

        “是啊,答应了,有什么问题吗?”姜洋笑着反问道。

        “没问题!只是不知道姜先生是否有克毒之物?目前所了解的毒物有……”张起杉慢慢地详细说出之前所接触的毒物,同时齐算命也把那份资料递给姜洋。

        张日杉也时不时补充一两句,毕竟他也是亲身经历过的。

        姜洋一边听他们叙说,一边看资料。

        等他们说完之后,姜洋也把资料都看完。

        “这座死人墓到底如何凶险,我们没到过实地也无法真正了解,任何臆测都是没用的。不过它既然是人建筑而成,自然也能为人所破。”姜洋发表了一下意见。

        “你这说法是有些道理。”齐算命有点赞同地点了点头。

        “至于你们刚才所描述的毒物,蓝色炫丽的飞蛾,会散落磷粉……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冥蛾,外表很漂亮,飞舞时带绚丽的迷幻效果,因为振翅抖落下来的磷粉极易自燃。如果无法克制迷幻,一般人都会被磷火烧死。”姜洋有看过这种奇物的描述,自然对它有一定的了解。

        “对对对,就是这样,当初若不是我有祖传宝贝护身,没有被迷幻,否则我就被烧死啦。”齐算命一脸庆幸地说道。

        张起杉和张日杉都是军旅之人,意志都非常强烈,自然也不受迷幻。

        “冥蛾好对付,使用沙子或者水进行远程攻击即可。而那可以侵入人体内的头发毒物,我没见过,也不好判断能否有办法克制。”姜洋诚实地说着,毕竟他是真的无法判断那毒物的毒性,这头发毒物确实是有些邪性。

        “既然这样,那到时候便见机行事吧。”张起杉没有为难姜洋。

        这时候,二乐鸿忽然出声说:“其实这毒物,我这里有。”

        “啥?”齐算命被这话吓了一跳,他可是神经敏感得不行,慌得四下查看起来。

        二乐鸿没有理会神经紧张的齐算命,走到一个物架前,取下一个用黄符封住的罐子。

        “二爷,你该不会说那毒发封在这里面吧?”齐算命惊恐地问道。

        “没错,这是从死去的先人体内取出来的,多年来还保持着活性,所以才将其封在罐子中。”二乐鸿脸色慎重地说道,然后慢慢地撕开黄符,最后在众人的好奇的眼神下打开罐子。

        当然,齐算命是一直处于紧张害怕的状态。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胆小如鼠,还是装的,以此来为他自己添加一层保护色。

        锄强扶弱、见义勇为的人毕竟很多。

        姜洋一直注视着黑色罐子,在二月鸿打开盖子之后,只见里面幽幽地向上飘起一丝丝黑色诡异的长发,就像深海中的海带一样,随着海水流动而扭动。

        这诡异长发向上飘起非常缓慢,姜洋慢慢地伸手过去,试探起来。

        “小心!”二乐鸿提醒道。

        只是话刚说完,却被眼前的情形给吓懵了。

        只见那飘动的长发竟然躲闪着姜洋伸过去的手,似乎害怕触碰姜洋的手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