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密室决议

第九十一章 密室决议

        姜洋一路潜行回到鸿府,然后清理自己遗留的痕迹。

        进入房间之后,看向一直等候他的花铃儿,便展开了温柔的笑容。

        这与之前杀人不眨眼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

        见姜洋没有任何伤患地归来,花铃儿也放下了担心。

        “如何?”花铃儿微笑地问道。

        “该做的做了,也没有留下痕迹,并且还取了一笔不义之财。”姜洋心平气和地回道。

        他还真会为自己找借口解释。

        花铃儿无语一笑,她不在乎其他事情,只要姜洋无碍和后续没有什么麻烦就都好。

        一夜无话……

        四更时分,整个鸿府都被怒睛凤鸡的啼鸣声吵醒了。

        这呆鸡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准时引吭啼鸣,不过已经在鸿府待了十多天,整个鸿府也都习以为常。

        有人早起干活、练功,有的人继续躺着,睡个回笼觉。

        姜洋照常起来打拳练功,倒也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情而精神失常,有真气蕴养和龟息功的补益,就算是连续三天没休息,他都不会感觉疲倦。

        打坐了一会儿,姜洋反思起昨晚杀人时兴奋嗜血的样子,感觉有些异常。

        虽然他前世在学习医术之时,经常做过一些死尸解刨的实验,手起刀落,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可毕竟面对的是死尸。

        而昨晚,他杀人的时候丝毫没有不适,自己应该没有如此淡漠生命才对?

        以前杀六翅蜈蚣、杀尸妖、杀白猿、杀妖鼋的时候,他都是当杀畜生一样杀,才那般干脆。

        【难道是因为自己潜意识里也把东瀛鬼子当成畜生,这才杀得丝毫不知手软?】

        姜洋心中不断地质问、思量着……

        他这边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可张起杉那边就一宿没休息啦。

        “佛爷,我们就这样做做样子吗?”张日杉一晚没睡,但是也没做多少事情,只是带着人巡逻了一下而已。

        “当然,那你还想怎么样?抓住那个杀东瀛鬼子的民族英雄?”张起杉讽刺地反问道。

        张日杉醒悟,还是佛爷明智。

        “不说我们能不能找到那人,就算找到又怎么样?你觉得那样的高人是我们能够逮捕的?”张起杉插着双手十指,漫不经心地提问。

        能够做到像昨晚那样短时间内将米国商会灭门的人,至少是顶级武者,甚至是最顶级武者。

        毕竟他也是初入高级武者,自己能够做到什么程度自己明白,一经比较,便可以大概估算出那刺客的修为在哪种程度。

        张日杉被问得哑口无言,而且还深刻反思了起来。

        ……

        昨晚米国商会发生那么大的事情,早上的报纸都详细地通报了出来。

        加上张日杉透露的一些信息,让报纸内容更加劲爆,街道上顿时因此热闹起来。

        有人赞赏,有人震惊,有人怒骂草菅人命,也有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总之,沙城百姓反应各异。

        最近从中原传来的电报讯息,说东瀛人已经开始加紧侵略步伐,部队都开到长江流域,沙城已经开始人心惶惶。

        有亲戚在西部省区的都想办法出去寻亲避难,只是前段时间有段交通要道的山体塌方,公路都被堵住,出城的人都被堵了回来。

        虽然说现在沙城还未出现乱子,但是太平日子估计也过不了多久。

        嗜杀东瀛鬼子这事件,不仅没有引起恐慌,反而更聚拢了民心,对那些反抗东瀛侵略的志士,更是起到了巨大的鼓舞,让他们反抗的勇气更加兴盛起来。

        总而言之,此事件的正面影响大过负面影响。

        而沙城最大的九门势力,对于这样的事情也只表示震撼。

        毕竟是一位顶级武者,有足够威胁任何一门的实力。

        那唯一的幸存者求得考,现在已经醒了过来,只是精神极度不稳定。

        眼神之中那种恐惧是一时间也难以清除,有时候口中有喃喃地说着两个词:“姜洋!”“饶命!”

        可听在别人耳里,或者陆建勋、张日杉等人耳中,都以为他在说“江洋大盗”的事情。

        因此,一时之间也没人怀疑到姜洋的身上。

        正午时分,张起杉带着齐算命、张副官来到鸿府,然后被二乐鸿神秘地带到密室中。

        “二爷,你这里不会被人发现吧?”张起杉四处观察了一下,这密室的机关虽然精密,但是也很容易破除。

        “佛爷,请放心。”二乐鸿觉得这里没有什么好防备的,他平时一直在家,又有忠诚的佣人看护着。

        若真有强势者闯入,即便再好的机关也防不住呀。

        当张起杉在密室中看到二乐鸿先辈留下来的那个矿山之墓的模型时,表面上还是淡定,心里却震动不已。

        “这真的是那古墓的全型吗?”张起杉神情严肃了起来。

        “并不确定完全是,大多是先辈靠着记忆做出来的,而且某些部分只是推测。”二乐鸿解释道。

        虽然他心里没有多少波动,可也惋惜不已,眼前的这个模型可是他家牺牲了很多人的代价才做出来的。

        “那也非常了不起啦。”张起杉表示对那位前辈敬佩不已。

        “佛爷,从这份资料上所示,这古墓确实是人形墓,我之前推断的没有错。”齐算命手拿着那份《鸠山报告》,看了又看。

        “嗯,不错,只是这人形墓是死人墓,凶险万分。”二乐鸿点着头接了话,然后在张起杉疑惑的眼神中继续说:“人形墓分为活人墓和死人墓,从内部结构来看,与人形相似,都具有奇经八脉。”

        “活人墓的内部机关会按照奇经八脉的顺序排布,找出规律,就容易进出;而死人墓里的奇经八脉皆已经混乱断开,机关大多不会动,里面的部署也完全没有顺序,一旦出错,触发机关就会面临着九死一生的局面。”

        四人听了完二乐鸿的解释,都沉默了起来。

        良久,张起杉坚定地说道:“在怎么危险,我们也要搞清楚情况。那些东瀛人大费周章挖掘矿山,里面肯定有东瀛人需要的东西,一旦让其拿到那东西,后果不堪设想。”

        “机关先不说,那些恐怖又致命的毒物怎么解决?若是没有把握,贸然行事只会无辜送命。”二乐鸿语气低沉地说道,他现在虽然不是春风得意,但是丫头病治好之后,他行事总是会有所顾忌。

        众人这么讨论下去,结果迟迟不明。

        “或许有个人能够帮助我们。”齐算命突然出声说道。

        “谁?”张副官抬头问道,他只是感觉意外而已。

        毕竟九门中最厉害的佛爷和二爷都在这,还有谁比他两厉害?能够解决两位都解决不了的困难?

        “就是二爷府上的搬山魁首姜洋。搬山盗门的手段讲究的是生克制化,对付毒虫毒物最拿手。就比如那只怒睛凤鸡,灵得很,所到之处,五毒皆避。”齐算命笑着回道。

        “可是……”张起杉皱着眉头,犹豫了起来。

        “这还有什么可是的?我们探明矿山的是无非就是为了阻止东瀛人的阴谋,可姜洋是东瀛人吗?就算他看中了里面的东西,只要有我们在,也不能尽归他所有呀。”齐算命难得硬气一回,怼得张起杉无法反对。

        一边的张日杉都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齐算命。

        “我觉得姜先生可以信得过。”二乐鸿这时候也发表了看法,他并不是因为姜洋救了他妻子才这么说的。

        比起千年传承的四大盗墓门派,他们这些新起的世家,多少都有些底蕴不足。

        像四大盗墓门派现在人才凋零,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仅存的传承者,皆拥有相当之高的专业素养,堪称盗墓江湖的霸主。

        就像湘阴的卸岭盗门,不要以为卸岭看不上沙城这块大蛋糕,若非沙城九门的联盟比较稳固,估计早就被赶出沙城了。

        九门若是出现内乱,估计第一个来谋取沙城的便是卸岭盗门。

        由此可见,一个卸岭盗门就可比肩九个世家联盟,那么搬山盗门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