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激烈的拍卖会

第八十章 激烈的拍卖会

        对于成为星月饭店的乘龙快婿,是在场大多数男子梦寐以求的。

        一个是尹大小姐美名远扬,另一个是星月饭店的家业大。

        若是能够成为星月饭店的乘龙快婿,这辈子就不需要再努力了。

        当然,有实力拍下第二轮拍品的人,也不一定是那种见钱眼开之人,在场的有钱人还是有不少的。

        在大家兴奋鼓掌之后,美女拍卖师继续说道:“本轮拍品是麒麟竭、鹿活草、蓝蛇胆三味药材,由于此三味药材需要特殊方法保存,为保证药效,在拍卖期间暂由星月饭店代为保管,存放在三个不同模样的锦盒里。在拍卖会结束后,立即交付货主验货。本轮以锦盒为单位,一律价高者得,我们将采用盲拍的形式。”

        在座众人都奇怪不已,竟然以盲拍的方法进行,这样岂不是无法保证自己竞拍的东西是自己要的。

        姜洋也奇怪,原剧中是因为张起杉想要偷药,在藏宝室中被尹星月逮着,结果因为他不是真的庞三鞭,对相亲的事情一概不知,从而得罪了尹星月,她才会安排这盲拍用以考验。

        怎么现在也耍这样的把戏?难道是张起杉惹到她了?

        然而,姜洋不知道原因其实在他。

        几天前在姜府中,尹星月把三样珍稀说出来后,姜洋对蓝蛇胆表现出的兴趣最浓厚,尹大小姐担心姜洋只参与蓝蛇胆的竞拍,这才有了盲拍。

        在美女拍卖师揭露拍品后,四周立即讨论起来。

        姜洋也不由得看向花铃儿,出声问道:“真的要放弃第一个竞拍吗?若这样,最后我们未必能够得到蓝蛇胆。”

        花铃儿这时候产生了纠结的情绪,姜洋对她说过,鹿活草和麒麟竭对于修行练气的效用没有蓝蛇胆那么高,若是放弃第一拍,最后却没有得到蓝蛇胆,那岂不是很冤。

        这下子,她的张良计也不管用了。

        有这样苦恼的人并不止花铃儿,旁边厢房的张起杉也差不多这样。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即使再苦恼也要拼一把,他势必要竞拍到鹿活草的。

        碍于盲拍的规矩,任何人想要得到自己心仪的拍品,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将三种拍品都竞拍下来。

        姜洋倒是无所谓,他现在可是财大气粗,六百多万银票可不是谁都能够一次性拿得出来的。

        没多久,第二轮拍卖开始,起拍价20万,同样每次叫价为五万,无上限。

        第一个锦盒宣布竞价开始后,贝勒爷最先叫价,之后东瀛商人跟着按铃,张起杉也随后按铃叫价,轮流叫价至10次后,东瀛商人竟然要求点天灯。

        在场的人都惊讶起来,又是一阵低声细语的讨论声。

        “点天灯是什么意思?”花铃儿不明白地向姜洋询问道。

        “点天灯的意思在拍卖行里是包场子的意思,意思说之前所有人无论怎么出价,都由点了天灯的人出钱。”姜洋解释道。

        花铃儿听后眨一下眼,接着问:“你的意思这第一个锦盒就归他们了是吧?”

        “差不多这个意思,不过并没有限制别人不能点天灯,其他人也可以点啊。这样点了灯的人竞价条件就回到同一平线上,然后斗灯竞价。”姜洋笑着回道。

        他刚说完,旁边宝箱的张起杉也让人点起了一盏天灯。

        当天灯挂起来后,四周又哗啦啦一阵议论声。

        斗灯盛况可不是随意就能看到的,若是没有雄厚的资金,点天灯的人不是个傻子便是什么都不懂的二愣子。

        “师哥,我们要不要点天灯?”花铃儿看见别人都点起天灯,皱着眉头向姜洋问道。

        “你不是说放弃第一件拍品吗?”姜洋歪着脖子看着她。

        “我想了想,这相亲又不是定亲,到时候你不理她就行。”花铃儿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低声说着。

        姜洋愣了一下,想到尹星月那性子,不理她就可以了吗?

        那大小姐的脸皮可是厚如长城,黏糊劲一上来,是真的不好甩掉的。

        可既然花铃儿都出口了,而他也不想放弃任一珍稀从眼前流走。

        “这里也要点灯!”姜洋出声道。

        “啊?三家点灯?这是要三国大战吗?”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形!”

        “你们知道那包厢里的是谁吗?”

        ……

        底下一阵议论声,都是讨论姜洋这一支突起的异军。

        二楼的人也纷纷侧目,看向姜洋这边来。

        三楼的尹星月看到姜洋喊点灯,绷紧的神色终于舒展下来。

        刚才一直没见姜洋出价参与竞拍,她可是一阵提心吊胆,现在见姜洋出手,她提着的心也可以放了下来。

        “佛爷,这就是你说手底没钱的年轻人?”齐算命一脸促狭地向张起杉问道。

        张起杉也感觉自己走眼了,神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天灯三起,盛况难见!

        姜洋开始按着叫价铃竞价,和张起杉、东瀛商人斗灯,再叫价到16次时,已经到100万的竞价。

        东瀛商人那边已经不再继续叫价了,只剩下姜洋和张起杉这两个包厢出价。

        慢慢的,叫价到第20次……

        张起杉皱起了眉头,而姜洋还是一脸胸有成竹。

        两人似乎都对这第一个锦盒势在必得,其他人都在看着这场激烈竞价的热闹。

        “佛爷,这还要叫价吗?”齐算命现在已经满面愁容了,他们这次可只有250万现金而已啊,现在第一件锦盒的竞价就来到了一百二十万,那后面的两件可怎么办?

        张起杉一脸沉思,他心中也有些举棋不定,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啊,救命之药,岂能轻言放弃。

        接着,他有按铃叫了一次价!

        可惜,还没等他放松一下,隔壁姜洋的叫价铃紧跟着响了起来,并且连续响了两次,相当于叫价两次。

        齐算命瞪大着眼睛看向张起杉,心里既惊讶又担心。

        【隔壁的年轻人真是壕无人性啊!】

        三楼的尹星月见姜洋这么给力,都把眼睛笑得眯了起来。

        张起杉把眉头皱得紧紧的,再一次按下叫价铃。

        结果,姜洋又接着连续按了两次叫价铃,竞拍价到了一百五十万。

        这才是有钱人!够豪横!

        底下一层的人纷纷惊叹不已,都觉得能看到这样的场景算是来对了。

        (中国有责任心的男人:肩上扛起全家(房子),嘴上叼着自己(香烟),手中拉着未来(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