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拍卖会现场

第七十八章 拍卖会现场

        尹星月在姜府和花铃儿玩得很晚才带着两个听奴回星月饭店。

        次日,姜洋准备妥当之后,便和花铃儿坐着黄包车前往星月饭店。

        姜洋身着中山正装,虽然看起来稚嫩,但是眉宇间正气不凡,让人一看便无法忽视。

        花铃儿身穿女士西装,里面是一件围脖毛衣,外面还披着一件长外套,看起来也非常时尚。

        最近天气又回冷了,所以大家又将冬衣取出来穿戴,个个都是棉衣大袄。

        有请帖,两人很容易就被听奴带到拍卖会场,并且上到二楼的一间包厢里。

        拍卖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但是大家也差不多都到场了。

        一楼下面已经坐满了人,个个都是衣冠楚楚,气质有型。

        二楼有八个包厢,似乎并没有坐满,想来要坐到二楼的包厢,也需要一定量的资金作为保证金才行。

        姜洋自然不必说,他现在可用的资金有六百多万,这可是能够养二十多万军队的一年军费啊!

        花铃儿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场面,有些拘谨,坐立不安!

        在刚才进门的时候,她的美貌可是相当吸睛,加上姜洋这个大帅逼在身边,几乎所有男女群众的眼睛都盯着她看过。

        男的仰慕!

        若不是姜洋的气场够大,能够镇住那些男士,估计早就有人前来认识、追求,可即便如此那些男士恨不得取而代之。

        女的羡慕嫉妒!

        花铃儿这般貌美,也就那尹家大小姐能够比肩啦!

        “平心静气,怕他们作甚?我们又不欠他们的。”姜洋低声地向她说道。

        “你当然坐怀不乱了,银票都在你那里!”花铃儿噘着嘴反驳道。

        “这跟银票有什么关系?”姜洋不明所以。

        “钱能通天,势能压人。”花铃儿非常笃定地说道。

        “……”这下姜洋说不出话来了,只能默默地把钱箱子递给她。

        他发现花铃儿什么时候都有一大堆歪理邪说。

        还别说,花铃儿拿到钱箱子之后,好像沉稳了不少,也不知道是因为转移了注意力,还是心理作用的原因。

        “星月妹妹说的对手是哪个?”心情放松下来的花铃儿,开始关心起尹星月的事情。

        “待我观察一下!”姜洋说完,便走到看台处观察二楼其他的包厢。

        而二楼包厢的人也在观察着自己的对手。

        星月饭店是按照在饭店里的担保金额安排座位的,也就是说二楼的人只将二楼包厢里的当做竞争对手。

        姜洋看了一圈之后,凭借过人的眼力,将珠帘之后的人看得清清楚楚,也基本将情况给摸清了。

        二楼对面有两家,自己这边有三两家。

        左手包厢里的像是满清后人,应该就是那个讲义气的过气贝勒爷。

        右手包厢里的应该就是那沙城张起杉和齐八算命的,此次的对手。

        自己对面的那个是东瀛商人,而贝勒爷对面的人躲在屏风后面;姜洋也能猜到他是谁,没有意外就是那米国商会的求得考。

        也就是比原剧中多了他而已,没有其它的意外。

        这下子,姜洋就放心了。

        这时候,他感知到一道灼灼的眼光在看着他,他转头看过去,只见尹星月在三楼的看台笑眯眯地看着他。

        姜洋这时候纳闷了:【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此时,尹星月应该见过张起杉啦,而且还不知道张起杉是假冒的庞三鞭才对,这么帅气的未婚夫竟然还不满意?

        右边的包厢里,两个年近三十岁的男子正在低声探讨现场情况。

        “咦,此人面相贵气不凡。颧骨重贯耳,命门光泽,项下有皮如条,龙庭更是饱满。他上辈子到底积累多少功德啊?”戴眼镜的男子看到隔壁包厢看台上的姜洋惊讶地说着。

        在眼镜男子对桌的冷面伙伴心里也疑惑不已,他可从来没有见过齐算命对人之面相这么惊讶过。

        他顺着齐算命的目光看出去,只见一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人站在看台上。

        人虽然年轻,但是里气质却已经凝成,外身躯挺拔,剑眉星目,双眼炯炯有神,端是仪表不凡。

        “估计是哪个世家子弟,这里是国都城,有这样的年轻才俊也没什么稀奇的。”冷面男子平淡地说道。

        “佛爷说的是!”齐算命应声道。

        被称为“佛爷”的人便是沙城九门之首的当家张起杉。

        张起杉也是一位玉树临风的美男子,面冷心热,一身正气,加上身手不凡,危难从军,屡建奇功,成为了沙城军事布防官。

        之后,又凭借着家传绝技带出一些班底,倒了几个九门都不敢下的墓,加入沙城九门,更凭借过人手段奠定了九门老大之位。

        他当上沙城九门之首后,更养成了大公浩然的不凡气度。

        张起杉有自己的自负,并不是很在意他人如何如何,所以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处事极其冷静。

        “二楼厢房的人我已基本了解,隔壁的便是此人,太过年轻,估计也掌握不了多少钱;再过去的是个过气的王爷贝勒,手有几个余钱,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对面的包厢,穿西装,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东瀛商人。”

        “东瀛商人旁边厢房中,躲在屏风后面的不知道是谁。如果九爷那边的计划顺利,我们只需要注意他就行,现在也只能静观其变啦。”

        张起杉把自己所观察的结果平淡地说了出来。

        姜洋回道座位后,把自己观察到的情况说给花铃儿听。

        聪明伶俐的花铃儿很快便猜到尹星月所说的“庞三鞭”在自己右手包厢里,她走到看台上偷偷地看了一眼就回来。

        “这庞三鞭不差啊,星月妹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花铃儿抱怨道。

        “那你还答应她,你不知道破坏一桩姻缘要损阴德吗?”姜洋翻了一个白眼给她。

        “我……当时也不知道啊,看她那么可怜我才想帮她的。”身处轧葛拉玛部族那样的环境,花铃儿一直都觉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并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才想着帮尹星月一把的。

        “别委屈了,难道不帮她,我们就不竞拍那三味珍稀了吗?”姜洋笑道。

        “对,没错,我们只是为了那三味珍稀而已。”花铃儿也很快反应过来,顺着台阶下。

        趁着还有点时间,姜洋沉思了起来,想着怎么样才能得罪那张起杉。

        他心中对那矿山之墓的陨铜也非常渴求,那么巨大的陨铜,绝对价值丰厚的超能积分,若是不取,那才是作孽。

        之所以不想得罪张起杉,并不是怕他;只是不想到了沙城之后,会受到九门的制肘,引出一大堆麻烦来。

        毕竟沙城还是九门的地盘,这九门的力量也不可小觑!

        (包有钱因为名字,后来是真的有了钱。

        现在他老婆给他生了个闺女,只是担心以后嫁不出去,便起了个名字“包邮”,这下就不怕没人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