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初见尹星月,惊疑当世之境

第六十九章 初见尹星月,惊疑当世之境

        为什么说星月饭店的这种业务建立在众多合作关系上?

        有些珍贵古物可算得上国宝,若是没有达官显贵的关系在,星月饭店能够随意拍卖国宝吗?

        而且在每次拍卖会的时候,聚集的可都是富豪一方的权贵,所以才体现出星月饭店的高等规格来。

        旗袍美女看到姜洋认认真真地听自己介绍,又注意到姜洋放在一边的布包,她便心中有数。

        这位年轻的先生应该是来卖古物的!

        又等了一会儿,姜洋不知道这尹二爷为什么还不出现,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给他耍下马威,若是的话,那就让人觉得有些不上档次了。

        等啊等,还没等到尹二爷,反而进来一个年轻瘦小的西装男子,不,应该说和花铃儿一样年纪的姑娘才对。

        以姜洋的眼力一眼就看穿这是个假小子,女扮男装,传说中的男装小老弟。

        在坐黄包车来的时候,姜洋就打听过,星月饭店的尹二爷是给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进来的是尹家大小姐尹星月,她在大厅看到姜洋这么帅气的男子出现在饭店,好奇地向门口的棍奴打听,才知道是她爹邀请来的贵客。

        在她找到烫金红帖并且看过之后,才知道来者是西湖姜府的姜洋。

        这就让她感觉奇怪了,这姜洋不是打了她堂哥的人吗?

        姜洋落了尹家的面子,她爹怎么还邀请他上门来?尹二爷老糊涂了吗?

        这么想她爹,显然还在生她爹给她安排婚嫁的气。

        因为她爹昨晚在尹府休息,估计昨晚又和她大伯喝酒了,这才没有回到饭店来休息,所以赶过来还需要一点时间。

        这下子让她有机可乘,便来到厢房中。

        还没等那旗袍美女问候,便被尹星月挥手赶了出去。

        姜洋愣了一下,便明白这假小子的身份不简单。

        “你便是姜洋?长得是不赖,可也没有多强壮啊。听我家棍奴说,你很能打是不是?”尹星月有些痞里痞气地问道。

        “……”姜洋感觉一阵莫名其妙,这小妞问这个干吗?而且她到底是什么身份?难道她是尹家的小姐?

        “问你话呢?愣着干嘛?”尹星月见姜洋发愣,便轻喝道。

        “你是何人?”姜洋淡淡地问道。

        这下子反而让尹星月愣了起来,不想这姜洋来到了敌营,竟然还有这样的底气说话。

        “我你都不认识,竟然还敢到星月饭店来?”尹星月表示惊讶地问道。

        “是尹二爷邀请我来的,为何不敢来?这和你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姜洋一脸坦然地反问道。

        “你昨天可是打了尹家大少啊?你不怕这里有人埋伏你?”尹星月将姜洋还是淡如止水,接着追问道。

        “呵,尹二爷是生意人,若是要解决私事,应该把我邀请到尹府才对。”姜洋一边说一边蔑视地看着尹星月。

        尹星月听了这话,不自觉地点了一下头,却突然醒悟过来,自己为何要点头?就因为他说的有道理?

        【气死我了,怎么节奏都让他带着走啊?】

        “我不跟你扯了,我爹为什么邀请你来饭店的?”尹星月平缓了一下后,认真地问道。

        “你爹?你是尹二爷的女儿。”姜洋这可感觉有点惊讶了,是一点惊讶。

        “没……没错,我就是尹星月。”尹星月听见姜洋知道她是女儿身,稍微紧张了一下。

        “尹星月?星月饭店!这名字不错。”姜洋怎么感觉这名字有些熟悉,再仔细一想,尹家、尹大伯、尹二爷、尹家大小姐尹星月、星月饭店、星月拍卖会……

        盗墓笔录!

        姜洋大吃一惊!

        本来他还以为这时空仅仅是人点烛、鬼熄火的世界,没想到竟然还集合了另一个世界,这下子有意思啦。

        不过姜洋现在还不是百分百肯定猜想,要再了解一番才行。

        【这家伙真的好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被他掌握主动权!】一贯聪明伶俐的尹星月是少有吃瘪的主,在姜洋面前却连连吃瘪。

        尹星月心里很是好奇,这姜洋能打,又有背景,并且完全没有常人面对权贵的那种敬畏之心,到底是从什么样的世家中出来的呢?

        岂不知,无欲则刚!

        姜洋并没有求人做什么,自然不会对谁阿谀奉承,又要与谁结交。

        而尹星月开始陷入了一个泥潭之中,好奇害死猫,对男人好奇的女人更是要置身于沦陷的道路上。

        就在这时,门口有人进来了,正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面容严肃冷峻,一丝不苟。

        姜洋也看到了来人,心里想到:【他就是尹二爷,尹星月的父亲!】

        “你怎么在这里?”中年男子进来看到尹星月,第一句话便是质问尹星月。

        “爹,瞧你这话问的,我这不是在帮你招待客人嘛。”尹星月看到尹二爷就行老鼠见了猫,惊慌得撒起了娇。

        “出去,看你现在穿的什么样子,不伦不类。”尹二爷吃惯了她这一套,并没有心软下来。

        尹星月叹了一口气,踩着碎步离开,到了门口的时候还不忘了回头向姜洋扮了一个鬼脸。

        结果又被尹二爷觉察到,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姜洋觉得这尹星月也是一个非常实在又可爱的女孩。

        尹星月离开厢房后,只剩下姜洋和尹二爷。

        “姜先生,怠慢了!”尹二爷微笑地对姜洋说。

        本来有点下马威的摆场,都让尹星月给打乱了,让尹二爷现在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客气了,能得到尹二爷的邀请也是姜某的荣幸。”姜洋同意笑着回应。

        两人打太极一般,相互恭维了几句,之后便开始相互试探,谈天说地。

        【还真是油盐不进,实在想不到才年纪轻轻的便这么油腻、精明,好像混迹了多年社会似的。】尹二爷心里对姜洋的表现惊讶不已,自己可算是混迹社会多年,却还是攻不破姜洋的严密辞盾,根本就打听不到关于姜洋背后势力的信息。

        “哦,对了,前天打了尹府大少爷,在这里向二爷说声道歉。”姜洋一脸认真地说道。

        “姜先生不必如此,我那侄子是什么样的品行,我还是了解的,说到底还是尹家管教不够,到是让姜先生为难了。”尹二爷见他都这样了,自然也不会当真,连忙谦让着。

        “尹二爷这般明事理,那我就茶代酒敬您一杯,一解间隙。”姜洋脸色转晴,微笑着说道。

        【好家伙,还真是滴水不漏,就这样把梁子给解除掉了。】

        都到这里了,尹二爷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微笑地接受了这杯敬茶。

        不过,这也是他邀请姜洋来这里的一个目的,只是自己变得被动接受了而已。

        “尹二爷,私事我们已经谈完,现在轮到公事啦。”姜洋笑容收敛后,认真地说道。

        “哦,请姜先生言明。”尹二爷疑惑道。

        于是,姜洋把准备好的四幅字画放到茶桌上面,并一一展开。

        尹二爷刚开始还以为是一般的古董字画,只是他看到署名吴道子和张旭的时候,顿时惊讶了起来,连忙招呼侍女去请鉴定师。

        没多久,侍女便带着两个五十岁左右的白发中年人进来。

        他们便是星月饭店的古物鉴定师,而且是古代字画方面研究的专家。

        “陈师傅、杨师傅,你们看一下这四幅字画。”尹二爷招呼两个中年人观看字画。

        这两个鉴定师拿着扩大镜、手电筒等工具,认认真真地进行鉴别,差不多十五分钟之后。

        那个陈鉴定师肯定地说:“二爷,四幅字画都是真迹!”

        “实在想不到唐代画圣的《孔雀明王像》真迹竟然真的存在,不是说被西夏人烧毁了吗?”杨鉴定师感叹道。

        姜洋的眼神不由得看了他一眼,想不到这些研究专家真的能够根据蛛丝马迹或者历史遗留的只言片语追寻到古物的踪迹,实在不能小觑。

        “既是吴道子和张旭的字画,自然是价值不凡,不知道姜先生该如何处置?”尹二爷要公事公办,自然要问货主的意思。

        姜洋考虑了一下,便问道:“这四件古物价值几何?”

        尹二爷和两位鉴定师低声细语讨论了一番,便对姜洋回道:“除了《孔雀明王像》为一百万银元之外,其他三件都各六十万,这是我给出的收购价。若是姜先生不满意这价格,可以进行拍卖,在十天后,我这里有一场拍卖会进行。”

        之前姜洋也了解到,物件在星月饭店拍卖会上成功交易后,拍卖价的10%作为星月饭店的佣金。

        其实,物品价值多少,姜洋也不是很在意,不过星月饭店的拍卖品到却要参加,到时候可以见识一下增长自己的阅历。

        有拍品在,物主才能够轻易参与其中。

        “这样吧,《孔雀明王像》用于拍卖,另外三件可以直接交易。”姜洋思考不多,便这么决定。

        “姜先生真是快人快语,合作愉快。”尹二爷非常客气地对姜洋说道。

        (人间八万字,哪一个最伤人?

        “丑!”)哈哈哈……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人有生老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本是青灯不归客,却因浊酒恋红尘,星空不问赶路人,岁月不负有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