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初会星月饭店

第六十八章 初会星月饭店

        就在这时,铁环的敲击声传了过来。

        两人的耳力都不错,直接就肯定是自家的门被人敲响了,实在是距离姜府最近的人家也差不多在百米之外。

        “这时候,还有谁上门啦?”花铃儿疑惑地问道。

        “我去看看!”姜洋放下茶杯,便快步走向大门那。

        没过一会儿,便拿着一张烫金红纸的帖子回来。

        “是星月饭店老板尹二爷送来的邀请帖。”姜洋见花铃儿盯着他手上的帖子,盎然微笑着解释。

        “哦,他怎么会给你送邀请帖?你认识他?”花铃儿更好奇了。

        “不认识,我估计是查不到我们的底,便想要亲自会一会我。正好,我也要找他谈一笔生意。”姜洋淡然的笑着。

        入夜休息,姜洋可没打算放过花铃儿,二者都是初经人事,也是年轻气盛,自然是食髓知味,不能把控……

        春色桃花开……关不住,遍地桃李送春来!

        姜府不是很热闹,甚至可以说人气稀少,但是有那闹事的怒睛凤鸡在,谁也睡不得懒觉。

        四更时分一到,这家伙都会准时报晓,实在可恶!

        姜洋打着哈欠起了床,洗漱回来之后,并没有惊动又入睡的花铃儿。

        看着她懒洋洋的样子,便伸出手指轻轻触碰着她那悬胆般立体的琼鼻,她似乎也感觉到瘙痒一般,不自觉地皱了一下。

        媚眼含笑的柔美姿态,再加上如玉如脂的肌肤,娇美无比。

        她成了女人之后,那股清纯待放的可爱劲在睡觉之时好像完全消失一样,感觉一下子变得成熟了不少,看得姜洋都有些陶醉起来。

        姜洋非常感谢老天,让自己得到这般垂青,幸运自己与花铃儿缘分不浅。

        他没有打扰花铃儿继续休息,来到厨房弄好早餐之后,便到前院去练功打拳了。

        时间悄然而逝,东方之日缓缓上升,把清晨雾气都驱逐开来。

        打完拳练完功之后,姜洋还要伺候那只死鸡,这家伙嘴刁,吃饭要和人的一样,而且还要剁碎一些人参或者灵芝进去才行,简直比人吃的还昂贵。

        姜洋感觉总有一天会被这家伙吃穷的。

        不过,这么培养也不是没有回报,它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小妖八级,并且越来越聪明,可能是灵智也有所成长。

        他相信这死鸡以后还能够帮助他良多,所以虽然有些抱怨,但是却没有真正偏待它。

        差不多早上八九点的时候,花铃儿才起床。

        姜洋不由得想到,以后若是想要把她甩开单独出门,前天晚上自己辛苦一下就行啦,这绝对是个好办法。

        想到这,姜洋不由得坏笑起来。

        没多久,等花铃儿洗漱了之后,两人一起吃早餐。

        “我等下便要去星月饭店赴会了,你要不要去?”姜洋询问道。

        “我还是不去了,这几天都没有练功,感觉身体好像变差了一样。”花铃儿虽然知道自己疲惫与姜洋有关系,但是害羞得不好意思说出口。

        “那也行吧。”姜洋看到花铃儿有点疲惫的神态,莫名地想笑。

        他很放心花铃儿一个人在家,她本身就不弱,并且已经学了红菇凉的飞刀术,对付拿着手枪的普通人都没关系,而且还有怒睛凤鸡在,不是一般人能够伤害到她们的。

        之后,身着中山正装的姜洋,带着字画出门了,招呼了一辆黄包车径直前往星月饭店。

        星月饭店外面还算是当代新颖的建筑,并不是那种古色生香的老房子。

        门口有四个脸色严肃的门卫,手中都提着一截黑红的短棍,和之前上门闹事的棍奴一样。

        有烫金红帖在手,姜洋很客气地被人接待进去。

        一进大门,里面装饰非常华丽,雄伟壮观,令人惊艳。

        在大厅之中,现在已经有不少人在觥筹交错,而且周围服务的都是身穿旗袍的美女,一个个都长得非常水灵。

        姜洋被一个旗袍美女安排在二楼的一间厢房中。

        “请姜先生稍等,我们老板很快就会来。”旗袍美女微笑着说,同时熟练地帮姜洋斟了一杯茶。

        “不用着急,我第一次来星月饭店,有很多规矩都不是很清楚,不知道姑娘可否解惑?”姜洋淡淡地笑着说。

        “姜先生客气了,您请讲!”姜洋拿着她家老板的烫金红贴而来,自然是贵客,她不敢怠慢。

        “那谢谢了,我听说星月饭店有珍贵古董交易的业务,你能跟我说说情况吗?”姜洋道了声谢,把绅士的形象发挥得淋淋尽致,让人觉得非常和睦、平易近人。

        那旗袍美女诧异地看了姜洋一眼,她还以为要问什么事情呢,原来是问这种事情啊,看来这个年轻先生是真的初次到饭店来,她甚至可以肯定姜洋还是从外地来的。

        “怎么?这问题是商业机密吗?”姜洋看到旗袍美女有些迟疑,便追问道。

        “不好意思,先生,这并不是什么机密,可以为先生解答的。”旗袍美女见姜洋误会,连忙回应,然后慢慢地把星月饭店中珍贵古董交易的业务介绍出来。

        原来星月饭店这种业务都是建立在众多合作关系上的。

        第一种是由星月饭店直接收购珍贵古物,他们自有顶级鉴定师,从来没人能够拿赝品来充数。

        第二种是以拍品形式提供到拍卖会上,不过星月饭店会收取高额的佣金。

        第三种是租借星月饭店的场地,自己组建拍卖会,但是星月饭店收取的服务费也不低,不过拍卖方有权选择谁参加拍卖会,星月饭店不得插手。

        因为交易都是在星月饭店中进行,所以任何一件珍贵古物都是需要经过星月饭店的鉴定师鉴定,免得在这里出现赝品,败坏星月饭店的名声。

        听完旗袍美女的介绍,姜洋清楚地知道星月饭店对自家的鉴定师有多么的自信。

        (“女娲娘娘,凡间好荒芜呀,连个人都没有。”

        “我造呀”

        “知道就知道呗!卖啥子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