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想当甩手掌柜

第六十七章 想当甩手掌柜

        坐着黄包车回到龙潭姜府的时候,看到自家府门大开,心中疑惑了起来。

        【花铃儿此时应该是在修养才对,不可能大开府门。】

        想到这里,他便快步走进门里。

        到了客厅,姜洋便看到好四个身着中山装的客人,而花铃儿也在场。

        “师哥,你回来了。”花铃儿看到姜洋回来,连忙迎上去,脸色的神情也由紧绷转而舒展。

        “嗯,这几位是?”姜洋也看出了点意思,想来是来者不善。

        “姜先生,你好!我们是民政治安所的,有人举报这里非法入住,所以才过来查证一番,希望你们配合。”带头的一个中年人站起来,微笑着说道。

        姜洋听了这话,心思一转:【果然还有人打着这座四合名苑的主意,竟然还请动了官方力量,看来敌人的权势不低啊。】

        “当然会配合。”姜洋脸色认真地回道,然后回到内屋中取出那张契约。

        几个民政治安所的人,认真地看起那张契约,鉴别了一番之后,不断地点着头,都说这份契约合法合理。

        姜洋这才完全放下担忧,他之前还担心超能兑换系统给的契约会出现篓子,没想到超能兑换系统还是超级给力的。

        这一纸契约可不简单,无论是谁看了,都会被不知名的力量影响,从心底里承认这份契约合理合法。

        即便本来心怀叵测之人,想要以魑魅魍魉的手段谋夺这四合名苑,看到这一纸契约都会被契约的力量影响,从而退却。

        当然,这一纸契约的力量,也只作用在这座四合名苑的事情上而已。

        送走了这几个民政治安的人,姜洋便把府门关上。

        “师哥,看来昨天的杀鸡儆猴只能影响一部分人,硬来的不行,便要来软的,真是人心难测。”花铃儿也不笨,今天下午和这几个官员周旋了那么久,自然也猜测到还有人在打四合名苑的主意。

        “没事,这不都打发走了吗?你休息了一天,身体不疼了?那今晚是不是……”

        “讨厌,人家在跟你说正事,你竟然……哼,赶紧去做饭,你不饿,我还饿着。”

        “我也饿,不过我更想吃你。”

        “不让你吃。”说着,花铃儿害羞地跑开。

        “妖精,休走!吃俺老姜一棒。”

        两人开心地在这大院子里追逐玩闹、打情骂俏……很快便把外事忘得一干二净。

        而尹府这边,也收到了官方那边传回来的消息。

        但是除了姜洋和花铃儿的姓名之外,也没有其他什么重要的信息了。

        “好像这姜府并没有什么深厚背景啊?”尹大伯看着手中的情报,疑惑了问道。

        “不是没有背景,是藏得太深。一来不是谁都能够购买龙潭边上的宅邸;二来那姜洋才二十出头,便拥有这么高强的武功,传承必然不简单;第三,这里两人的面相气质,男的玉树临风,女的天生丽质。若是单一来说,或许都不出奇,但是三个方面堆在一起,便能够说明其背景不简单了。俗话说的,龙生龙,凤生凤,你觉得平常人家能够出现这样的青年才杰吗?”

        尹二爷这一分析,让尹家在场的人都愣了起来。

        【还是尹二爷眼光独到,见微知著。】官家老头赞赏地看向尹二爷。

        “那怎么办?难道这口气就要咽着?”尹大娘愤怒地问道。

        “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现在外面有多少人在看着,若是什么都不做,尹家的名声必然要受到打击。”尹二爷一脸严肃地回道,然后深思熟虑了一番,便对官家老头吩咐道:“这样,王伯,你派人去给那姜府送去帖子,邀请那姜洋到饭店一聚。我要亲自会一会那姜洋,顺便看看能不能摸出底细来,除非他不敢来。”

        ……

        饭后,姜洋和花铃儿难得闲暇,就在院子里喝茶聊侃。

        “以后我们每天都这样吗?感觉好无聊啊?”花铃儿有些无趣地说道。

        像以前,他们师兄妹三人风餐露宿,居无定所,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安逸过,总高觉无所事事一般。

        “这种日子过不了多久的,我明天就传信给师兄,然后再等他消息。若是他学得摸金校尉的分金定穴秘术,便是我们出山之时。”

        姜洋也许还有些新世纪的观念,有钱就要享受,但是现在身处乱世之中,也不得不适应当前的环境。

        太过安逸的话,容易让人失去进取之心。

        “可这段时间也不会短啊。”花铃儿无奈地说道。

        “那你想做什么?你每天的练功可不能断了。若是修为提升至先天筑基能够解除鬼眼诅咒,你此刻懈怠了武功,岂不是等于放弃,寻找雮尘神珠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找到的。”姜洋已经把自己和嗻咕哨说过的话都对花铃儿说了,包括那所谓的“上古法宝”的事。

        “知道了,你好啰嗦。”花铃儿向姜洋翻了一个白眼。

        “嘿,又顶嘴了是吧?昨天还说以后都听我的,这才过一天的时间,某人的保证真是一文不值。”姜洋见花铃儿顶嘴,便怼了回去。

        “我没说不听你的呀,就抱怨一下都不行?”说着,花铃儿直接用手指掐住姜洋腰间的软肉。

        “行行,师妹说什么都可以,嘿。”姜洋毫无气概地赔笑着,这求生的速度也没谁了。

        花铃儿将姜洋求饶,这才放开他,然后提议道:“要不我们开个医馆吧?”

        她的一身所长主要在药理药性上面,所以才想到这方面。

        姜洋听了这话,脸色一苦。

        他可是知道开医馆是多么繁杂的事情,不仅每天都要上班坐诊,还要时刻准备医药、医疗器材等方面的工作。

        既要应付各种各样的病人,又要维持供药方和器材商,甚至时不时还有卫生机关的部门来检查卫生。

        前世若不是为了养家糊口,他也不至于一毕业便考证开诊所。

        “怎么样?不可以吗?”花铃儿看到姜洋的苦瓜脸,以为这提议不好,惹他生气了。

        “没什么不好的,只是这开医馆太过麻烦,要不我们只开药堂就行了,只卖药,不看诊,这样的话有你就足够了。”说来说去,姜洋就是想做甩手掌柜。

        “就我一个人?那你去干嘛?”听完姜洋的话,机灵的花铃儿也能猜到其中的意图,这下子就不乐意了。

        “当然不止你一个人,还要再招一两个学徒帮忙才行,当然我也会帮忙,”看到花铃儿越来越不对的眼神,姜洋连忙在后面补上一句话。

        若是有人看到姜洋这样的表现,肯定会说姜洋惧内,不过姜洋肯定会反驳,这是尊重不是惧怕。

        (→_→)……………………质疑!

        (有两个男人在医院里相遇:

        一个男的说:“我们临时工真倒霉,平时不招人待见,出了事故却要承担责任!”

        另一个男的说:“我和你的遭遇差不多。”

        前面那个男的问:“怎么,你也是临时工?”

        另一个:“不,我是备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