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道行搬山起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少侠威武

第六十六章 少侠威武

        所谓,有口自来熟,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在国都城里,姜洋是没有朋友,但是在茶寮一坐,随便点两壶茶,和人聊聊侃侃,表现大气便会有朋友自来熟。

        他初到国都城,也不知道哪里有那些古董的买卖行,所以只能靠这些自来熟的茶客。

        这不,还真是收获不浅。

        “老板,招呼在座的朋友好吃好喝,账我结了。”姜洋大气地把一叠银元放在掌柜的桌子上,然后微笑地离开。

        打听到自己要的消息,姜洋也没有多待。

        茶寮里的茶客纷纷好奇这位大方的年轻老板是谁,出手这般阔绰。

        姜洋喊来一个拉黄包车的,把打听来的地址说了一下,便径直前往目的地。

        到了一条古色生香的老街,姜洋也算见识到了国都城里的繁华。

        人来人往,四处吆喝声,热闹不已。

        姜洋步入老街,也看到了当铺、银铺,还有那些专门收古玩的古董斋、书斋、画斋。

        他背着字画走进一家画斋,拿出了一幅画给掌柜的掌眼,只是心里保持着高度警惕。

        实在是眼前的这个五十多岁的掌柜老头,两撇长须悬挂嘴角处,一张奸滑的面相。

        “这画仿造得还真像,竟然还是仿造画圣吴道子的《孔雀明王像》,有点意思,不过假的就是假的,在逼真也不值钱。小哥,看在仿真度这么高的份上,我以十银元收了。”掌柜老头一脸奸笑地说着。

        【呵呵!】姜洋被气得差点就要出手打人,还真是脸上笑嘻嘻,心里骂骂逼。

        打人终究是不好的,毕竟人家只是奸商,又不是强迫自己卖东西给他。

        姜洋一言不发,便把字画收拾起来。

        这奸滑老头把他当小孩耍,跟他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恶心。

        这字画是自己亲手在通天大佛寺的宝藏中取出来的,西夏皇帝再怎么眼瞎也不至于把仿造字画留在自己的宝库中,而且以他自己的辨别能力也敢担保这字画绝对是真迹。

        “诶,小哥……”奸滑老头看到姜洋收拾字画,着急了起来,但是他再想挽留,姜洋根本就不理会他。

        “来人,跟着他,按老规矩做。”在姜洋离开之后,这奸滑老头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招呼自己的伙计跟踪姜洋。

        “是,爷。”伙计连忙应声,然后快步离开,隐蔽地跟着姜洋。

        这种行为他可是做多了,也非常熟练,而且在必要的时候,招呼周围的弟兄,一起进行堵截抢夺宝物。

        姜洋根本不知道有人跟着他,一来这里人来人往,二来他都将注意力放在周围的店铺中。

        再次经历两家店铺之后,姜洋算是大开眼界了,这些商人一个个都是老奸巨猾,看他年少,就想忽悠他、欺诈他。

        明明是一幅画圣真迹,硬是说成仿造品,就是想要低价收购。

        一个词来形容:忒黑!

        经一事,长一智。

        姜洋也不想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这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实诚的商人。

        走出老街之后,姜洋终于觉察到不对,似乎有人在跟踪他。

        于是,他转入一条胡同里。

        结果不意外,那伙人见他进入了死胡同,便纷纷现身,十几个打手,光明正大地将他包围起来。

        “你不是那画斋的伙计吗?你想干嘛?”姜洋记忆力非常好,刚才一眼扫过的面庞都能够记下来。

        “既然你把我认出来了,那就不能够怪我了。兄弟们,上!”

        黑吃黑……哦,不是,是“杀人越货”才对!

        姜洋也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伙人就是想要抢夺他包里的珍贵字画。

        不过,这十几个打手都是普通的壮汉而已,没有一个是武者,姜洋毫不费力便将他们全部打倒,而且还垒成一个人堆,上面的哀嚎,下面的更是哇哇大叫,上气不接下气。

        “诶呦,少侠饶命!”

        那个带头的画斋伙计也被姜洋一脚踩在地上,疼得他不断求饶。

        他万万想不到这青年人的功夫这么厉害。

        “说,是谁让你们来的?”姜洋狠狠地一脚踩在他的手掌上,直接把他的手掌骨头踩碎。

        “啊,疼,少侠饶命。是我们画斋的老爷子,他让我们来抢字画。请您饶了我们。”画斋伙计贪生惧死,连忙把幕后之人供了出来。

        “哼,那奸滑老头果然不是好东西,他不是说字画是假仿的吗?又要来抢夺?这种事情,你们没少干吧?”姜洋眼神犀利地盯着画斋伙计,这三个问题一个比一个要命。

        “都是老爷子让我们干的,我们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而且少侠的字画若是真迹,老爷子他也买不起,只能暗中抢夺。在老街这里都是小吵小闹,一般买卖价值连城的宝物都不在这里交易的。老爷子是看你面生又不懂规矩,才敢派我们出手。”画斋伙计忍着疼痛,老老实实地回答姜洋的问题。

        画斋伙计把问题都认真地回答,却让姜洋听出了一点他在意的消息。

        “老街只收小玩意,那么珍贵的古董都在哪里交易?”姜洋语气平淡地询问道。

        “要么去银楼,要么去星月饭店。少侠若是真要出手古董字画,我希望少侠去星月饭店。”画斋伙计不敢有所隐瞒。

        “为何?”姜洋又一次听到星月饭店,感觉这星月饭店是真的不能够忽视。

        “因为银楼是洋人开的,虽然价钱都比较高,但是我不希望我们汉人的宝物流传国外。”画斋伙计说道最后,竟然有那么一丝大义凛然的气势。

        “哦!”姜洋眼神认真地看了这伙计一眼,想不到他这样的小人物竟然也满怀汉人骨气。

        “若是再让我知道你们继续干这种龌龊行径,休怪我心狠手辣。回去告诉你们老爷子,让他记着,我不会轻易地放过他的。”姜洋放开那画斋伙计,并且警告了一番,同时让他把话带个那个奸滑老头。

        虽然姜洋并不一定要去整那个老头,但是这番话绝对可以让那老头提心吊胆一段时间,算是小小的惩戒。

        “多谢少侠!”一伙人整整齐齐地向姜洋道谢着。

        “多谢少侠!您的话我一定带到。”画斋伙计也非常恭敬。

        他不知道姜洋能够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们,都是因为他刚才表现的那一点汉人骨气。

        少侠威武,少侠也是非常珍稀国粹的。

        姜洋看了一下天色,已经将近傍晚,便决定明天再去那星月饭店。

        毕竟他也不知道星月饭店在夜晚接不接待客人,而且他昨天可是打了星月饭店的人,若是被人那些人认出来后,又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更是猜想不到。

        因此,才打算明天再去。

        (好好反思一下自己,你要是长得跟自拍一样,又怎么会没有对象?)

        (好好反省一下自己,若是本书写得更斗破苍穹一样,又怎么会没有读者?)

        (好好反问一下自己,若是每天满满十更,又怎么会没有票票呢?)